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关爱老兵社会公益活动>>湖南娄底的“肖大哥”带领我们中秋看望27位抗战老兵
 
湖南娄底的“肖大哥”带领我们中秋看望27位抗战老兵
文森抗战文学工作室 杰尔文森 撰稿
    一,星夜兼程赶往湖南娄底
    我在关爱抗战老兵湖南之家的群里认识了“肖大哥”(就是肖伟红),因为开始不知道她的性别,以为她是哥们。我们相识以后,大多数时间都是聊娄底抗战老兵,当她得知我想去娄底看望抗战老兵的时候,欣然地承诺可以带领我一起去看望抗战老兵。9月24日,肖伟红告诉我他们为抗战老兵准备的中秋礼物已经全部到位,就差我启程了。
    
我和肖伟红等待坐船过这条河到到对面的山坡上看望国军抗战老兵伍德明

    
    9月24日晚六点,我上完最后一节课,就坐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第二天到了北京已经知道火车票已经很难买了,所以只好买了一张去长沙的站票,26日下午两点到达长沙之后,立刻赶上了去娄底的火车,等我到了娄底已经是晚上五点了,肖伟红已经和干鱼(娄底年轻志愿者)看望娄底双峰县的老兵刚刚回来。
    肖伟红确实很有“大哥”的气魄,在火车站接到我后,立刻请我到饭店吃饭,其实当时我也饿得饥肠响如鼓的感觉,饭后肖伟红给我安排了住处,她细心地为了安全起见,还找个朋友开的旅店,离火车站很近,方便还省钱。
    

    
    二,第一天晚上看望三位抗战老兵
    吃过晚饭和安顿好住宿之后,肖伟红对我说:“今天晚上我们还要看望三位老兵,明天一整天都要去新化看望老兵。”肖伟红开一个食品小店,晚上工商局还有个对业户的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她仔细地看安排好我们的行程,又匆匆地夹着一大堆资料去开会,等我和干鱼看望三位老兵回来,肖伟红又领着我们清点好第二天去新化看老兵的礼物,一切打理完毕已经夜色阑珊了。
    

    
    在没有见到肖伟红之前,我一直认为她是个很清闲的人,做做看望老兵的业余公益,来到娄底第一天,我才发现她是个辛苦的人,家里家外都是一大摊子事情,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要是我处在她的那种生活和工作中是做不了任何公益的。
    

    
    三,坐长途车看望抗战老兵
    27日一大早,我到娄底长途汽车站等肖伟红,我是个比较粗心的人,当我站在汽车站门前,才看到肖伟红脚下一大堆给老兵的中秋礼物,我才比较懊悔,昨天怎么没有想起这些礼物呢?这么一堆东西,她是怎么拿到汽车站的?在娄底长途汽车站坐车到新化县需要两个多小时时间,在车上的这些时间里,肖伟红不停地给老兵家属和相关人员打电话,就像一个战地指挥官一样,布置一切到了新化看老兵的行程和具体事宜,我听着她和不同类型人物的通话语气和方式,感觉一种心灵的劳累,我想要是我一个人跑这么远的农村山区看很多老兵,似乎不太可能,后来因为山路上的颠簸,我睡着了。
    

    
    四,对每位老兵的资料如数家珍
    和肖伟红在湖南娄底新化县看望抗战老兵,是我在江苏安徽云南吉林辽宁等地看望老兵都不能比的艰辛,在新化县的上路上,我想起了李琼唱过的《山道十八弯》,狭窄的山道上,让你不敢回头看一下山下,我心惊肉跳地想只要司机稍微疏忽一下,就会粉身碎骨。我听到新化县老兵亲口说:他们一个月就会来一次。老兵的话让我感到无法言说的一种感触:湖南娄底的志愿者真是冒着生命危险老看这些老兵。
    

    因为我第一次来娄底,没有对每位抗战老兵的资料进行阅读,只好看一个老兵就要问肖伟红老兵的基本资料,她几乎都是倒背如流,从老兵的年龄到老兵的战时记录;从老兵的目前生活状况到得到捐助,,,,,,,无一不是脱口而出。我的记忆很差,看过的老兵都要记在本子上或者记在电脑里,有时候为了方便还要记在手机上。以前我自认为自己对老兵的资料很负责,但是看到肖伟红所做的一切,真感觉汗颜了许多。
    

    五,志愿者给抗战老兵带来的欣慰
    湖南娄底的新化县,很多地方都是山路,大多数老兵住在山里,其中一个老兵叫伍德明,还住在一条河的对岸山坡上,当我们在夜色下和当地统战部的同志们一起爬山走进老兵的阴暗屋子里,伍老激动地难以言表,特别是看到我们带来的礼物更是高兴地爱不释手,他是黄埔军校毕业的,看到那条从北京带来的黄埔军校毛巾更是露出激昂的表情,现在已经很艰难的走路的伍老,像当年也是意气风发的年轻的黄埔军人.........
    

    在湖南娄底看望的抗战老兵,远远比我在其他地区看望的老兵困难的很多,我想起一位南京关注抗战老兵的人士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没有最惨,只有更惨!”现在值得令人有一丝安慰的是当地志愿者对抗战老兵的热爱关怀和爱护,每到一个老兵家里都可以看得出他们对志愿者的感激之情,虽然志愿者都是以平静的心态,好不抬高自己的行为和语言来看望这些抗战老兵,但是风烛残年和饱经人间磨难的老兵把志愿者看成自己最亲的亲人。
    

    六,星夜下为老兵签订保姆服务合同
    27日晚上,我们看望完最后一名大山里的老兵,回到那条河的岸边,摆渡的船已经休息了,乡里和村里的负责人又赶往摆渡的老乡家叫他们为我们专门摆渡一次,夜色黑沉沉的,望着河面上的水在星光下闪烁的微弱的光芒,我已经感觉累的不知所措,恨不得找一个地方躺下来,可是我看到肖伟红似乎没有一点倦意,她很认真地和当地村负责人探讨给老兵的做饭雇人的费用和具体事宜。
    

    渡船到了岸边,随行的统战部的同志们邀请我们吃饭,席间,我饿的只顾自己低头吃饭,等我放下碗筷才发现肖伟红正和相关人员签订为了老兵雇人做饭的“保姆合同”。我想象肖伟红这样雷厉风行的风格,就是当地的政府工作人员也会感慨万端。一切安排完毕之后,肖伟红和我坐在新化县的火车站返回娄底,到了娄底已经是下半夜一点多钟了。
    

    七,看望住在养老院抗战老兵
    只睡了几个小时,28日一大早,我们就在娄底周边地区看望老兵,娄底志愿者很年轻的干鱼开着自家车,他的妻子就要生孩子了,可是为了在中秋之前将礼物送到抗战老兵手里,他没有在医院守候,坐着干鱼开着车也不免心惊肉跳,娄底周边地区依然是山路弯弯,他开的车很快,在去往每个老兵家的路都是感觉轻车熟路,看来肯定是经常看望这些老兵,我一直在想:要是我下次再来死活也记不住这些路。

    

    娄底的抗战老兵有位住在养老院的,在偌大的养老院的院子里老兵的身影显得很孤独,他们看到志愿者到来高兴地站在门口迎接着,即使在告别的时候,他们也依依不舍地站在那个大门,汽车走了好远,还能看见他们弱小的身影。抗战老兵们看到肖伟红和干鱼就像见到自己孩子,那种慈爱的渴望目光令人唏嘘不已。
    

    八,感谢“肖大哥”的深情厚谊
    三天的在湖南娄底看望老兵很快就结束了,总计看望了娄底27位抗战老兵,我在29日凌晨三点30分坐火车前往芜湖。28日晚,肖伟红请我吃了地道的湖南菜,然后又亲自送来娄底的特产让我带回去品尝,一个很大的包裹里面还有方便面和矿泉水.......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这些东西叫人感慨万端,一个人的让人记住的不单是TA的轰轰烈烈还有TA的细腻入微。凌晨当我离开娄底的时候,宾馆的老板竟然退给我住店的钱,她说肖伟红已经替我付完了。
    

    在凌晨前往安徽芜湖的火车上,虽然有些疲惫不堪,但是想起这三天在湖南娄底看望抗战老兵的一幕幕,我真想打一个电话,向我们的“肖大哥”表示深刻的感谢,但是看看表时间还不到五点,让肖大哥睡一个早觉吧,这几天她比我更劳累了很多。回到东北好些天了,翻看在娄底看望老兵拍的照片,想起肖伟红,我想她不愧我们的肖大哥,虽然她是一个女性,虽然比我小很多,但是我还是愿意叫她一声“肖大哥”-并且盼望下一次和肖大哥一起再去看望娄底的抗战老兵!!!!
    感谢娄底各位仁人志士一同看望抗战老兵,在此不一一提名了!!!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