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军校>>第三期黄埔军校同学录序
 
黄 埔 校 史
 
                            第三期黄埔军校同学录序
                                                       蒋中正
                                文史顾问 单补生 收集
    鬩牆之禍,甚於外侮之內侵,革命之成,全憑同志之相愛與相親。傳雲: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革命之道,仁愛之道,仁愛之道,亦親之道也,大學之道,在於明德親民,而止至善,革命之學,始於格致誠正,而終於修齊治平。大矣哉,革命之學也。革命之學,大學也,革命之道,大學之道也,不止於至善,不能窮革命之學,不明德親民,不能明革命之道。止于至善者何?格致誠正也。明德親仁者何?修齊治平也。未有不格致誠正,而能修齊治平者也,未有不親親而能仁愛,不仁愛而能革命者也。中正奉總理命創辦本校者,乃欲窮革命之理而行革命之大道也。深知欲革命之成,必使革命同志以維精之理,至誠之意,團結精神,以學校為家庭,以同志為手足,以親親之道而親同志,以愛物之理而愛同志,則主義實行,其有豸乎。夫同志之共死生,同患難,其關係之密切,有甚于父子兄弟之親也。而團體之存亡成敗,乃有重於其家庭間骨肉手足之生命也。
    一年以來,集合五百同志,成立斯校,於全國彌漫反革命空氣之中,招募三千子弟,組織本軍,於四周假革命環境之內,回顧經過歷史,晦蒙否塞,未有甚於此者也。今春孤軍挺進于潮梅,同志死傷者六百余人,桂軍袖手旁觀于東江,滇軍且通敵以謀襲我後。孟夏回師廣州,討伐叛逆之楊劉,死者傷者以百數計,而沙基之役,帝國主義之英法,殘暴襲擊,竟使我同志死者至二十人之多,而傷者不計也。九月廖公被狙,反革命派之陰謀異露,先平楊梁、後滅鄭莫,各方懷疑叢生,中正幾成為眾矢之的,且將倫比為冒天下大不韙之罪犯,而本校本軍之危殆,亦成為飆飆風中之孤舟,其能支而不覆者幾稀矣。十月,奉命重征東江,進攻惠州,世皆視為天險之老巢,人人以為難攻莫敵者,而本軍將士,目無全牛,視若坦途,自劉團長堯震以下,如耿澤生、譚宏鳴、徐廷魁但德芳、張忠熙、彭繼儒、金鳴章、劉銘、陳作雲、葉振南、王嵩、周德保諸子等,死者百三十余人。傷者如詹忠言,曾擴情、蔣先雲、杜從戎、冷欣諸子,且四百餘人。此其前仆後繼,視死如歸者何哉?主義之後感,敵愾之所興,親愛之忱,潸然勃發,而不能自己耳。海豐之役,以三百之眾,而戰四千之暴逆,唐子同德,張子志超等死焉,河婆之役,以一團之眾,而敵三師之強寇。橫江之戰,林逆主力惡數來犯,謀以三面包圍我軍者,反為我所各個擊破,惜乎陳子厚、王步忠、侯吉文、范濤諸子,皆亡於是役。華陽一戰,以三千初集之卒,而攻一萬五千,背城借一,困守死鬥之頑敵,殉難死者,自周團長保生、黨代表姚世昌、周玉冠、車鳴驤諸子以下,一百二十五員名,卒能轉敗為勝,扶危為安。嗚呼,可謂榮而哀矣。
    自二次東征,以至克復潮梅,全軍陣亡者五百九十七名。嗟乎,死固壯矣,而生者悲慘,曷其有極。以師弟之來,部屬之愛,每得其死者噩耗,心酸腸割,不知其所止,雖百譬而終難自解。既如死者之不能複生,廢者之不能複全,乃心欲驅此至親至愛,情如骨肉手足者,而使之死焉傷焉,以我今日重悼之哀,而推之于其死者廢者之父母之妻子之兄弟,其孤老悽愴,更為何如乎!嗚呼,其何忍心乃耳,中正之罪,誠萬死而莫贖焉矣。甚以處動心忍性之逆境,當風雨飄搖殘破零落之危局,極惡戰苦鬥之全力,而其所得之結果,徒喪我寶貴而難得之信徒,不期莊嚴燦爛之黃埔,竟成為白骨之獄,赤血之淵,而為民生之痛苦,民權之剿喪,民族之衰弱,皆無補益于萬一,至今軍閥作惡如故也,列強橫行且有加而無巳也。五卅慘案之仇未報也,不平等條約之恥未雪也,而我總理裔志以歿。一生之抱負,及其遺我之明訓,其果有見諸實行乎?殺我同志者敵人也,而驅我同志就死殉難者中正也,喪失如許之同志,尚不能行其主義于萬一,上何以見總理在天之靈,下何以慰殉難將士之魂。縱人不我責,我之神明,乃能泰然自安而無疚乎?此恨綿綿,雖傾珠江之水,而不足以洗淨黃埔之血痕與淚跡矣。嗟乎,總理逝矣,先烈亡矣,而其神其靈不昧不爽者,惟在其所遺本校後死而未亡同志一線之命脈矣。吾人之聊足告慰先烈者,亦惟此而矣。一線未絕之命脈,所遺者何?是乃總理一線相傳之國民黨內,共產與非共產二者凝集而成之血統也。吾人至今悔不問明當時先烈之死為共產乎?抑為非共產而三民乎?中正茲將預言以答後吾死者之問曰:吾敢率國民黨內共產與非共產諸同志,集合在國民黨青天白日之旗下,以實行吾總理革命主義而死也。吾願死於青天白日之旗下,吾為國民革命而死,吾為三民主義而死,亦即為共產主義而死也。吾願與黨內死者諸同志,同穴安眠於地下,吾願本党後死諸同志,不分畛域,不生裂痕,終始生死,本我親愛精誠之校訓,團結精神,繼續我先死者之事業,以完成我國民革命之責任,直接以實行我總理之三民主義,即間接以實行國際之共產主義也。
    三民主義之成功,與共產主義之發展,實相為用,而不相悖者也。吾並不望後死者入彼出此,尤不願其較長爭勝,冰炭水火,以斬斷我輩已死者之命脈,不然,生者之是否安心,姑置不問,而我輩死者,誠為枉死之冤鬼,而不能瞑目於地下矣。然則如之何而可?曰:知止於至善,行乎生者心之所安者而行之,止乎生者心之所安者而止之,不止不行,不行不止,革命之道,以一貫之。大學曰:物有本末,事有終始,未有本末倒置,終始不一,而能成其事者也。闡明革命之理,實行革命之理,不為外物所誘,不為感情所累,以至誠之義,力求三民主義之發展,以至精之理,實行國民革命之成功,未有中國之國民革命,而可不實行三民主義者也,亦未有今日之國際革命,而能遺亡共產共產主義者也。中國革命不能不承認為世界革命中之一部,而實行三民主義,則共產主義即在其中矣。吾輩死者,但知中國革命與國際革命不能分而為二,則三民主義與共產主義,豈有紛爭之必要,而使徒吾輩死者痛哭于九泉乎。吾願未亡諸同志,由定靜安慮,以臻於格致誠正,而求得革命之真理,如負少年一時之意氣,鬥爭蝸角,徒_盜糧,而受人口實,以忘齊修治平之重任,是則帝國主義與軍閥所歡笑,而總理與廖黨代表一般殉難同志之所痛哭也。生者有心,其當牢記校訓團結精神,以實行革命親親仁愛之道,則鬩牆不生,外侮難侵,不憂瓦解,其必玉成,以本校今日之精神,如不發生內部之分裂,則三民主義雖百世其則傳也,合國際帝國主義者之全力而莫能?也。吾輩死矣,吾黨不絕如統一線之命脈,全憑諸同志相親相愛團結之固以求存。本校之存亡,主義之成敗,不在外敵之強弱,而在內部之分與合也,此作中正代我已死同志所答之言焉。可即為中正預當生前之言,以備死後答我未亡諸同志之言亦可也。嗚呼,言者諄諄,而聽者藐藐,吾淚已涸,吾聲已嘶,精衛猶能填海,而頑石無法補天。分乎合乎?敗乎成乎?惟在吾後死者之一轉念。生死存亡之迫切,已不容毫髮猶豫於其間矣。語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中正雖未屆垂死之年,而革命工作,實使吾早具決死之志。茲敢以至哀之言為同志告,而複益之以先烈之遺言,總理之遺訓。同志乎,中正之言或不盡善,而不足哀,倘一念及總理與諸先烈之死事,其能無動於衷乎,一念之是,可以興邦,一念之非,足以殺身。同志乎,荊棘叢錯,此吾黨今日之前途也,楚歌四面,此本校今日之環境也,艱困危迫,疑懼振憾,未有如本黨本校今日之甚也。列強日伺吾側,軍閥圖襲我後,彼且掀髯張目而言曰:國民黨中共產與非共產之爭,已啟內訌,不久將反解,不須吾輩亡矢遺鏃之勞,而彼已陷於自殺之境矣。嗚呼,是言也,何言耶?是否好設危辭,以聳同志之聽耶?抑果有其事,而不能倖免者耶?吾党同志可不警惕戒懼,反省自悟,刎頸求歡,猶恐不足,奈之何反以分裂為能事,不使黨校與家國同歸於盡而不止。以艱難產於遺腹之孤兒,竟匍匐以墮于井中,途人見之,猶且急迫赴援,惟恐其不及,而其寡母師傅當之,則焦灼之心,果為何如乎?本校諸子如能以寡母師傅保之赤忱以自救而救黨,以骨肉手足家庭之親愛而自愛而愛黨,則推而至於仁民,至於愛物,無所往而不利,何所事而不成,革命又豈難事哉。甚矣親愛精誠之校訓,不可須臾離者也。子思曰: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誠則親,誠則愛,誠則精,而誠則成矣。未有不誠而能實行三民主義者也,亦未有不誠而能實行共產主義者也,未有不以誠對三民主義者,而能以誠對共產主義者也,亦未有對共產主義以誠,而對三民主義不誠者也。然則今日本校與本軍何為而然者,日不誠而已矣,吹毛求疵者不誠也,勾心鬥角者亦不誠也,未有不誠而能避免衝突與分裂者,亦未有衝突與分裂,而其革命能成者,是故不成者不誠也,本校諸子?不反其本乎。此非特言在黨之共產主義者應誠於三民主義,即三民主義者之新共產主義,亦應以誠意相學也。歧視者不誠也,逆臆者亦不誠也,已先不誠,而徒責人以誠,難矣。是故誠者無所往而不誠,不誠者無所往而誠者也。中正為三民主義之信徒,然而對於共產主義者之同志,敢自信為誠實之一人。尤望諸同志開誠相見,本我校訓,不負我總理之所期,則幸矣。
    第三期同學行將畢業,丐余以同學錄之序言,餘因今日追悼陣亡將士之有感,故錄此以慰其乞序之殷,並以此勉我第三期之同志,使其知革命之學之大,革命之理之精,尚不外乎親愛精誠之校訓,不親則離,不愛則妒,不精則雜而不誠,且無以致親致愛與致精也,誠則明,誠則強,誠則金石且為之開,而況於人乎?況于同志乎?吾同志其勉旃!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五日
                                                                              蔣中正序于西安行營

 
             
  相关文献           相关文献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