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人物文章>>张群寻找缅怀爷爷-黄埔洛阳分校官训班五期张鸿范
 
寻找缅怀我的爷爷-黄埔洛阳分校军官训练班五期张鸿范
作者:安徽阜阳电视台 张群 2005 09 02
我的爷爷张鸿范
    今天是2005年9月2号,60年前的今天既1945年9月2日,参加对日作战的同盟国代表接受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在停泊于日本东京湾的美军军舰“密苏里”号上举行。日本代表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中、美、英、苏等9国代表相继签字。至此,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也落下帷幕。中国的抗日战争实际上持续了14年,在漫长的14年中,数以万计中国军士为国捐躯。我的爷爷就是其中的一员。
    还是在粉碎“四人帮”之后,我大概刚上大学的时候,陆续从大人的谈话中得知我的爷爷是在国民党的一所军校中毕业,并在上海和日本打仗中战死(当时不敢用牺牲字眼)。我父亲在参加公安工作后曾在五几年还向组织上缴过爷爷的铜像和一些书籍。当时在谈论这一话题时,不敢张扬,生怕被别人听到扣上反革命的帽子(在当时人们的脑海中国民党就是反革命)。再具体的情况就不清楚了。在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加之与老家(河南孟州)亲戚相距较远,此话题也就不谈了。
    2003年,此话题又在我们家中说起,这使我萌生了彻底弄清此事的想法。我便让妹妹从我父亲生前所在单位—阜阳市公安局档案室查起,心想父亲曾向组织缴过爷爷留下的实物且在公安部门工作了几十年应该有相应的文字材料,但事与愿违,没有获得任何有关信息。后来得知可以在阜阳市档案局查到父亲的档案,便前去联系获得允许后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查到了父亲那一本厚厚的发黄的干部档案。在整个档案里各种干部履历表中看不到父亲所填的有关爷爷的情况,因为爷爷死的时候,父亲刚刚2岁,7岁时我的奶奶又病逝,父亲随后一直是由在安徽亳州做生意的三爷抚养长大的。后打开由生锈的订书针装订的发黄的几页信纸上发现了几行关于爷爷的情况说明“父亲是伪中央军校第五期洛阳分校毕业,曾任中队长等职,37年在上海与日寇战斗中毙命”(由于历史原因免于全家受政治迫害,无奈当时只能昧心用伪和毙命描述)。凭着这几行字我便有了最基本的资料。首先我与洛阳档案馆多次联系没有结果,于是我就在浩瀚的互联网上搜索着关于国民党中央军校、洛阳分校、各种抗战资料等,逐步对这方面的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也为进一步寻找爷爷的足迹有了有益的提示。
阜阳市档案局中几行关于爷爷的情况说明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前身最早是黄埔军校。黄埔军校是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时共同创办的,时间是1924年6月16日,校址在广东黄埔,正式名称为陆军军官学校,因地处黄埔,故简称黄埔军校。黄埔军校由孙中山先生任校总理,并委派蒋介石为校长,廖仲恺为党代表,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黄埔军校建立后,基于爱国主义热情的青年和仁人志士纷纷前往报考。军校在黄埔共培养了五期学生,因形势需要又在潮州、南宁、长沙、武汉建立了分校。北伐战争后蒋介石在南京建立政权,黄埔军校在1928年3月从广东黄埔迁至南京黄埔路,更名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继续招考第6、7、8、9期学生。以后在抗战期间多次搬迁继续招生,直到1947年第23期为止。从此黄埔军校永远结束了它在中国大陆办学的历史!南京政权建立后,蒋介石为了加强中央集权,把握军权,于1932年在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调训中央嫡系部队中尉级军官1000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第一期军官训练班成功后,蒋介石决定扩大办班规模,由于南京校址难以容纳,即决定在河南洛阳创办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以军官调训为主。到1937年“七-七”事变,中央军校洛阳分校共毕业学员5期(后经查证我的爷爷张鸿范就是该校第五期毕业的)。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爆发,全面抗战开始,平津相继沦陷,华北大片国土惨遭日寇铁蹄践踏。洛阳临近前线,敌机昼夜狂炸。洛阳分校奉命将军官训练班第五期学员毕业分发,并将校址西迁陕西汉中,改名为中央军校第一分校,招考第十四期学生。
    有了上述资料的提示,我便想既然洛阳分校迁到了陕西的汉中,有可能从那里可以查到一些线索。于是我用电话联系到了陕西汉中档案馆,一位姓张的科长接的电话,在了解了基本情况后答应帮助查找。我们国家的民国资料是很多的,但大多较分散,真正要查起来会有一定的难度,好在我也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半个月以后,我再次与汉中档案馆的张科长联系,张科长回答说找到了有关张鸿范的在校照片,我顿时喜出望外,连忙对张科长表示感谢,并留下电子邮箱请求把有关张鸿范的图片、文字用数码相机拍下传给我,张科长也爽快的答应了,陕西人真好,这就是当时的想法。几天后收到了张科长传来的三幅图片,一张是爷爷张鸿范的身着军装的照片,一张像是带照片的花名册中一页,一共九位身着军装的军校学员,另一张是关于国民党中央军校洛阳分校的文字介绍。
汉中档案馆保存的黄埔军校洛阳分校军官训练班五期同学录
    第一次看到爷爷的照片,立即想到的是在照片上寻找与父亲长相相象的地方,首先是嘴和鼻子,再者是脸型都十分相象。并且我感慨到我的父亲在生前也没有见到他父亲的容貌,而居然在父亲去世二十三以后爷爷照片的再现。随后我把爷爷的照片复印了几张,送给了妈妈和姐弟。我回家将爷爷的照片装上镜框摆在桌子上,认真地、虔诚地向爷爷鞠了三个躬,并默默地在内心深出代表过世的父亲以及我们全家向爷爷做了已经迟到67年的祷告。爷爷是国民党中央军队的军人,也应是国民党党员。因为黄埔军校是党军学校,学员入学后必须集体填写入国民党志愿书加入国民党,这是进黄埔军校首先要做的一件大事。这些情况要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别人知道,情况是可想而知的。改革开放以后,共产党和普通群众的实事求是的观念逐步建立,在对待历史的看法也有了客观的态度。特别是台湾国民党主席连战和亲民党主席宋楚喻来大陆访问以后,从各媒体报道来看对国民党中央军队在抗日的正面战场所起的作用给予了积极的肯定。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才可以从容地去查找、去谈论。在寻找到爷爷的一些基本情况后,我就频繁的与河南老家的老人联系,想从中了解爷爷的更多情况,以便寻找爷爷在洛阳军校毕业后所在的部队,核实爷爷牺牲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可是在河南孟县老家,爷爷的六个兄弟都已过世,从七叔过来的信息是爷爷是在上海对日作战中牺牲,从八叔过来的信息是在湖北的黄岗对日作战中牺牲,说法不一。从史料上看,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第五期学员大多被派往第三、五战区,而第三、五战区部分在湖北。这样看来爷爷是在湖北阵亡的可能性大。为了进一步查到爷爷从洛阳军分校毕业分配的具体部队和阵亡的具体地点的文字档案,我委托南京的朋友去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去查寻,因为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的民国资料是比较全的。但也没有查到有关爷爷的信息。看来下一步要到河南或陕西档案馆再查。不管如何,根据父亲在档案留下的文字和已查到的爷爷的有关资料以及有关的历史文献可以肯定爷爷是国民党军队的一名军人,是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第五期毕业,是在对日战场上阵亡的,是一名抗日的中国军队将士,是为了抗击日寇侵略,拯救中华民族的正义战争中为国捐躯的,是值得我们后辈去纪念和缅怀的。时值纪念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全国各种媒体都在播放抗日题材的电视片和刊登抗日题材的文章,也促使我写此文章以纪念在昔日抗日战场上为国捐躯的中国军队将士和我的爷爷以及寄上我那发自内心深处的默默的哀思。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