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人物文章>>追随黄埔一期郑洞国将军赴缅甸作战-黄埔十六期田申
 
追随黄埔一期郑洞国将军赴缅甸作战
黄埔十六期 田申 撰稿
1944年郑洞国任驻印军副总指挥时摄于印度
    2003年1月13日是抗日名将郑洞国将军的百年诞辰,他的爱国革命的黄埔精神,光明磊落的高风亮节,都是值得我们纪念和学习的,尤其是我在60年前的1943年初有幸随桂公(郑洞国将军字桂庭)赴印缅参加中国驻印军反攻缅甸的战役,在极其艰苦的丛林战中打败日寇,连克新平洋、孟关、密支那,最后与国内远征军在芒友胜利会师,取得重开滇缅路的大捷,我在桂公身边,亲身体会受教于他的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谦逊坚毅的优良品德,使我终身受益良多,永生难忘。
    “文革”中我受“四人帮”迫害,以莫须有之罪名,身陷囹圄。此时人妖颠倒,是非混淆,甚至我的“至亲好友”也乘机落井下石,极尽造谣徘谤之能事。唯有桂公当时虽身处逆境,在“四人帮”的爪牙威逼他作伪证时,独能大义凛然尊重历史真实,写出:“陈惟楚(我在军中用名)曾在我的部下参加反攻缅甸的抗日战争”。当专案组的人员向我出示外调材料时,我亲眼看到桂公熟悉的笔迹,我的眼泪忍不住簌簌地掉下来。这是我在被囚禁后的第一次落泪,在言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抗日者有罪的时代,可以想象桂公在受威胁逼供的情况下,要写出那样的证词将会受到何等的污辱和委曲。
    二次大战时盟军中国战区的最高统帅是蒋介石,参谋长是史迪威。第一次缅甸战役以失败告终,中国派出的远征军精锐部队第五军和第六军损伤惨重。二百师师长戴安澜将军在缅北英勇牺牲;廖耀湘将军率新22师残部历尽干辛万苦越过野人山到达印度边境;新38师在孙立人将军指挥下在缅甸仁安羌与敌33师团浴血奋战,击溃敌军,力解英军第一师之围,尔后经印度英法尔撤退到比哈尔省的兰伽整训;史迪威将军经过这次失败后,决心在兰伽训练装备中国军队反攻缅甸,重新打通滇缅公路,这一计划得到了中美最高统帅部的批准。虽然史迪威将军是个中国通,但他到底是不懂得中国政治舞台的错综复杂,片面的以美国军援为条件要求蒋介石将中国军队的训练装备和指挥全权(包括国共两党的部队)交给他,最后终于被蒋介石坚决要求罗斯福将他调回,结束了他一生中能发挥军事才能的机会。孙立人毕业于清华大学又在美国弗吉尼亚军校毕业,凇沪抗战时任税警总团第四团团长。他为人精明强干,英勇善战。廖耀湘是黄埔六期骑科毕业的。后又入法国圣西尔军校,这两员战将学识丰富,战功卓著,在这种情况下,若非有一位胸怀全局豁达大度的出色的将领来指挥中国驻印军是很难与上下融洽相处的。此时,运筹帷幄,英勇善战,为人宽容、厚重、耿直的郑洞国将军脱颖而出,被中国战区委以驻印军新一军军长的重任,后来升任副总指挥。在反攻缅甸的战役中事实证明桂公不负众望,与总指挥史迪威及孙立人、廖耀湘之间都加深了真挚的情谊,历久不衰。
郑洞国与孙立人将军在缅北战场合影
    1943年春,新22师和新38师在兰伽的整训装备任务基本完成,即开进印度阿萨密省东北印缅边境的列多,担负消灭盘踞在野人山胡康河谷的日寇,以掩护修筑中印公路的任务。列多到胡康河谷之间横亘着一座野人山,纵深四百多里,是中缅未定界地区,这里丛林密布、阴森险恶,由列多南行五十里便到达野人山的入口-有名的鬼门关。当部队冲入鬼门关,钻过大林莽的时候,阳光被层层叠叠的密林遮蔽得一丝透不进来,真是天昏地暗难见天日的鬼地方,山中虎啸猿啼,蔓长深厚的杂草中爬行着斑斓大蟒,树叶上随时会落下吸血的蚂蝗,地下烂泥没膝,无路可寻,但有时却可看到累累白骨,这便是第一次缅甸战役时中国远征军和难民的遗骸,置身此境真有人间地狱之感。
    盘踞在胡康河谷与我军对峙的是日寇十八师团,也就是“一二八”侵略凇沪臭名昭著的久留来师团。早在我进军野人山之前,敌已派出几支小部队,扼守野人山中的几个重要山头,新38师作为新一军的先锋,与日寇反复拚杀,终于扫清了野人山中凭险顽抗的敌人,占领了胡康河谷的前进基地-新平洋。
    在反攻缅甸的全战役中,桂公肩负重任,不论在印度兰伽基地整训部队或在列多前进指挥所战地指挥,经常冒着印缅三四十摄氏度的高温,在缅北大雨滂沱的丛林中艰苦跋涉。他—星夜辛劳,憷精竭虑,还要在盟军之间不断折冲樽俎调整关系。既要争取美国军援装备部队,又要不卑不亢注意扬我国威不损国格。我是随桂公从重庆飞赴印度的,那年他刚四十岁,白晰清秀的面庞,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风度,初次相见的人很难联想他就是东征北伐、淡水奋勇登城、抗日战争血战台儿庄、歼敌昆仑关的名将。在缅北前线他经常冒雨亲往第一线营连,在尺多深的泥泞里面一口气徒步行军到前沿阵地。在攻克胡康河谷孟关和瓦鲁班之役,我随桂公至新38师师部,是时正值38师迂回孟关敌后瓦鲁班,孟关地区日寇十八师团主力闻归路被截,兵慌马乱。正面攻击之新22师猛攻孟关,新一军直属战车第一营(我任该营联络官)的M3A3战车首次参战更是如虎添翼,大发神威,纵横扫荡。杀得敌军溃不成军,四散奔逃,敌酋18师团长田中新一仓惶逃走,连他的印信都被我军缴获。胡康河谷战役大获全胜,桂公在师部的帐篷里与孙立人师长畅谈这次战役胜利的经验。孙将军坐在行军床上精神兴奋地畅叙战斗经过,他那瘦削英俊的脸上已是蓄满很长的胡须。原来他在进军胡康河谷前曾声言,若不攻下孟关决不刮胡须。桂公笑着对他说:“你这个常山赵子龙现在变成燕人张翼德了。”
开罗会议后,蒋委员长回国途径印度到郑洞国将军处视察驻印军
    在围攻缅北重镇密支那时,新一军新30师在胡素师长指挥下投入了战斗。我军迂回奇袭占领了机场,随即空运部队降落攻城。守城之敌拼死顽抗,在市区进行激烈的巷战,我军逐户逐屋进行争夺。历时一个多月的攻坚战,在桂公亲自统一指挥下,终于全歼敌寇。桂公亲临第一线,并一度跑到距敌50码的坑道内观察敌情,也曾多次乘指挥机在敌阵上低空进行视察。他英勇无畏的战斗作风和与士兵同甘共苦的精神,在缅北前线传为美谈,也获得美英盟军的赞扬。不少中外战地记者来访问过他,他建议要多报道下级军官和士兵的战绩,再三叮嘱不要写他。我经常随同桂公出入前线,从未听他谈起过去光荣的战斗历史,他这种谦逊朴实的美德使我深为敬重。
    反攻缅甸的战役作为二战中辉煌的一页已载入史册。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在邓小平同志的领导下,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为了祖国的完全统一,邓小平又亲自批准成立黄埔军校同学会,由徐向前、聂荣臻元帅直接领导,桂公也被任为副会长。他在晚年仍孜孜不倦地以病弱之躯,为祖国完全统一的大业,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我也有幸再次在他的领导下,为台湾的回归而贡献力量。但万没想到在1991年,敬爱的桂公却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当时我心中悲痛之情,是笔墨和语言都难以表达的。今天,中国各族人民,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贯彻“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祖国统一大业一定会早日实现。郑洞国将军,您的英名将永垂不朽!
黄埔十六期田申(左)到机场迎接黄埔同学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