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人物文章>>追忆父亲抗日殉国的遗墨
 
追忆父亲抗日殉国的遗墨
黄埔军校十五期危峰、黄埔军校十六期危瑜后人 危常欣 刁仁杰 撰稿
危峰烈士遗物-芒市象达日军前沿阵地地形图

    我本有一个幸福美好的小康之家,祖籍湖北沔阳县(现今划入仙桃市),家住武昌覃花林。祖父危成一早年毕业于保定军校,担任军职,生有五男二女。我父危峰居二。
    当年的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我东三省,又步向内蒙、华北逼进时,祖父看穿敌人狼子野心,随即告诫子女,“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为此我伯父危舒,首先放弃大学工科三年的学历,报考了“黄埔军校”十一期工兵科;相继我父亲危峰又考入黄埔军校十五期炮兵科;四叔父危瑜年龄不足,也不甘落后,虚报了两岁考入黄埔军校十六期步兵科。其他叔父虽未考入军校,但也先后奔赴战场,参加抗日。
    “七·七”芦沟桥事变爆发,日寇发动了企图灭亡我中华的全面侵略战争。迫于形势,祖父函促我父火速请假回家,与我母亲刘贡冰完婚,了却心愿!婚后一月立即返校。不久毕业,分配到陈诚的部队,任职排长,开赴云南对日作战。从此我父亲为了抗日随军转战,我们家乡沦陷,家人也开始逃难,当部队路过恩施时,他都没有回家看看。那时大伯父危舒在浙江战线,数我父亲所在的战场最为艰苦,后又出国协同盟军作战。战争失利后奉命回国在
    腾冲一带布防待命。在日寇投降前的1944年6月,父亲仍在陈克非兵团任副营长。为了大反攻的胜利,他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不幸阵亡在抗日的阵地上,年仅27岁。他由新婚至阵亡边疆,离家七年,两过家门而不入,以示抗日决心,我祖父曾为此而自豪。四叔危瑜长期行军打仗,积劳成疾,抗战刚胜利,他病故军营。其他亲人历经八年苦难,虽有伤残,但总算幸存了下来。
最令我痛苦难忘的是,在抗日胜利举国欢腾之时,唯有我母女二人日夜盼望亲人的归来,可是一直等到来年春天,仍未见父音信。母亲着急,一再追问,祖父才声泪俱下说明真相,并拿出了当时由钟彬军长亲自送来的兵团司令陈克非将军给祖父写的亲笔信和烈士遗物(一支狼毫小楷毛笔,半支红蓝铅笔及一张没来得及寄给爷爷的水彩画,上面画的敌军前沿阵地地形图,图背后有父亲的信印)。当时全家人嚎啕大哭,邻居闻讯也为之泪下。
    这就是我们这个家庭的遭遇,当然这只是千百万个被日寇毁掉的中国家庭中的一个,这是日本帝国主义者给我们带来的灾难,这也是我们至今仍憎恨日本鬼子和一切侵略战争的原因。
    父亲为国捐躯,离开我已经六十多年了。从父亲的遗墨和文字记述里,知道他曾在云南怒江腾冲、惠通桥地区和日军对峙,担负江防重任,从中给了我如下启示:
    日本军国主义企图亡我国家,灭我种族。从侵占东北三省到进军华北,进攻上海。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又从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打到缅甸、进犯云南,采取大迂回战略,妄想攻占陪都重庆。父亲参加远征军,是御敢于国门之外的神圣使命。他在文字记述中还提到芒市象达坝子我方炮火轰击敌驻地情景,可见战事的激烈。父亲在战斗间隙时间,不忘把平安二字禀报家庭父亲,最后牺牲在阵地上,可见他是为国尽忠,为家尽孝的有为之士。我以出身黄埔的父亲而骄傲,更以父亲为国尽忠的黄埔军人品德而自豪,我要教育后代,踏着前人的足迹前进!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