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军魂>>对黄埔建军一则史料的考辨
 
黄 埔 建 军
 
 
对黄埔建军一则史料的考辨
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黄穗生 撰稿 载黄埔军校旧址博物馆

    创建黄埔军校的最初动议是由谁提出的?1970年日文版的《蒋介石秘录》一书中有如下记述:1921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桂林向孙中山提出了“创立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的基础” 的建议。这一则史料被史书广泛引用,并被视为黄埔军校是在马林建议下创办的历史依据。
    研究黄埔军校的重要史书--广东人民出版社1985年5月出版的《黄埔军校史料》,同样收入了这一则史料。但值得注意的是,《黄埔军校史料》的编者在书中撰写《黄埔军校简介》一文时,并未直接引用这则史料,而是说:马林“于1921年12月到达桂林与孙中山举行秘密会谈。这次会谈促进了孙中山改组国民党、实现国共合作及建立黄埔军校的决定,为黄埔军校的创办奠定了基础。”可见,编者对《蒋介石秘录》中记载的马林与孙中山会谈的情况,保持了审慎的态度。但是,后来不少的历史书籍却直接加以引用,似乎黄埔军校是孙中山接受了马琳提出的建议而成立的。笔者也曾受此影响,在一些文章中引用过此说。幸而,近年陆续出版的有关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的史料,尤其是《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为我们重新考察这一段历史提供了重要的档案资料。
    这一批档案资料,收编了有关马林于1921年12月在桂林与孙中山谈话的史料共4篇,其中马林本人写的3篇:一是《向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报告》(1922年7月1日);二是《访问中国南方的革命家--个人印象点滴》(1922年9月7日);三是《我对孙中山的印象》(1925年3月20日)。还有一篇是发表于1971年的伊罗生与马林的谈话记录,在这里,马林回忆了1920年至1923年间他在中国的情况。 从这些文章看来,马林在桂林与孙中山的谈话主要是讨论“帝国主义的问题,俄国革命的实质、革命宣传的意义以及工人对解放斗争的作用等问题” ,但没有他向孙中山提议创办军官学校的记载。黄埔军校后来对中国革命影响之大,这是人所共知的,如果创办军校是马林提议的,他当不会如此疏忽,以致几篇文章都没有提及这一段历史情况。
    从孙中山思想变化的轨迹来看,他在1921年在桂林期间,仍希冀依靠旧式军队,通过武力完成统一中国的大计。据马林1922年7月11日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他在桂林“曾三次与孙中山长谈关于苏俄承认他以及与之结成联盟的可能性问题”,而孙中山则认为,“虽然华盛顿会议已使中国处于空前不幸之地位,但到他胜利结束北伐之前,要与苏俄结成联盟事实上不可能”,“如果建立一个不适时的中俄联盟只会立即招致列强的干涉……只表示愿与苏联建立非官方的联系,不再前进一步。” 可见,无论是孙中山还是共产国际代表马林,这时都没有将在广州创建军官学校提到议事日程。
    1922年6月,陈炯明叛变,孙中山遭受了一生中最为惨重的一次失败。他万般无奈地致信俄罗斯联邦外交人民委员契切林说:“文经历着陈炯明-一个多亏有文方有一切之人,造成之严峻危机。” 随后,孙中山又于9月18日在上海发表《告国民党同志书》,心情沉痛地说:“文率领同志为民国而奋斗,垂三十年。中间出生入死,失败之数,不可偻指。顾失败之残酷,未有甚于此役者!”在这次重大挫折之后,孙中山一度陷入彷徨苦闷之中,后来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认真总结了以往失败的经验教训,认识到依靠旧式军队来统一中国此路不通,必须联合社会主义的苏联,并努力寻求与苏联的军事合作。1923年1月26日,孙中山与越飞的会谈中,曾提出要求在靠近苏联的东土耳其斯坦和蒙古边境地区,由苏联提供“一定数量”的军事教官,帮助建立一支10万人的军队。 根据孙中山的要求,3月8日,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认为,“必须经孙逸仙同意后向孙逸仙派去政治和军事顾问小组。”
    有关孙中山向苏联提出派人到广州,按苏联红军模式训练中国军队的记载,目前能看到的最早的历史文件,是1923年9月10日成文于莫斯科的《巴拉诺夫斯基关于国民党代表团拜会斯克良斯基和加米涅夫情况的书面报告》。这一报告记载了1923年9月2日,以蒋介石为团长的孙逸仙代表团抵达莫斯科,随后于10日拜会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斯克良斯基和红军总司令加米涅夫的情况。期间,蒋介石向苏方提出三点要求,第一点就是希望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尽量向中国南方多派人,去按红军的模式训练中国军队。”但斯克良斯基认为,鉴于苏联人学习汉语困难,苏联不可能向中国南方派出大量军事指挥员,最好是在苏联境内为中国人成立专门的军事学校。经双方协商,提出设立两所军校的具体办法:一所是高级军校,校址在彼得格勒或莫斯科,另一所是中级军校,建在靠近中国的地方。 由此可见,直到孙逸仙代表团访苏,关于苏联派人来华建立军官学校的问题才被提出来,但由于苏联方面的实际困难,仅同意在苏联境内办军官学校,训练中国军事指挥人员。
    11月12日,仍在苏联逗留的孙逸仙代表团再次拜会了斯克良斯基和加米涅夫。会谈中,蒋介石援引孙逸仙的代表在北京同加拉罕就在广州开办军事学校进行谈判的消息,建议增加派遣去这些学校的人数。对此,斯克良斯基指出,“开始需要进行一次试验。如果成立所设想的50人班收到了良好的效果,那么革命委员会不反对增加派出人员。”至此,苏联派遣顾问到广州协助开办军事学校一事,有了比较明确的答案,但仅限于先开设50人班作小规模的试验。
    在孙逸仙代表团赴苏访问期间,1923年夏秋之间,苏联政府应孙中山的要求,派遣第一批顾问来华。这批顾问的成员是弗·波利亚克、雅·格尔曼、尼·捷列沙托夫、斯莫连采夫、亚·伊·切列潘诺夫,他们来华的任务,开始时并未明确是派到广州创办军校,鲍罗廷来华后,这5名顾交由鲍罗廷领导。
    1923年10月6日,鲍罗廷到达广州,向孙中山介绍了苏联军队的组织、战斗和政治工作等情况。孙中山听后高兴地说:“我们的军队中缺少这个,我们必须把所有这一切建立起来。”随后,聘请鲍罗廷为广东革命政府总顾问和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政治顾问。11月26日,在有鲍罗廷参加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决定在黄埔建立国民革命军军官学校,任命蒋介石为校长。由鲍罗廷推荐,廖仲恺被任命为政治部主任。 鲍罗廷参与了这一次黄埔建军的决策性会议。从现有历史资料中可以看出,这次会议是在11月12日孙逸仙代表团第二次拜会斯克良斯基和加米涅夫,苏联就派遣顾问到广州协助开办军事学校一事有了比较明确的答案之后14天召开的。两个相隔万里之遥的会议,似乎有某种因果关系,但这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召开,第一次国共合作实现。1月24日,孙中山下令筹办陆军军官学校,任命蒋介石为军校筹备委员会委员长,后又于1月26日委任王柏龄、李济深、沈应时、林振雄、俞飞鹏、张家瑞、宋荣昌7人为筹备委员,进行具体的筹建工作。同月28日,指定位于广州黄埔岛上的广东陆军学校与海军学校原址为校址。当月月底,由孙中山的政治总顾问鲍罗廷介绍,苏联第一个军事顾问小组应邀参加黄埔军校的筹建工作。顾问小组以亚·伊·切列潘诺夫为顾问组长,尼·捷列沙托夫、雅·格尔曼、弗·波利亚克为等顾问。 1924年4月16日,鲍罗廷和第一任驻华大使加拉罕电请莫斯科,要求增派50名有经验和威望的军事人员组成顾问团来广州,让具有丰富作战经验,能使孙中山佩服的同志担任该团的领导。 1924年5月,由巴甫洛夫担任团长的苏联军事顾问团人员陆续来到广州,6月,黄埔军校开学时,苏联顾问人数已达25人,军校第一期学员达635人, 办校规模远远超过了斯克良斯基当初的设想。
    综上所述,尽管苏联顾问对黄埔军校的创办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但是,创办黄埔军校,邀请苏联顾问来华按红军的方式训练中国军队、培养军事指挥人员的最初动议出自孙中山而并非共产国际代表马林。整个决策过程得以实现,与孙中山积极主动的争取也是分不开的,而苏联方面则从开始时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到后来给予大力的支持和协助,对帮助孙中山实施黄埔建军的决策起着重要作用。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