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人物文章>>龚贤湘少将生平
 
龚贤湘少将生平
刘联红先生 撰稿
    由于当年的政治原因,关于龚贤湘的经历,其后人(我们的父辈)没有能够留下只字片纸,几十年的歧视压迫下,后人也多有“强迫遗忘症”迹象,且年事已高,对先人的记忆几乎空白。能够找到这些资料实属不易,也得到许多热心人的帮助。希望以此文章作为对我们的先辈、抗战将军的纪念。
龚贤湘 字 禹昌
    龚贤湘,1898年出生于湖南益阳县。
    1924年,龚贤湘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骑兵队,1924年12月入校,1925年4月27日加入中国国民党。1926年1月毕业。
    龚贤湘从黄埔军校毕业后,由于没有任何资料可以佐证,从1926至1935年共9年时间之经历无从知晓,但从《中央军校校六分校官佐教员简明履历及统计表》所述“历任连营队长团长参谋”,猜测可能一直在第2师,曾参与北伐等战事。猜测也参加了长城抗战。
    1934年,龚贤湘进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第三期,1935年毕业。
    高等教育班开办于1932年秋,至抗战胜利后停办。每期550人左右,培训时间10个月,总计毕业学员7000余人。学员都是各部队选送的现役中、高级军官,带职学习深造。
    由于平津地区局势恶化,龚贤湘可能提前结业返回部队。有资料说高等教育班第三期在1935年7月毕业。
    1935年,龚贤湘任第2师干部教导队队长。
    1935年,龚贤湘任第2师中校参谋,3月7日受师长黄杰委派,筹备河北省高中学生入伍集训。
    1933年1月1日日军进攻山海关,驻守山海关的东北军第9旅何国柱部奋起抵抗,长城抗战爆发。一向热心剿共的徐庭瑶,本来奉命到江西上饶担任赣东北清剿指挥的任务,但此时也请求北上抗日。于是,中央军第2师(黄杰)、第25师(关麟征)和第83师(刘戡)3个师统由第17军军长徐庭瑶指挥,日夜兼程北上。3月11日起,在长城古北口、南天门与绝对优势日军血战至5月15日开始后撤,去怀柔、顺义县一带休整。此战全军阵亡就达8000余人,受伤万余人。长城抗战中国投入总兵力近30万人,其中包括东北军、西北军、晋军、义勇军、中央军,总计伤亡失踪6万5千余人。此战也是自1931年9-18事变以来中国各派系军队协同起来,第一次大规模抗击日本入侵,虽然在战场上失利,但军人以鲜血洗刷了“不抵抗主义”的耻辱。
    1933年5月31日国民政府被迫签署《塘沽协定》,日军势力侵入长城,平津一线成为抗日的前沿。随后,中央军第2师(师长黄杰)、第25师(师长关麟征)驻扎北平。
    1935年3月7日军事委员会训练总监部命令,从1935年4月1日起,在全国各省(市)举办高中学生集中训练,以3个月为期,实施入伍教育。由各省(市)首长主持,实际由各地驻军首长负责。华北方面,第25师负责北平,第2师负责河北省。黄杰派中校参谋龚贤湘、郭棠、中校副团长郑济时负责筹备及拟定教学计划。
    1935年4月1日河北学生集训队开始集训,地点在原保定军校旧址,经修葺整理。全省报到的公私立学校高中二年级学生9458人。
    1935年6月11日国民政府在日本武力逼迫下,达成所谓“何梅协定”,其中日方要求中央军第2师、第25师撤出河北,解散25师学生训练队。6月12日第25师解散北平的学生集训队,连夜撤出北平往洛阳。平津地区局势日益紧张,6月17日黄杰解散河北省学生集训队,有关军官归还建制。6月20日第2师开始撤离北平,6月26日师部到达徐州,之后驻防徐州。黄杰后来兼任徐(洲)海(洲)警备司令。
    1936年3月20日,龚贤湘被正式叙任陆军步兵中校。
    1936年9月19日,龚贤湘调财政部税警总团任第一支队第1团副团长。
    1937年10月,龚贤湘随税警总团参加凇沪抗战,战役后期曾任第1团代团长。
    税警总团是宋子文任财政部长时用盐务总局税款组建起来的一支人员众多、装备精良、待遇优厚,由财政部指挥担任盐场保护的特殊部队。
    1930年组建,武器装备全是财政部直接由德国和捷克买来的。开始时共三个团,总团长是西点军校毕业的王赓将军,“一.二八”日军侵袭上海驻军,税警总团特科兵团奉命开沪,支援十九路军作战。期间总团长王赓去美国领事馆回拜美国武官时,被日军抓走,随后去职,由弗吉尼亚军校毕业之温应星接任。
    孙立人于1932年元月初离开侍卫总队,转任特科兵团上校团长。宋子文来海州校阅后,以特科兵团成绩最为优异,对该团团长孙立人颇有好评,另眼相看。10月,遂将特科兵团改为第4团。在孙立人的训练下,第4团成为税警总团战斗力最强的团。
    税警总团很快扩编为6个团,共2万5千余人。
    1933年调税警总团孙立人的4团到江西剿共。1934年底回海洲驻防。
    1935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曾调到潼关,第4团派1个连为总司令部警卫。
    1936年3月,蒋介石改组财政部税警总团,将其纳入军事委员会指挥系统,部队番号不变,军费仍由财政部盐务总局开支。
    1936年3月15日任命黄杰任总团长(兼第2师师长至1937年5月2日,后副师长郑洞国接任师长),3月26日黄杰到任。据黄杰日记记载,此时税警总团作战部队有6个团9个独立营,支队长何绍周、王公亮已在任,当时的总团长是莫雄中将。其他许多资料显示黄杰到任后才组建第5、6团及两个支队司令部,前任总团长是温应星。
    1937年4月,为防日军在青岛登陆,第二支队步兵第5团及第6团先后抵达青岛,布防于市内各主要高地,构筑野战工事,准备抗击日军。8月13日凇沪抗战爆发,8月28日日军撤走,9月税警总团部队撤回海州。
    1937年8月13日凇沪抗战爆发,8月16日军事委员会组建第8军,军长黄杰,配属张治中第九集团军参战。
    1937年8月20日 第8军配属第五战区 总司令蒋中正、韩复渠(副),第五集团军(顾祝同 上官云相),辖第166师(郜子举)、税譬总团、第95师(罗奇)
    1937年10月15-26日第8军配属第三战区 总司令蒋中正 顾祝同(副),中央作战军(朱绍良)第九集团军(朱绍良),辖第61师(钟松)、税警总团。
    1937年10月部队到达上海后,第3团即调拨给第88师,直至凇沪战役结束才归还建制。
    1937年10月1日税警总团投入凇沪战役,在蕴藻浜、大场与日军血战,10月14日退至苏州河南岸休整布防。据郑殿起回忆录,由于部队伤亡很大,遂将原第1、2、3团并编为1、2团,第4、5、6团并编为4、5团,龚贤湘代理1团团长。10月21日起,日军进攻苏州河阵地,血战至10月31日移交阵地撤退到徐家汇休整。再次并编部队,第1、2团并编为第1团,第4、5团并编为第4团。龚贤湘代理1团团长。此时每团剩余约1000余人,11月8日开始随胡宗南的17军团向南京方向撤退,并担任掩护大部队后撤的任务。
    在参战一个多月中,税警总团阵亡各级官佐190名,士兵4143名。若按伤亡比3比1计,在战斗中全总团还有近1万5千人负伤;第五团团长邱之纪阵亡;总团18位战斗营营长中战死4名,负伤13名,其中不少人还多次负伤。此统计还未包括作战中配属第88师的第3团。
    1938年2月3日,税警总团改编为陆军第40师。
    1938年2月3日,龚贤湘任第8军第40师235团上校团长。
    1938年5月下旬,龚贤湘在兰封战役中头部负伤。
    1938年7月1日,龚贤湘伤愈后返湘探视眷属。
    税警总团从凇沪战场撤退后,撤退至昆山,又由昆山撤退到无锡布防,掩护其他部队后撤。然后由镇江过江撤至六合、涂县。1937年12月南京失守后随胡宗南的17军团经定远、寿县、凤台、阜阳、临泉、汝南到平汉路上的确山,乘火车到陕西宝鸡整训。1938年2月3日,改编为陆军第40师,黄杰仍兼师长至5月1日罗历戎少将接任。此时第8军辖第40师(罗历戎)、第102师(章柏辉)。第40师下辖4个团:235团、237团、240团、补充团。
    1938年4月7日台儿庄大捷,随后日军集结8个师团16万人在4月上旬发动攻势,意图与国军在徐州决战。至5月上旬徐州附近国军已经达36个军约60万人,徐州会战爆发。战斗至5月中旬,日军包围徐州,战局对国军极为不利,国民政府窥破日军决战意图,为保存实力进行长期抗战,国军于5月15日决定放弃徐州撤退。5月19日徐州失陷,会战结束。
    此后土肥原第14师团孤军急进,薛岳敏锐地抓住战机意图围歼土肥原师团,再来一次“台儿庄”大捷,蒋介石亲临郑州指挥发动兰封(今兰考)战役。至5月23日完成对土肥原师团的包围,但由于驻守兰封的第27军桂永清临阵脱逃,并命临时配属的第71军88师龙慕韩接守兰封,守军88师的一个旅无心恋战,抗命弃守,23日夜日军轻易占领兰封,得以背靠黄河获得北岸日军补给,倚靠兰封固守。27日国军经血战攻克兰封,再次围住土肥原师团猛攻,土肥原被压缩在一个狭小地域,处于绝境。
    黄杰第8军在兰封战役期间仓促调往前线,配属第一战区(程潜)豫东兵团(薛岳)直辖,5月下旬部署在归德(今商丘)一线阻敌西援,后期转为驻亳州的汤恩伯指挥。
    第8军辖第40师(罗历戎);第102师(章柏辉)。后期临时配属的第187师(彭林生)、第24师,其中187师是新军,士兵大多没有受过训练,部队也没有作战经验,24师是在徐州会战中退下的部队,损失很大,不到50%的战斗力,被作为军预备队使用。
    部署为:第102师守砀山,第40师的235团(龚贤湘)守夏邑,第40师的其余两个团随军部驻在归德以北,187师守归德及以南地区。刚部署完毕(5月23日左右)即遭日军进攻。
    5月22日拂晓,日军开始进攻砀山,守军第102师被分割包围,师部与所属各团联系被切断。激战中304团团长陈蕴瑜阵亡,营连级干部多半伤亡。306团只剩团长唐守治率领残兵40余人突围。305团与补充团也被敌包围,各自固守待援。而师部被包围于县城后连日遭受日军炮击,幸得305团的一个营与师直部队据守环城土坎坚守,使日军未能突入城内。
    章柏辉向黄杰求援,但黄杰派不出增援部队也未电示该师如何行动,又不敢下令后撤。章柏辉为免于被歼灭,于26日凌晨突围撤退,退出战场之后全师仅余残兵2000余人,战斗力全失,撤退到后方整训。
    5月23日夏邑也遭日军猛攻,伤亡惨重,团长龚贤湘头部负伤,5月26日奉命撤退至归德。
    5月26日日军正面进攻归德,第40师、第187师伤亡惨重,至5月28日日军南北迂回,归德已经三面被围,与上级的通讯联络中断。黄杰只好下令撤退,与桂永清相似的是—他带自己的部队第40师先撤退,并命令第187师彭林生部,“坚守归德城三天,三天后如果不能支持时,可以向开封方向撤退”。但第187师只坚持了1天就于5月29日撤退,归德失守。
    归德一线被突破,日军援军威胁国军侧后。另有5000余日军渡过黄河增援土肥原,整个战局急转直下,不仅围歼土肥原师团的计划落空,全军也不得不后撤。兰封战役失败。
    兰封战役薛岳敏锐地抓住战机,成功包围日军,但中国军队以15万余众围歼土肥原师团2万多人,不能将其击溃。除了缺乏火炮等攻坚的重型装备外,主要原因是桂永清失守兰封致使国军失去4日时间,黄杰未能遵命死守归德,导致日军援军抵达。薛岳不得不放弃围歼计划。蒋介石因此非常恼怒,称之“在战史上亦为一千古笑柄”。战役之后将桂永清、黄杰撤职查办。第8、27军番号撤消。桂永清部之第71军88师师长龙慕韩因放弃兰封,6月17日被判死刑,成为抗战中第一个被处决的嫡系将领。
    土肥原之14师团喘过气后,与增援日军直逼开封、郑州,从徐州撤退的国军大部队有陷入日军包围的危险,无奈中于1938年6月9日,蒋介石命程潜掘开花园口黄河大堤,以阻滞日军进攻的速度。
    归德失守后,1938年6月底黄杰一度被蒋介石撤职查办,并入狱,7月12日出狱,撤职了事。
    1938年6月间,第8军番号取消,罗历戎40师拨归俞济时的第74军,隶属第九战区(司令陈诚)的薛岳兵团,参加武汉会战的外围作战。
    1938年7月以第3师(李玉堂兼任)、预备2师(陈明仁)和预备11师(赵定昌)合编为第8军。李玉堂任军长。
    黄杰被撤职后,龚贤湘在1938年7月回乡,至1940年5月之间情况不详。与黄杰同遭解职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当时的第40师师长罗历戎未受处罚,副师长赵公武战役后调第2师师长,还升了职。赵公武原来是第2师旅长,凇沪战役期间调任税警总团副总团长,后40师副师长。可能性较大的情况是:龚贤湘伤好了以后,40师经历许多人事变动,团长职位已经另有他人,也许新安排的职务不愿上任或没有安排,也许要与黄杰共同进退。
    1940年5月15日,龚贤湘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六分校第十六期第12总队少将总队长,六分校特别党部执行委员。
    1940年11月1日第十八期学员入学,编为第三总队,龚贤湘任少将总队长。
    1941年6月,龚贤湘参加中央训练团党政训练班第十五期受训。
    1941年12月11日,龚贤湘参加湘北考察团。
    1942年9月23日,龚贤湘回军校继续任少将总队长。
    据《广西通志军事志》记载:
    1926年5月16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一分校在南宁东部原陆军讲武堂旧址成立。
    1928年6月1日,军校改为国民革命军陆军军官学校广西分校,后又称为广西各部队干部训练所。
    1929年秋,改为陆军军官学校。
    1930年4月7日,改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
    1931年3月,军校校址迁往柳州,改为中国国民党中央军事学校第一分校。后校址迁回南宁,恢复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一分校原名。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全国军事政治统一于中央,遂改名为陆军军官学校第六分校。校址由南宁迁往桂林市郊外的李家村。
    1944年9月桂柳会战爆发,军校被迫撤到宜山县怀远镇,后又迁往凌云县城。
    1945年日本投降,六分校撤销。
    第十六期学员约1418人,1940年8月28日毕业。第十七期1500余人。第十八期人数不详,1942年10月8日毕业。
    1940年5月,黄杰调任桂林中央军校笫六分校主任。当时国民党所有军校都是蒋介石兼任校长,实际负责官员是各军校主任。
    中央训练团党政训练班是国民党培训党政干部的机构,每期1000余人,培训时间4—6周,地点在重庆浮图关,对受训人员(包括非军事官员)实行军事化管理。1939年3月1日,第一期开学。总共办了30多期训练3万多人。
    1941年6月,龚贤湘入中央训练团党政训练班第15期受训,并任分队长。
    1942年12月1日,黄杰入中央训练团党政训练班第23期受训。
    1939年10月14日第一次长沙会战之后,国民政府组织盟国官员记者参观考察湘北,宣传胜利,此即湘北考察团。1941年10月9日,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1941年12月18日第三次长沙会战开始,次年1月18日胜利结束。1941年12月11日出发的湘北考察团,如果是针对第二次长沙会战,则稍嫌晚了一点,不理解。
    1944年3月,龚贤湘任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第6军少将高参。
    1944年11月6日,龚贤湘参加盟军光复龙陵胜利升旗仪式。
    1944年12月27日,龚贤湘任第6军新39师少将代师长,负责督训。
    1945年2月5日,龚贤湘任第6军预备第2师少将代师长,至3月14日。
    1943年1月,黄杰调任笫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任副总司令兼笫6军军长,笫6军辖新39师(洪行)、预备第2师(顾保裕)驻戊滇西,加入远征军作战序列。
    1944年5月开始滇西反攻。1944年8月22日,笫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奉调入重庆陆军大学将官班受训(实则为误报收复龙陵受处罚),黄杰代理总司令,负责攻克龙陵,芒市、遮放,畹叮四大据点,打通中印公路,重开国际交通线。11月3日晨,攻克龙陵, 22日收复芒市,12月1日攻克遮放,1945年1月20日完全占领畹叮。1月27日与反攻缅甸的中国驻印军(孙立人等部)会师芒友。
    滇西反攻从1944年5月10日强渡怒江开始,至1945年1月20日占领畹叮结束,参战中国军队为第十一和第二十集团军共20万余人,总计伤亡67364人,日军死伤20957人(大部战死)。
    1943年1月黄杰在中央训练团党政训练班时,接到调任第6军军长命令后,即至电在校的郑殿起,要郑在六分校物色有经验的干部一同赴滇西。而六分校在1943年甘丽初接任后的名单中再没有龚贤湘名字。1944年9月28日黄杰再次保举龚贤湘电文中有“充任现职,亦经年余”字句,所以可断定龚贤湘在1943年已经随同黄杰到滇西工作。黄杰日记中从1944年3月开始,至1944年12月龚贤湘代理新39师师长,期间多次提及龚高参或龚高参贤湘,可见当时基本上是随行左右的。
    1943年11月18日黄杰曾电请上级以龚贤湘补新39师副师长遗缺,黄杰日记中的电文如下:1943年11月18日第6軍黃杰軍長午電呈委員長蔣、遠征軍長官陳、銓敘廳林廳長:本軍新39師副師長夏日長調長新28師,如蒙賜准,遺缺請以少將高參龔賢湘委充。
    1944年9月28日黄杰再次保举龚贤湘,日记中的文字如下:1944年9月28日第6軍黃杰軍長電報遠征軍司令長官衛立煌上將:鈞部少將高級參謀龔賢湘,歷任團長總隊長,成績優良,充任現職,亦經年餘,該員學能俱優,精明練達,作戰訓練,具有兼長,懇以師長或副師長保舉任用為禱。(申寢祕維)。
    1944年10月黄杰日记记录:1944年10月6日奉長官酉東教保電少將高參龔賢湘准以副師長保用。
    1945年滇西反攻胜利后,2月开始对远征军整编,至5月前后第6军军部撤消,新39师番号撤消,预备2师改隶属第2军。此后至1949年1月间龚贤湘经历尚未有第一手资料。
    1945年年底,国民党开始着手整编军队,撤销各战区司令长官部、集团军司令部。把军改为整编师,师改为整编旅,团以下补充兵额,配备新式武器。部分军、师番号撤消。大量军官失去官职,成为编余军官,当时全国各级编余军官16万人之多。编余军官无论将级的和校级的,分别编在全国成立的12个军官总队内,分驻西安、重庆、南昌、芜湖、武汉、杭州等大城市等候安置,之后将大部分将级军官调派到南京中央训练团将官班。
    1946年7月黄杰调任中央训练团教育长,办理那儿被复员、编余军官的转业训练工作。
    大部分少将以上编余军官被编入中训团将官班。计915人。
    这些编余将官多数半生戎马,除了带兵打仗一无所长,现在前途暗淡、待遇很低,时值内战正烈,物价飞涨,许多人生活艰苦、贫病交加。一期同学陈天民,曾在各次战役中担任团、师、军长,这次整编后携带妻子和三个子女来到中训团。由于长期生病,医药、调养所费很大,贫病交加之余,又遭退役打击,于1947年2月中旬抱恨逝世。遗下孤儿寡妇,景况十分凄凉,中训团将官班全体同学集资为之料理后事。此事直接导致1947年3月19日的“南京哭陵”事件-300余编余将官在南京中山陵谒陵一诉苦衷,以示抗议和不满。为了表示隆重,全部一色黄将校呢制服,胸前挂着勋表,个个将级领章,金碧辉煌。期间陈天民妻、子伤心之余失声痛苦,众人受到感染亦痛哭失声,于是庄严肃穆的谒陵,变成了“哭灵”。事件经媒体报道后震惊朝野。
    事件发生后蒋介石非常恼怒,责成陈诚即速处理,以平舆论。陈诚当即召集了黄杰、陈立夫、何应钦、顾祝同等共商对策。最后决定几项办法:
    (一)凡是在抗战期间没有离开部队的将级人员(军委会铨叙过的),年龄在50岁以下的改为文职,派到地方上任职。
    (二)40岁到45岁的,转业到交通、工商、警察等部门任职。
    (三)40岁以下的,考进陆军大学深造。
    (四)年老体衰不能任职的,多发遣散费还乡,沿途照应。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中训团将官班撤销,普遍办起各种专业训练班,兵役班、财政班、交通班等。
    根据台湾真理大学叶泉宏副教授在918论坛上的帖子(网名“博学”):
    1947年9月将官复员安置实施概况表:总计1797人。其中:
    深造:陆军大学将官班240人(将官班乙级第三期,将官班乙级第四期)。乙四期124人全部是参加哭陵事件后保送的。
    留用:调用实职579人,调派部员896人 小记:1475人(中将154;少将1259)
    转业:高级警政41,绥区县干17,高级劳干24, 小记:82人(中将2;少将80)
    另据陆军大学校史:陆军大学将官班乙级第三期,1947年2月入学,48年4月毕业,150人,据当年学员回忆,除极少数人外,全部委以国防部部员;将官班乙级第四期,1947年11月入学,48年12月毕业,124人。之后再没有办将官班。
    估计在这段时间,由于第6军军部撤消,龚贤湘成为编余军官。据后来获得的档案材料显示,曾经进入中训团将官班,后调派为国防部部员。根据现在所了解的情况,国防部部员只是个虚衔。
    1948年,龚贤湘任国防部部员。
    1949年1月,龚贤湘任第三陆军训练处少将高参。
    1949年4月4日,龚贤湘任第五编练司令部少将高参。
    黄杰于1948年7月调任长沙绥靖公署副主任,后历任第三训练处处长、国防部次长、第五编练司令部司令。
    1948年7月开始,黄杰在汉口任第三训练处处长。编训部队。12月中旬编训的部队东调。并计划在衡阳设立分部。
    1949年1月后,第三陆军训练处改为第五编练司令部,黄杰任司令。并迁到衡阳继续编练新军-第14军、23军、102军。
    1948年11月22日,龚贤湘在汉口拜访黄杰,希望再有带兵机会。其后于12月19日、20日、1949年1月1日再见黄杰。估计当时国家战乱,经济萧条,编余军官生活窘困,龚贤湘找黄杰某一个职位属生活所迫。
    黄杰日记中记载1949年1月14日龚贤湘等数人见黄杰辞行,当晚启程赴衡阳,估计是已经安排在第三陆军训练处衡阳分部。2月17日,黄杰拟定第三陆军训练处改编为第五编练司令部人事安排,计划龚贤湘任高级参谋(参谋处连参谋长共4人)。   
    1949年4月4日参谋总长顾祝同致电第五编练司令部司令黄杰,“原派第三训练处之本部少将部员龚贤湘准调任该部高级参谋”。
    1949年6月,第五编练司令部的3个军训练完毕,全部调归陈明仁的第一兵团。第五编练司令部撤消。原司令部官佐编成一个军官队,直属第一兵团司令部。自愿解职的发20银元遣散费。
    1949年8月4日,程潜、陈明仁通电起义。之后黄杰成功从起义的第一兵团策反部分部队,并继续抵抗,边战边退,先退到广西,计划撤退到云南时,云南的龙云起义,无路可退,遂退入当时法国控制的越南。进入越南后被法军缴械并全军羁押在富国岛3年, 1953年才得以回到台湾。因越南的经历,黄杰被人誉为“海上苏武”。黄杰回到台湾后仕途顺利,曾任国防部长、警备司令等职务,一度成为台湾权倾一时的人物。1995年1月14日病逝,享年94岁。
    龚贤湘未参加程潜的起义,也没有再追随黄杰。而是留在了家里。可以判断在第五编练司令部撤消时龚贤湘选择了自愿解职回家。如果1949年8月4日龚贤湘仍在湖南的军队,就只有2个选择,非此即彼没有中间路线:
    1.作为第一兵团直属的军官队参加起义,那么1951年面临生死关头,不会隐瞒参加起义的经历。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曾参与起义。
    2.第一兵团起义后,被黄杰策反并随黄杰向南撤退。这件事也没有发生。
    1951年春,在镇反运动中龚贤湘死于益阳县三板桥。
    龚贤湘去世的具体时间地点及当时的详情已经很难考证。
    站长按语:刘联红先生是龚贤湘少将的孙女婿。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