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军校>>黄埔同学会的活动情况
 
黄 埔 校 史
 
黄埔同学会的活动情况
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 曾扩情
    黄埔同学会规定,凡属黄埔军校学生,均为当然会员,由同学会负登记考核之责。凡毕业同学的任免和升迁调补等等,均须根据同学会的登记考核来决定。无论毕业与未毕业的同学,均须在同学会的监督指挥之下,效忠于国民党,奉行三民主义,绝对服从校长领导,不得有任何其他的组织活动,尤其不准从事共产主义的宣传;如有违反,应受严厉的处分,或以叛逆论处。这表明同学会不仅对所有同学有任用罢免之权,而且操有生杀予夺之权。此时虽没有明白提出“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敌人”的法西斯独裁的政治纲领,而同学会在实质上却为蒋介石的法西斯独裁统治建立了初步的基础。
    此外,不仅蒋介石的嫡系军队中有黄埔同学会的组织,即所谓杂牌军队中,只要有黄埔同学渗入,亦无不有同样的组织活动,并进而掌握军队中的党权。蒋介石自成立黄埔同学会后,即在中央党部成立一个“军人部”,自任部长,以同学会秘书兼军人部秘书,其主要职员如组织、宣传、总务各科科长,亦无不由黄埔同学充任。凡军队中的党部组织和党代表的委派,都要通过军人部的提请,才能作出决定。我所记得起的,如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的党代表林祖涵、第八军的党代表刘文岛、第九军的党代表吕超、第十四军的党代表熊式辉等,都是军人部所提请委派的。
    蒋介石于成立黄埔同学会和军人部后,即就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出发到江西,指挥北伐的战事。留在广州的黄埔同学会经常受到共产党员同学尤其是未毕业的第四期的共产党员同学的种种责难。他们时常揭发队上官长虐待学生和贪污不法情事,以及任第六十团团长的第一期同学李杲、驻在中山县有压迫农民和工人的情事等等,责备同学会坐视不理。他们还散发传单,张贴标语,真是难以应付。我当时认为这是军校政治部主任熊雄有计划的策动,特以书面密报蒋介石,派第三期同学陈超带往江西面交。蒋介石接到我的报告后,颇为震怒,即向其侍从秘书蒋先云说:“反对曾扩情就等于反对我。北伐尚未成功,共产党的黄埔学生即如此蛮不讲理,我还能干总司令吗?离了我的领导,看你们共产党的同学还会有什么出息?”经蒋先云婉言劝解,说同学们如小孩一样,吵吵闹闹,情所难免;请平心静气,不要因小而失大。并表示愿亲自回到广州进行调处,蒋才息怒。此事虽经蒋先云回来调处,暂告平息;但蒋介石到了南京后,对共产党员同学的残酷镇压和对熊雄的杀害,在当时可能已经下定了决心。
    一九二六年十月,武昌、南昌两个战略地点为国民革命军相继占领后,蒋介石即不遵照中央“以武汉为临时的国都”的决定,特电请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由广州北迁到南昌行使职权,便于直接的控制;并令黄埔同学会随同迁来。武汉方面依法力争,并促蒋介石随同中央转到武汉行使总司令职权。他才迫不得已于一九二七年一月到武汉一行,并要我随同前往,以便联系在武汉方面的同学。我于到武汉的第二天晚上,在汉口市游艺场召集了两百多个同学听蒋训话。他训话的大意是;要全体同学服从领导,团结一致,完成北伐,为国民党效忠,才对得起孙总理在天之灵云云。
    蒋介石到武汉的当天晚上,在宴会上受到了苏联顾问鲍罗廷的责备。他认为这是“国家民族的奇耻大辱,不到三天,即不告而去,仍回南昌。他临离武汉前,特派我前往沙市任国民革命军独立十三师(师长曾述孔,四川人)党代表,以拉拢该师,免被共产党渗入。我以同乡的关系把曾述孔拉了过来。到了二月中旬,蒋介石觉察到该师有被唐生智军解决的征兆,特电曾述孔转告我速回南昌一行,另有任务。我离沙市不两天,即闻该师已被唐生智的师长何键派兵包围缴械了。
    与我到十三师的同时,蒋介石闻朱德委员长在四川万县的杨森军中,从事共产党的活动,特派同学会组织科长杨引之前往进行破坏。到宁汉分裂时,杨从万县回南京复命,路经武汉,被工人纠查队查获枪决了。当时在四川的黄埔同学受蒋介石的指示,在成都提督街公园内,为杨建立了一个“烈士碑”。
    一九二七年三月初间,在武汉方面的共产党同学,有酝酿反蒋的情事。蒋介石特派我前往调解,我特约所认识的共产党同学如叶德生、李鸣珂(均四川人)等数十人,劝以只有全体同学,一心一德地在校长领导之下,才能完成北伐的历史任务,才有光明的前途,否则各走一方,难免不演成自相残杀、同归于尽的惨局云云。叶等答以我们之服从校长与否,不以个人的利害为转移;只要校长大公无私,对共产党同学一视同仁,并贯彻三大政策的执行,坚决走革命的道路;不引用张静江等那些老朽昏庸之辈,我们没有不服从他的领导的。末后推我写一封信给蒋介石,表达上述的意愿,由我面交。后以情势的恶化未敢交他。
    与上述情况的同时,邓演达(曾先后任黄埔军校训练部副主任和教育长,当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驻武昌)在武汉发表了一篇论文,对蒋介石的领导革命颇有异议;尤以对老朽昏庸如张静江、吴稚晖之流奉为党国元老,参与国家大计,有严正的批评,蒋介石颇以为虑,特派我同同学会宣传科长余洒度,于三月十七日晚间到武昌见邓演达,代表他欢迎邓任总司令部参谋长,企母清除邓对他的反对。我两人首先表达我们的意愿,请邓与蒋同心协力地领导全体同学,为伟大的革命事业而奋斗,否则领导人各不相谋,黄埔同学就难免不分化成为各种各样的私人团体,争权夺利,自相残杀,有负孙总理创办黄埔军校的苦心,根本说不上担当革命的大业。然后代表蒋很诚恳地欢迎他任总司令部参谋长,为国家大计的决策人。邓表示:“对校长并无别意,惟照他那样地领导革命,永久不会成功,只有照我的主张贯彻三大政策的执行,与一切老朽昏庸和官僚政客划清界限,严整革命阵容,才能取得革命的胜利。如校长能做到这点,我仍当受他的领导,当与不当参谋长,无茭轻重得失。”我两人请他写一封信给蒋介石,说明上述的情由。他说:“今已夜深了,可明日来取信。移我两人按时去取信,他辞以因病不见而作罢。不几日,为中山舰事变的周年,武汉到处发现反蒋标语,并闻将以蒋介石走狗的罪名逮捕我,我即潜离武汉而东走,余洒度已不知去向了。
    我离武汉于三月底到达上海时,蒋介石已由南昌先到两天了,我把在武汉活动的情形报告他以后,他没有什么表示。随即派我持他的亲笔信去苏州见第二十一师师长严重(原属邓演达任粤军团长时的营长,对邓颇有信仰),要他将在该师工作的共产党员,一律押解到上海,听候发落。我到苏州还未来得及交信时,蒋又派其侍从副官宓熙乘专车来赶我回去,他说:“信不可交,交了也得收回。”他虽没有说明追回信件的用意,但我已意识到:蒋已决定了正式撕毁革命的三大政策,对共产党人作总的清算;在没有正式发动、采取各方一致的行动时,不宜有临时和个别的行动,以免弓i起共产党人的预先防备,难收一网打尽之效。果然,到四月十二日那天,就在上海发动了对共产党人的惨绝人寰的血腥屠杀。
    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血腥屠杀惨案后,即转到南京,成立他独裁统治的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我于此时,遭到了第一期同学洪显丞等的反对,说我反共不力,不足以任同学会的秘书,即撤去秘书之职,以第一期同学酆悌接充。为了清除黄埔同学中的共产党员和与共产党有关连的同学,特在同学会内设一“纪律股”,以嗜杀成性的第三期同学刘伯龙任股长,以流氓成性的第一期同学王慧生、第五期同学柏良等任股员。他们有对共产党同学和与共产党有关的同学等执行逮捕、审讯、监禁和处以死刑之权。如对第一期同学顾浚,认为他在南昌任宪兵营长时,有出卖宪兵团与共产党,几使其副团长关麟征险遭不测的罪名,公开押赴鸡鸣寺下的坟场上执行枪决;其他用严刑考讯、秘密处死的人,颇不在少数。
    蒋介石于一九二七年八月被迫下野时,把他所有的军队和有关的军事机构等等,统交何应钦接领;独黄埔同学会则交由住在上海的朱绍良指导,并令迁往杭州进行会务,派我重任秘书,主要的任务是:团结在职的同学,保持和发展力量,以备蒋介石复职时的驱使,其次,收容当时的失业同学集中在杭州,施以军事和政治的训练,共收容了一千余人,编成一个总队,由贺衷寒任总队长,主持训练事宜。
    蒋介石下野不几天后,何应钦迁就桂系李、白两人的主张,把蒋在台上时所成立的七个补充团一律下令撤销,蒋闻之大骂同学会不号召补充团在职的同学加以抗拒;并说:“不得已时上山当土匪,也得把补充团保持下来。”
    紧接着,何应钦又下令:驻在京沪一带由黄埔同学带领的军队一律开往江北,防堵孙传芳军再次渡江;余下的地带,统交李、白的军队接防。同学会立即号召团长以上的同学在朱绍良家开会,表示拒绝;如再强迫,当采取必要的行动。卒迫使何的命令未能实现。
    蒋介石于下野后不久,即去日本。临行之前,因知张静江、吴稚晖、蔡元培,李石曾等,尚为李宗仁、李济深等所尊重,特嗾使他们发表所谓“分治合作”的主张,以游说李等。其大意是:把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福建、湖北、湖南、广西、广东等九省划作四个区域:以江苏、浙江、安徽三省归蒋介石统治;以江西、福建两省归何应钦统治;以湖北、湖南、广西三省归李宗仁统治;以广东一省归李济深统治。彼此各治一方,开诚合作,以完成北伐任务,达到国家的统一。张静江等于蒋介石刚去日本后,即与李宗仁等函电往来,商讨分治合作问题,并由李石曾亲往两李处作说客。到十一月初问,张等认为已得李等的同意,特函蒋介石(住日本日光),交由我带往面交,请其立即回国,主持分治合作事宜,免日久变生。蒋见而大悦。随即函复张等,内有“只要敬之听我的话,可同我一起,不必分开”的几句话,并决于一周左右回国。交我立即带回面交张等。果不出一周左右,蒋即由日本回到上海,作重上舞台的准备。
    蒋介石回国后,我即把黄埔同学会由杭州迁回南京。不两月辞去同学会秘书职务,改任中央军校政治部主任。尽管我不再任同学会秘书,而蒋介石却仍然把我作为同学会的秘书那样来驱使。本来整个的国民党和国民政府都是为蒋介石服务的;但使用起来,总不如同学会里的人可以随心所欲而毫无顾虑。
    备注:从曾扩情《黄埔同学会始末》节选,另加题目。
             
  相关文献           相关文献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