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人物文章>>忆先父黄埔军校高级教官杨鹏升将军
 
忆先父黄埔军校高级教官杨鹏升将军
杨祖慧 撰稿
黄埔儒将杨鹏升将军

    先父杨公鹏升将军,原名杨泰坤。生于一九零零年农历八月初十日,籍贯四川省渠县三汇镇平安寨。祖籍湖广韶阳县大东路。先祖曾屡为官宦,后也曾经商。到先父出世之时,已经家道中落,成为了工商业兼官僚地主的破落户。
    先父八岁始在三汇读书,九岁至十三岁在达县白衣庵读书。是时,先祖父去世,家庭失柱,更为艰辛。十三岁至十五岁受伯父强迫,在家乡平安寨山上采药“修道”。后缘逢尹昌衡等,得以资助、扶持,十六岁至十九岁到北京读书。二十岁至二十二岁,赴日本留学,就读于东京成诚士官学校步兵专科,并兼读明治大学文学系。二十二岁回国,任川军余际唐部川江防军总司令部书记官,旋后转至邓锡侯部四川陆军第二师任军法官,驻重庆、成都,至二十六岁。二十六岁至二十八岁,在四川清乡督办署任军法处长(督办是邓锡侯),仍驻成都、重庆。二十八岁至二十九岁,由邓锡侯委任金堂县禁烟分局局长,继升任金堂、新都、广汉、温江禁烟统筹处处长。后调任李家钰部四川边防军总司令部上校秘书兼简阳护商事务处处长,后又调二十九军任上校训育部主任。其间,为吴佩孚赏识,于一九二九年委以“讨贼联军”总司令部中将政务参赞,并被其指定为私人代表。三十岁,再度赴日本留学。先就读于东京陆军士官学校,未毕业,并在静冈县步兵第三十四联队入伍,后转读日本千叶县陆军步兵专门学校,至毕业。三十二岁回国,在上海任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司令部上校参谋,“一·二八”会战期间,曾在淞沪与日军作战。“上海协定”后,奉调南京,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上校战术教官(教育长是张治中)。三十四岁调任北路军总指挥部上校参谋(总指挥是张治中),与福建李济深主持的“人民政府”作战。三十五岁,调八十八师任少将参谋长,三月,兼任福建将乐县县长,五月,兼任泰宁县县长,六月,兼任建宁县行政专员、县长。后调东路“讨逆军”第十纵队指挥部任少将参谋处长(总指挥是汤恩伯),兼将(乐)、泰(宁)、建(宁)、明(溪)、宁(化)五县团防指挥官。三十六岁,任陆军八十八师少将副师长兼川鄂边防军司令(少将衔),驻万县。三十七岁,调武汉警备师令部少将参议兼武汉防空师令部办公厅少将主任。后调任豫鄂陕边区绥靖主任公署少将高级参谋(领薪,不办事),仍驻武汉。三十八岁,武汉沦陷,回川任川康绥靖公署少将参军(主任邓锡侯,领薪不办事),同时任成都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少将高级教官。后升调中央军事参议院任少将参议,仍驻成都,只领薪不办事,是时,又任粮食部川西粮食包装材料征购处兼任处长、兼任专员,驻温江。四十五岁,由四川省主席王瓒绪举荐,任川东北28县清剿督察专员,曾到过大竹、梁平、阆中、达县、渠县等县。四十七岁,任重庆卫戍总司令部中将参议,仍驻成都,只领薪不办事。时仍兼任川康绥靖公署少将参军和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少将高级教官,只领薪不上课、不办事。四十九岁受聘任“四川省政府党政训练班"讲座(一星期,训练、上课未到,无薪)。五十岁,解放前夕被委任为西南游击第二路纵队总司令部中将高等顾问。成都解放前夕,在“治总”随王瓒绪率部起义,策应成都的和平解放,在八里庄迎接解放军“一野”入城。

北京图书馆金石组语对杨鹏升将军金石篆刻艺术的评价信

    一九五零年去重庆,在西南美专任国画、雕刻教授,兼任西南军政委员会文教部西南博物馆筹备委员(部长楚图南),西南文联美术工作者协会委员(任白戈领导)。次年末回成都,五十二岁任成都市文化局园艺技术员,先后在南郊公园、百花潭公园工作,后调至青羊宫做开发、设计和筹备工作。一九五四年十二月四日被以“残余历史反革命罪”于青羊宫祖堂内逮捕,解回原籍渠县羁押。于一九六零年二月十七日,渠县人民法院“(59)法刑字第362号刑事判决书”以“历史反革命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解送大竹县四川省第三监狱服刑。于一九六八年病故狱中,终年六十八岁。一九八三年二月四日,渠县人民法院根据党对起义人员的政策,“现经复查结果:杨鹏升确属率部起义军官属实,依照我党‘既往不咎’的政策规定,特作如下改判:撤消本院1960年2月17日(59)法刑字第362号刑事判决书。”确认其率部起义将领身份。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也于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颁发了“渠起字第0557号起义人员证明书”,确认其起义将领身份。

杨鹏升将军金石篆刻印谱

    先父四十岁后,淡薄名利,无心仕途,定居成都,潜心金石书画,刻意园林艺术。在成都市外西九里堤置一私家花园——劲草园,园名为时任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亲笔题写。劲草园占地数十亩,依九里堤,傍府河水。园内万树芙蓉、千竿翠竹、五百梅花相映成景,草地流水、假山石径、亭台楼阁幽雅宁静。园中有中式平房三幢,草房一幢,面积达两干余平方米,房舍设计,独具匠心,实为养尊处优之佳地。由于劲草园之典雅优美,成为成都一景。每年十月先父均开园迎宾,举办“芙蓉花会”,。是时,达官贵人,男绅女士,市民学生,扶老携幼前往游览参观,留连忘返。(现已为九里堤苗圃和中铁二局和省军区宿舍所占,遗迹荡然无存。)

杨鹏升将军金石篆刻作品

    在城内西御河沿街四十一号,建有一公馆,名为“湘益庐”。一幢三层小洋房配以小花园,小巧别致,豪华气派,是我们在成都市内的常住地。(现今街道改扩建,也已荡然无存。)

杨鹏升将军金石篆刻作品

    先父在金石书画上颇有造诣,豪称“三万石印室”,在金石篆刻上,风格豪放,刀法精致、独特,打印精细,很具艺术水平,其作品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北京图书馆金石组语)。先父印章,皆用刺绣锦缎成盒装藏,盒面均绣有名人书画。并由章炳麟(太炎)先生选编《杨鹏升印谱》数集。1950年,先父曾赠毛泽东主席一套《杨鹏升印谱》,后又将20余种金石书画作品捐赠北京图书馆。在书画上,先父尤善书法与国画,形成了自己的个人独特的艺术风格。由于长年的挚著追求,契而不舍,使之在艺术上近乎炉火纯青,郭沫若曾赋诗日:“与人论艺常称公,蜀派印圣一世雄;味道神韵逼两汉,劲草先生知疾风。”其作品北京图书馆和四川博物馆均有收藏,流失民间藏家手中想也不少。我辈几经风霜磨难,先父作品几无保存,惜哉!痛哉!

杨鹏升曾与张大千既是书画合作伙伴且情谊笃深,后大师的女儿张心庆将这张照片送给杨祖慧女士留念,其背面写有赠言

    先父一生,博学多才,颇有建树,众口皆碑。虽官居显赫,却无甚辉煌。前半世,拼博奋斗,走南闯北,戎马匆冗,含辛茹苦。尔后,无心仕途,淡薄名利,潜心艺术,广交朋友。国民政府显要林森、张群、杨森、李家钰、孙元良、顾祝同、陈城,社会贤达名士章太炎、沈均儒、郭沫若、柳亚字、章士钊、蔡元培,艺术大师张大干、徐悲鸿、刘开渠、齐白石、吴昌硕,早期共产党人陈独秀等,皆过从甚密或交情笃厚。这也使先父受益匪浅。后半生,在“阶级斗争天天讲,年年讲”的时代里,总处在风口浪尖上,最终被屈进囹圄。后虽得昭雪,然人已长眠黄泉。
    

 
齐白石先生赞杨鹏升将军的书法作品   杨鹏升将军艺术生涯的书法作品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