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精神语录>>黄埔精神激励着年轻的心
 
黄埔精神激励着年轻的心
现代长篇

    渡轮发动了,江水传来一种微微的凉气。发动机声中,江风扑面而来,女同学们纷纷将被风吹到脸上的头发挽到后面。
    望着奔流不息的珠江水,一种历史的沧桑感在我心中荡漾,这江水啊,不知流过了多少年月,见证过多少惊心动魄的事件。一百五十年前,英国人的坚船利炮是如何敲开了珠江口的虎门的?六十年前,日本航空母舰上的飞机是如何将中国军队停泊在珠江上的小舰小艇炸个片甲不留?然后日本兵是如何耀武扬威地闯进广州?对于我们来说,这一切太遥远太陌生了,如果不是一个星期前那件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愤怒起来的事情,我们恐怕至今无法想象当年侵略者铁蹄下人们的愤怒、无奈和痛苦。还有1919年,青年们喊出了“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口号的那个年代,中国更是如何的贫弱,可能正因为有了这种面向每一个人的危机感,才有了“五四”运动后孙中山先生在这里创建的黄埔军校,并有许多热血青年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义无反顾地投身于革命事业中,担当起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历史使命。
    浑浊的江水一如几十年前一样继续流淌着,热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但并没有淌下来。这年头,我们对崇高已经开始淡薄了,可能是因为英雄的年代离我们太远了的缘故。“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在这平凡而又浮躁的日子里,我们去哪里找英雄呢?
    我们冒着纷纷的雨丝,上了码头,那辆等候多时的旅游包车已经停在那里了。同学们在辅导员的带领下鱼贯上车。
    “怎么少了几个人?”辅导员问。
    “有些同学中午已经走了。”王军华回答。
    “书记,今晚我要去做家教,得坐另一路车走。”黄菊香对王军华说。
    林举洞要坐其他车回增城见工,也没跟我们上车。
    “麦苗,你不上车?”我问站在一边的麦苗。
    “不了,我坐出租车回去吧。”她还是站着没动。
    王军华没说什么,等我们三十号人都上了车,也跟上来坐在前面。
    现在车上剩下的都是男生,张欣中午已经走了,另两个女生也都坐其他车走了。
    “也好,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刘毅冷笑着说。
    汽车沿着黄埔大道向西开去。
    气氛沉闷,同学们可能都累了,没有刚来时那么兴奋。
    “阿文,唱个歌给大家鼓鼓劲吧!”我听到王军华说。
    “好,就唱我们乐队的队歌!”张达文用他天生的好嗓子唱了起来:
    “奔腾的珠江水,秀丽的白云山;城市拥抱着灿烂的霞光,歌声在天空中飞扬。啊,我们是火红的木棉花,开放在青春的校园,把时代的理想点燃。”
    唱着唱着,车上的同学都拉开了嗓子,唱起了这首雄壮有力的《工学院男儿之歌》,在黄埔大道上洒下一路歌声:
    “啊,我们是勇敢的小云雀,飞翔在那高山之巅,飞向那广阔的蓝天。啊,工学院里的好男儿,奏着那雄壮的乐章,迈开大步走向前方。那奋发的勇气,那创业的激情,像启明星闪烁在远方,永在长空中放射光芒。”
    汽车载着我们这样一群充满活力的大学生,开上了天河路的立交桥。向北面看去,那一座青青的白云山横亘在广州的北郊,雨后初晴的蓝天下,连绵起伏的绿色山峦上飘浮着朵朵白云,这白云山仿佛在向每一个人发出会心的微笑。
    按系里的要求,毕业班的全体学生在星期六到黄埔军校参观。
    说实在,在广州快四年了,我还没去过黄埔呢!因为黄埔远离市中心,没有什么好吃好玩的东西。我们知道有个黄埔军校,但是班上的团日活动都没有人提出过要到那里去看看。
    车子到了鱼珠码头,同学们涌到渡口买了票,渡轮向长洲岛开去,在江中心,能看到临近出海口而开始变宽的珠江全貌,还有与市中心一带迥异的景色。
    “黄埔云槁”曾是“羊城八景”之一,放眼向江上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如林的船桅,这里的船比平时在珠江和西江上看到的船要大,如同一座座漂浮在水上的高楼。
    随着长洲岛的轮廓变得清晰,我们也看到了两艘停泊在岛上的军舰,舰身是灰色的,结构比民用船只看上去要结实紧凑,上面有炮塔和长方形的导弹发射箱,舰首有几十支管子一样的东西,桅杆上红色的军旗在江风中飘动着。
    “啊,军舰!”同学们大叫起来,很多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军舰呢!
    “这是国产的驱逐舰。”王军华向我们介绍说,“那些管子是深水炸弹发射器。”
    渡轮靠岸了,我们走上码头。
    “这里有个海军基地,秀男以前就住在这。”黄远航悄悄地对我说。
    我看一下周围,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物,只是一些平房和低矮的楼房,难道秀男真是在这里长大的吗?
    “不过现在她搬到丈夫那里了,在天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附近。”黄远航像是安慰我一样补充说。
    到了基地门外,同学们聚在一起吃午饭,话题仍然是这次美国人炸我们大使馆的事。
    “怎么少了一个女同学?”辅导员突然问王军华,班上只有三个女生,张欣一走就被看出来了。
    “她说身体不舒服,自己回去了。”黄菊香说。
    其实我刚才搭渡轮时看到她还活蹦活跳的呢,肯定是想回去陪她的男朋友吃午饭。
    吃完午饭后,穿过基地,我们终于到了黄埔军校。
    那是一道欧式大门,上书“陆军军官学校”六个大字,两边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标语。这是我们中学时在历史课本上见过的照片,今天它就在我们面前。
    人得大门,我们又看到了卫兵岗亭和管理部办公室。
    “那些办公桌多破烂。”黄远航指着管理部办公室说,“比我们学生会的办公桌差多了。”
    “是啊,那时军校的条件是很艰苦的。”辅导员说,“不过还是有很多青年人自愿到这里来,有的人二十多岁就当了师长,三十多岁就当了军长。”
    经过管理部门口,我们又到大讲堂。
    “比不上我们文化活动中心漂亮。”有同学说。确实黄埔军校的教室、宿舍、食堂,也没有一处比我们学校条件要好,大讲堂里是放得整整齐齐的上百张板凳,当年那些学生兵可能就是坐在这些板凳上听总理和校长的训示,墙上有孙中山先生手书“亲爱精诚”的校训。
    历史能给人庄严的感觉,而古迹则能让人的心灵在历史的长河中漫步,教室和寝室里,那些整齐地摆在课桌和床头上的军帽,能让我联想到七十多年前这里的情景,当年这里曾寄托了整整一代中国人富国强兵的梦想。那些人伍生们的青春就在军校枯燥而艰苦的生活中一点点地消逝,有的则如谢晋元或姚子青一样,牺牲在抗日的战场上。
    看完校本部我们又参观了军校的其他景点:东征烈士纪念坊。北伐纪念碑和东江阵亡烈士纪念坊,厚重的牌坊和纪念碑石无言地向我们展示着军校的过去,也就是这些先烈们的血,把历史写得辉煌,写得伟大。
    临走前同学们涌到小卖部去买纪念品,我也不能空手回去,得买些东西送给白琳,买什么好呢?
    如果买些刀啊枪啊什么的,她又会说我有暴力倾向了。
    这里有一种纪念币,上面刻有1926年黄埔军校的校章,校章上有青天白日和镰刀斧头标志,我掏钱买了一个。
    哦,“一国两制”的渊源原来可以上溯到七十多年前,那时,许许多多的青年人就是团结在这个旗帜下,久经忧患的中华民族也终于找到了一条团结起来,万众一心的路子。“亲爱精诚”,多么美好灿烂的人文主义精神!恐怕只有“爱”,才能有“精诚”吧。是的,我们爱中国,不仅仅因为我们是中国人,而是因为中国是我们的国家,我们每个人都有被爱的权利,所以我们每个人才都有责任去为她的富强而努力。也许就是这种“爱”带来的归属感给人一种理性的爱国精神,所以当年的青年们才会响应孙中山先生的号召而积极投身到黄埔军校这个大熔炉中。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