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军魂>>“复兴社”成立初期的大概情况
 
枕 戈 待 旦
 
 
“复兴社”成立初期的大概情况
陈少校 撰稿
    蒋介石大力发展军事学校,本来为的是加强中央武力,稳固中央政府的实力。但“天子门生”一多,品流复杂,派系倾轧增多起来,再加上中国内外形势也更加激荡,于是,如何加强对军校学生和军队中基层军官思想控制,又成为蒋介石面前的新课题。于是,“复兴社”这个组织,就在蒋介石外防倭寇、内防军阀的需要下,乘时创立了。
    “复兴社”成立后,蒋介石曾向贺衷寒等指示过吸收社 员、发展组织的原则。蒋介石:吸收黄埔军校的学生,要求的条件可以放宽一些;但加入组织之后,执行纪律要严一些。吸收普通学校的学生,要求的条件要严一些;加入组织以后,执行纪律要宽一些。紧接着,“复兴社”又决定设立两个外围组织,一为“革命军人同志会”,以潘佑强、易德明、桂永清、杜心如、娄绍恺、彭盂缉等为干事;潘佑强为书记,易德明为助理书记。一为“革命青年间志会”,以康泽、刘诚之、任觉五、赵范生等为干事;以康泽为书记,刘诚之为助理书记。前者以军校学生为发展对象,后者以普通学校学生为发展对象。“复必社”为了扩大影响,又决定把训练总监部国民军事训练处拿过来,派潘佑强去任处长。在军校毕业生调查科扩大为调查处后,派萧赞育去任处长。把军事杂志社拿过来,派杜心如去任总干事。把“拔提书店”归到“复兴社”,出版军事书籍及法西斯性质书籍。与此同时,“复兴社”的如下的几个训练班。也办起来了。
    在一九三二年三月问,亦即“复兴社”成立期问,在南京有军校学生二百七十多人,向军校毕业生调查处登记。萧赞育建议把这班人加以短期训练和考核后,再派工作。经常务于事会通过,转报蒋介石批准,即在军校开办了一个“特别研究班”来训练这批人。这个“研究班”由康泽为主任,萧赞育为副主任。以南京明瓦廊军委会政训处为班址,训练了三个月。主要课程有:
    (一)“复兴社”的“一个党、一个领袖”的理沦。
    (二)党派的批判,认为别的一切党派都不合救国的需要,只有效忠蒋校长才是“救国之道”。
    (三)“领袖”训话,由蒋校长亲自出马,每周一次。
    (四)特约演讲,找一些“名流”来传授思想。此外,还设有合作社课程,目的是训练一部分人,将来替“复兴社”做财政贸易工作。
    这班人训练期满后,有王、六个人派到由康泽任社长的《中国日报》去,有二千人左右派列“复兴社”各级组织去,有一二十人派到南京附近各军事学校去担任政训工作,另有少数人,则派到“复兴社”的财政贸易组织-“厚生消费合作社”去。另外的一百多人,全派到“豫鄂皖剿匪总司令部”去做政训工作。在训练期问,黄埔六期戴笠特地在班里选了三十人,另外开办了一个特务训练班,这也就是戴的第一个特务训练班。
    特务训练班设在三道高井军校学生调查处内,负责的就是戴自己和特务处副处长郑介民。
    四月间,又有几百名因军阀战乱失散的军校学生,到调查处登记。也是由萧赞育建议,成立了一个宪警训练班,地址设在朝天宫,主任为孙常钧。照“复兴社”的预计,这个班的人训练期满后,可伸到各省的宪兵和警察组织里去。此外还有一个训练班,就是由刘健群主持的军委会政训班。
    上述那几个研究班和训练班的学员,经过训练,十之八九都成了“复兴社”的成员。而从这儿个班的开设去观察,便可以明白“复兴社”在军、警、宪、特、青年等各方面,都要伸展,都想掌握。而其工作特色则是:在组织上是军事性质的,在手段上是特务性质的。
    “复兴社”活动的矛头,主要是对内的。不过,它也是总体性的。不论各种各级机关,以至于陆海空军部队、社会团体,都有“复兴社”的各种不同方式的特务活动。其中,“复兴社”这个系统,当然是总体中的重要部分之一。它当时被划定的活动范围,大要言之,可分为军事和社会这两个方面。
    在军事方面,其活动对象首先是陆、海、空军部队。这一部分,以军委会政训处为总机关,它在各级部队和各军事学校、各军事机关都设有政训处,派驻政工人员。凡中级以上的政工人员,可以说绝大部分都是“复兴社”成员。他们的主要活动,除了反共工作之外,还负责侦察监视嫡系、非嫡系部队各部队长、各级军官的思想行动。蒋介石曾指示“复兴社”,不许吸收带兵的军官参加组织,只有如胡宗南、黄杰、桂永清等少数人是例外。此外,还有极少数的团旅长也参加了“复兴社”,那是被派到非嫡系部队中负有特务任务的。蒋介石之不许掌握实力的部队长参加“复兴社”,是想使“复兴社”成员对那些部队长起监视作用,互为牵制,以利于中央政府的控驭。
    各级部队中的政训处,不仅在各部队内部厉行防制共产党的活动,而且在驻防所在地,假借部队的威力,对当地实行军事管制。他们可以自行制订各种法侧付诸实施,而且一律以“军法从事”;当地政府及其警察司法机关,也要听从他们的命令。各军事学校政训处的主要对象则是学生,以侦察和监视学生的思想行动为中心工作。凡是被认为思想不稳或有共产党嫌疑的学生,即由政训处通过学校予以训导、如教化不了可送禁闭、开除处分,或交军法机关转送陆军监狱。
    政训系统的首要干部,以贺衷寒居首位,曾扩情、刘咏尧、袁守谦、邓文仪、蒋坚忍等,都属于这个方面。“复兴社”就是通过他们,去掌握指挥这一方面的特务活动的。在人事行政上,则由他们自行管理各自的范围,“复兴社”组织很少过问,只通过他们的活动去贯彻其总目的和基本要求。
    除了政训系统以外,“复兴社”还控制着一个军队党务系统。这个系统,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军队党务处(最初是科)为总机关,以陆、海、空军和各军事机关、军事学校为活动对象。各单位的书记长以下人堤,均由军队党务处统一调派。这个处由“复兴社”骨干黄仲翔掌握,并不听命于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而是受“复兴社”组织指挥的。
    “复兴社”在军事方面的另一个活动,是普遍实行军事组织和训练,希望将青壮年都置于军事控制之下。当时,其第一步工作,是以厉行高中以上学生军训为主。这个工作的组织系统,以设于训练总监部之下的“国民军事教育处”为总机关,各省市开设“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在各县市及中等以上学校都派有军训教官。这些军训教官绝大多数都是“复兴社”成员。“复兴社”的控制,还伸展到童子军组织里去,他们以“中国童子军总会”为总机关,会长是戴季陶,但负实际责任的主任秘书刘咏尧,是“复兴社”的高级骨干成员。
    一九三三年冬至一九三五年之间,“复兴社”组织发展得很大,于是又再成立了两个外围组织,一个叫做“忠勇救国会”,专门吸收帮会成员为骨干,向下层社会发展。另一个叫做“中国文化学会”,以大学校长、教授以至于一般文化人为吸收对象。有些地方,还组织过所谓“文化前卫队”这类组织。“中国文化学会”,成立于一九三三年十二月,总部在南昌。他们成立这个“学会”,是想把上层知识分子都吸引来,展开一个“全面性的文化运动”。发起搞这个“学会”的,是邓文仪、贺衷寒、萧作霖、吴寿彭等人。
    那时候,“复兴社”的报刊很多,除了有《中国日报》作为机关报之外,逐有《我们的路》和《青年旬刊》。后面那两个刊物,后来又合并起来,改名为《中国革命》周刊,成为“复兴社”的指导性的机关刊物,在这个周刊上,陆续发表了不少像《民族主义的复兴与独裁政治》、《论统制经济》、《意国法西斯党组织之概况》、《德国国社党组织之慨况》、《希特勒思想之根源》、《法西斯主义下之世界》、《武士道之史的研究》等的文章。
    在《中国革命》周刊于南京创办的同时,贺衷寒又从军委会政训处拨出钱来,在上海创办了一个《前途》月刊,由刘炳藜主编,互相呼应。这个刊物,在初期有意稍为隐蔽,后来就大登特登宣传法西斯主义的文章,如《法西斯蒂的国家-协团的国家》、《法西斯主义经济原理》、《法西斯主义之国家改造论》、《法西斯蒂下之劳动业余训练》、《法西斯蒂的军事组织与军事训练》等等。
属于“复兴社”系统的报刊,还有由余洒度主办、在北平发行的《北方日报》,由贺衷寒主办、初在南昌后迁汉口的《扫荡报》,由黄雍在福州主办的《南方日报》。由刘健群主办、张佛千主编的《老实话》周刊(在北平发行),由蒋坚忍主办、在杭州发行的《人民周报》,由萧作霖主办、在南昌发行的《青年与战争》周刊。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由“复兴社”成员参加合办的、担任编辑的、或由“复兴社”地方组织掌握运用的报刊,连同《黄埔月刊》等在内,估计在一百种以上。“中国文化学会”还设立了一个“内外通讯社”,由吴寿彭主持,专门编译合于“复兴社”需要的专文专论。由上所述,可知当时“复兴社”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因此,国民政府内部,“复兴社”又与“CC”和政学系发生了斗争。
    “CC”本来是国民政府中的一个系统。蒋介石初期划给它的活动范围,是党务和文化教育方面。但黄埔系一向认为蒋介石的天下就是黄埔系的天下,而“复兴社”又认为自己就是黄埔系的代表。所以在他们眼中,视“CC”为“螟蛉子”,视政学系为“师爷”或“管家”(他们在背后称杨永泰为“杨师爷”,称张群为“张总管”)。但他们认为政学系只是雇佣性质的一批人,威胁性不大。“CC”则是要争“嫡系”地位的,非坚决排斥不可。但蒋介石的打算,本来是要分而控之,以便羁勒,所以当初对于黄埔系的使用,主要是限于军事方面,凡是政权机关的重要职位,一概不与。在各市,亦只把保安处、警务处分给黄埔系。不过“复兴社”并不以此为满足。而且既然在文化教育方面吸收了不少人,就为他们谋求出路,是故在文化教育机关方面,也极力扩充领地,乃不断地与“CC”发生磨擦。
    “CC”看到“复兴社”伸展到自己的地盘里来,亦拚死对抗。当“复兴社”的“中国文化学会”在南昌成立后,陈立夫也赶紧组织了一个“中国文化建设协会”来加以抵制。当“复兴社”派萧作霖到上海筹设“中国文化学会上海分会”时(一九三四年),陈立夫也赶到上海去主持“中国文化建设协会”发起会议。双方争地争人,短兵相接,剧烈异常。结果,弄到由当时的上海市长吴铁城出面,约集双方谈判息争。在其他各省市,也有类似情况发生。直到一九三四年六七月间,邓义仪被蒋介石撤除一切职务时,陈立夫乘机告状,蒋介石令解散“中国文化学会”。“复兴社”与”CC”的权力之争,后来又发展为“军统”与“中统”的权力之争。
    以上所说的,就是“复兴社”成立初期的大概情形。从此以后,它的活动范围,要言之,可分为三条主线:其一就是贺衷寒等的政训系统,其二:就是康泽的别动队系统,其三就是戴笠的特务处系统。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