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人物文章>>杜鼎将军-一位毕业于黄埔军校抗日名将的轶事
 
杜鼎将军-一位毕业于黄埔军校抗日名将的轶事
   周中良撰稿 杜新海提供图片
                                                         前言
    “鼓浪屿四周海茫茫,大海鼓起波浪,母亲生我在台湾岛,基隆港把我滋养。登上日光岩眺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一曲旋律优美、脍炙人口的《鼓浪屿之波》,唱出了台湾海峡两岸同胞期盼团圆统一和日夜思乡的渴望心情。鼓浪屿之波也荡起了祖国大陆人民对祖国宝岛-台湾同胞的思念之情。在台北市,有一位解放前夕去台湾高级将领抗日名将(李宗仁代总统亲家)时刻掂念着故乡。
                                  杜鼎将军-一位毕业于黄埔军校抗日名将的台军长官轶事
    全国解放前夕,国民党及其军队、在我英勇强大的人民解放军猛烈攻击下,我军视如破竹、好似摧枯拉朽、丢盔卸甲的蒋军疯狂地逃走。一大批国民党高级将领、军政要人尾随蒋介石纷纷携家眷、亲人逃亡到了祖国宝岛-台湾,从而结束了在大陆长达几十年封建半封建的黑暗统治。一起逃离的这其中还有一位年轻的国民党第100军军长。改革开放伊始的1981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元帅就全国人大1979年发表的《告台湾同胞书》发表谈话。欢迎台湾同胞及台湾当局军政要人回大陆探亲访友观光旅游。这位溃败退却越南,尔后率部乘船漂泊逃到台湾的年轻军长的名字就在受邀请之列,他就是时任台湾“国防部副部长”的杜鼎将军,后任台湾“国防部顾问”。
    在全国即将解放的隆隆炮火声中,见败局已定大势已去,已任军长的杜鼎遂派军车回家乡-湖北枣阳市大河湾村,匆忙将家中的亲人接走,后来辗转到了台湾。其父亲和一个侄儿当时因故不在家未随车前行而留了下来。过去由于台湾当局拒绝三通、顽固反共,导致海峡两岸长期互不往来、从而使其思乡之情心切,此后也留下了他对大陆故乡及家乡亲人的思念之情。
                                                     嘻闹的童年
    位于鄂豫两省交界处桐柏山脉西南麓巍然耸立着两座大山-唐梓山和紫薇山。是儿时杜鼎远眺的地方。两山相距不过一二公里,这里山青水秀风光宜人。两山脚下蜿蜒流淌着一条由北向南而流的小河,河水流到了汉[水]江、长江汇聚到了海洋。河水也带走了生活在河岸东畔少年杜鼎的梦想。就在小河湾村东南约二公里处有一村庄,取名大河湾村。 该村位于湖北省枣阳市杨当镇东南约4公里处(大河湾隶属于杨当镇黄庄村)。1906年杜鼎就出生在这里---黄庄村大河湾村庄。其祖父杜尚清及父亲杜立昌擅长各种生产经营,因而成为这里远近闻名的一个大富豪家庭。杜鼎兄弟俩人,哥哥杜本固、侄子杜长有。其故居就座落在大河湾村庄西南隅。因其家庭富有,家里雇有长工短工数人。少年的杜鼎就在这碧水蓝天、绿树掩荫的村庄里嘻闹玩耍、快乐成长。杜鼎乳名杜卓九,村里人都这么叫,提起杜卓九方园几十里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们传说,有一股金沙从地下直通到其祖父的坟里,使其祖父坟聚增变大,占据了地气,即风水宝地。从而使孙儿杜鼎飞黄腾达步步高升。少年的杜鼎即聪明机智,又调皮淘气。有时甚至太离奇的贪玩打闹。受家庭环境的影响,过早地流露出与众不同的天姿,有了几多霸气,同时也沾染上了小地主爷式男子汉气概(质)。天天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衣食住行均不用操心,比起同村里那些过着衣不遮体、食不饱腹的贫苦农民家庭中的孩子,强了百倍,也促使其自豪感、豪迈感、放荡不羁性格日积月累的形成。
    少年的杜鼎已鹤立鸡群、聪慧超群,同村里小伙伴们在一块玩耍、摔跤、捉迷藏斗鸡……他即是组织者又是孩子群中的孩子王“领头羊”。每次游玩总要作庄主和大赢家才善罢甘休,但常在一起玩免不了磕磕碰碰的事情发生;小打小闹,打个小架斗个殴也是常事,只要是开心痛快、胜利了就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其父亲也视之为掌上明珠,爱护倍至,别人谁敢欺负!身为地主绅士的父亲如此溺爱,久而久之给宠惯坏了,逐渐也不太听父母亲的话了。想严加管教也管不住他,不是顶嘴就是当作耳旁风,仍旧逍遥自在。儿大不由爹,怕这样长此以往给惯坏了,出于无奈,少年的杜卓九走进了学堂。父母望子成龙想借助严厉的教书先生来管教启发儿子。
                                                 童养媳的“管教”
    上了小学的杜鼎仍旧在课余时间时常和同学们打架,耍一下大地主儿子的“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威风。教书先生慑于这位远近闻名大地主的威望,也不敢对其用教鞭及严厉的训斥。先生也奈何不得他,只将其在学堂表现大事化小般地向其父母作一简要汇报。父母还是从别处打听到了实情,多次苦口颇心(教育)、训斥,劝其改邪归正,一心只读圣贤书。训诫后只管那么几天,过不了多久,劝诫对他而言又成了耳旁风。听到不顺耳的话,遇到不顺心的事,看不顺眼及不合自己口味的同学,就想斗斗嘴动动拳脚。教书先生的管教对他不起多大作用。长此下去,若有个三长二短可不好向其父母交待呀!于是,教书先生遇见其父母亲时,先汇报好的一面,然后很含蓄地提到了不足,望其协助管好,否则误了学业。其父母听后觉得言之有理。老俩口一合计想给儿子娶个大媳妇,好让大媳妇管教住杜卓九。不久托媒人物色到了一位美丽大方的姑娘。择吉日、下请贴、请亲朋客人摆设宴席,爆竹声声、花天酒地、热热闹闹地按当地民间习俗,用大花轿将新媳妇接到了家,两人算是拜堂成了亲。自此,少年的杜卓九过上了甜蜜的洞房花烛夜生活。媳妇到了地主家充其量是为了抬高其身价掩人耳目,地主想摆下阔气罢了。其实她和佣人差不多,操持家务活一天忙到晚,洗衣、干活、做饭……
    杜鼎生性刚强好斗不服输,度完蜜月不久,同大他近10岁的老婆争嘴闹别扭是常有的事。大老婆好似他的一个保母,一不在意,不知何故就不顺这位还是个孩子丈夫的愿望了。少年杜鼎根本就不怕这位心地善良的老婆,老婆非但管不住他,而且日久天长了还怕他,反而他将老婆给管教住了。地主父母是当地最有脸面权势地位的,父母又枉费心机了(解放后杜鼎的父亲收养了一个儿子,取名杜新海)
                                                      戎马生涯
    杜鼎在家乡上完中学后,因成绩优异考取了解放前的武汉大学,几年大学生活毕业了。假期在家里玩。有一天,一支国民党军队从大河湾村庄旁路过。见杜鼎正在自家院后犁园内看书,一军官上前搭讪,将杜鼎哄骗着跟部队一块走了。再以后参加了国民党军队。之后杜鼎又考取了广州黄埔军校六期步兵科,成为一名黄埔生。随后他这段短暂的包办婚姻即告结束。
黄埔六期杜鼎、方媛琳夫妇合影
    在国民党部队里,由于其出身于富豪贵族大地主家庭,又是黄埔军校生,因而倍受校长蒋介石器重。渐渐地与蒋军高级将领交往多了,后来,他与方军长的娇女方媛琳一见钟情,相恋结婚,做了方军长的女婿,方媛琳比杜鼎小10岁,籍贯长沙市。其岳父方军长为蒋今石的嫡系亲信,方军长后来在总统府办公厅里任要职,这为其日后在国军内升官晋职奠定了基础。杜鼎不但文化水平高、聪慧过人,且爱军习武、智勇双全,自然而然就一直受宠重用,以致于官运亨通飞黄腾达。
    在抗日战争中,杜鼎总是亲临一线身先士卒地率部欲血抗战,先后参加了台儿庄战役、长沙战役等重大战役,身经百战立下了不朽抗日战功。在冬季的一次战斗中,歼灭日寇数百名,后因弹药用尽敌众我寡,转移到了一座山上,但是,仍处于日军的包围之中。为冲出重围,杜鼎和卫士们急中生智,将冬季身上穿的白色羊皮[绵羊]大衣反着穿在身上,尔后混入山上的羊群中,在牧童与敌周旋掩护下,机智巧妙地随羊群一起走,从而顺利脱逃险境。在抗战胜利后那段时间,他受命负责国民党部队接受日寇投降的事务以及缴获战利品等项工作。
    20世纪40年代初,年方36岁的杜鼎已升任国民党第100军军长。杜鼎随上司李宗仁、白崇喜驻军武汉。杜鼎的哥哥杜本固得知弟弟在武汉任军长的消息,遂带上银元财宝上路投奔。从家里步行到了武汉。杜鼎见哥哥没多少文化,是一个地道的干活料,不能在其部队里干,就掏钱在武昌繁华地带购买了一条街给哥哥管理经营,生意一度兴隆。解放前夕杜本固在武汉病逝。解放后,该条街及财产全部被国家没收。
    杜鼎升了军长的消息不胫而走,离他家乡百余公里远鄂豫两省的百余名青年投奔到了他的部队,想混口饭吃。他总是尽力关照,结果一部分青年升任连长、营长、跟随他去了台湾,他侄儿杜长有是其中一人,后来这其中一些没有文化的人在其所在部队混不下去了,只有陆续返乡打道回府的份了。而其侄儿杜长有就读于国立武汉大学,解放前夕,国民党将其带到了台湾。到台湾后,杜长有因勤奋好学,随后在台湾某大学任教。
                                                     游子怀乡
    台湾海峡的波涛阻拦不住两岸同胞的互相思念之情。到台湾后,身居台军要职的杜鼎一直没有忘记哺育抚养过其生长的故乡,对这一片热土以及故乡的老父亲和一个侄儿倍加想念。自20世纪六、七十年代始,他每年在经济上给亲人以帮助,通过香港、广州将美元汇款寄给家乡的父亲和侄儿。并写信问侯,年复一年从未间断。此事一度引起了中共中央统战部及政协的高度重视,曾专门派人来湖北省枣阳市接洽联系有关事宜。
    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的1996年秋,远在台湾年迈90高龄的杜鼎,应湖北省枣阳市的邀请为中国著名风景区--汉光武帝刘秀故里白水寺挥笔题词:“襄阳一战论中兴,汉业辉煌史册澎,信是地灵人必杰,氤氲云气荫舂陵”,并捐款2万余元。台湾友谊协会15名老兵组成的回国观光旅游团,回到了故乡,每人为白水寺捐款1万元。为表其对曾祖父、母及父亲的孝心,告慰生父及前辈在天之灵,杜鼎给家乡寄回了折合人民币30万元,并从台湾台北寓所写信给省、市有关部门领导,让家乡人民用此专款代为他修筑曾祖坟墓并立碑。受杜鼎委托专程从台湾而来的曾照玺先生(杜鼎的同乡)具体负责办理此事 。一九八九年五月六日立完碑。从操办到完工历时一年,在负责台湾事务部门领导陪同下,然后大家一起放鞭炮、祭祖,并且录像、拍照。将家乡故土景物和其祖坟墓全部拍摄上了,曾先生一回到台湾,就立即到杜鼎别墅汇报。边看边听汇报,看完此录像又看照片,杜鼎反复看了多遍照片,微微点头以表谢意。然后两人抽起了雪咖香烟,他沉思良久,多想再修得更坚实豪华些啊!
    杜鼎与方媛琳夫妇婚后生育了四子一女,现在有两个儿子乔居美国,一个儿子在香港,女儿出生在哈尔滨,取名滨滨现在台湾。大儿子是李宗仁的乘龙快婿。在周恩来总理斡旋努力下,早年李宗仁从美国启程乘飞机抵达了北京。台湾当局说李宗仁背叛了“党国”,这位女婿在台湾由此失去了往日的风采而被囚禁。退休后,杜鼎任台湾同乡会会长。他应邀受聘任湖北省襄樊市友谊协会会长,任期五年,其友谊协会会员们回大陆为两岸文化及经济交流做出了贡献 。
    1946年秋天,杜鼎带一个警卫排回到了故乡-湖北省枣阳市杨当镇大河湾村庄,警卫排驻扎在旁边的一个村庄。他携带一只精美手枪,只身一人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中。带上礼品银元送给亲人,叙新话旧、促膝交谈;亲朋好友齐聚,摆酒设宴款待,徘徊岗下河畔,漫步田野小径,逛家中果园,走访乡间亲朋,轻松自由心旷神怡。家丁们挎着枪忙着站岗放哨,警卫排长及参谋向杜军长报告说来电报了部队有军务。接此电报收拾行装就出发,屈指算来杜军长在家里只住了两晚上。同亲人话别后,乘坐上了他的军用吉普车缓缓地驶去,然后挥挥手示意不要远送多保重。回首了望,算是对湖北枣阳市那美丽富饶的家乡做匆匆最后一瞥。
    随着海峡两岸同胞互通往来日益增多,省、市统战、政协部门及负责台湾事务的领导常给杜鼎写信介绍家乡的发展变化情况。虽然杜鼎年事已高,但他思乡思亲人的那颗心未改。
黄埔六期杜鼎给枣阳市白水寺题词
    海峡隔不断两岸中华儿女的思念之情。“野人怀土、小草恋山”,也许正道出了众多像这位抗日名将的一片思乡恋土的心声吧!盼团圆期统一,爱国促统,这不也正是全球有良知华侨华人的共同夙望吗!
    碧波荡漾的太平洋波涛凶猛地一浪高过一浪冲向天涯奔向海角。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任电闪雷鸣、狂风骤雨,看潮起潮落、云舒云卷,而台湾、澎湖、金门诸岛屿依然像斑斓宝石般镶嵌在祖国的海疆上。波涛连着台湾岛、澎湖列岛等岛屿回荡在大陆海岸线上,轮船在航行,海鸥在飞翔。在台海岸边椰林深处,任清爽的海风习习吹拂,有一位退役老将军屹立在山上,正向西北方向遥望,此时霞光四射正照耀在将军的身上。新的一天开始啦,只见初升的朝阳正从东方海面上冉冉升起-收音机里一曲嘹亮优美的歌声:“我感觉得到你听得到,我们不分彼此心心相连,隔山隔水隔海天,我们心手相连相牵”回荡在他的耳旁、萦绕在海天。
    晚年的杜鼎将军虽然身居祖国宝岛台湾台北,但仍然心系祖国的统一大业,为两岸的文化交流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近年来,由于台湾岛内"台独"势力猖獗,李登辉一上台,杜鼎家里长子(李宗仁代总统的女婿)受到了株连含冤......晚霞中的杜鼎身心健康欠安,精神不爽备受压抑而每况愈下,忧国忧民思乡之心真切。加之他年事已高积劳成疾,行动迟缓行走又不方便,时常躺在藤椅上或床上。2003年10月份,杜鼎将军在台北市因病医治无效病逝了,一颗爱国的赤子之心伴着这位抗日名将,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在祖国台湾宝岛上陨落了。
      特稿专投。此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及网载!
      作者周中良先生系杜鼎的小老乡,图片由杜鼎表兄杜新海提供
    周中良先生联系地址:中国湖北省枣阳市人民法院办公室 周中良
                邮编:441200  
                 电话:13871729405, 0710—6237481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