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军校>>苏联援助军校枪械
 
黄 埔 校 史
 
苏联援助军校枪械
黄埔军校教授部主任 王柏龄
    革命是靠精神的,不错。不能全无凭借,徒手是不能打倒枪炮的。枪炮倒不怕少,不怕旧,但是总要有。大元帅在开校前,批发三百支粤造七九毛瑟<枪>给黄埔学校。但是当时的兵工厂,并不以我们学校为重,只知道拍军阀的马。廖先生交涉了不少时日,开校时仅仅发下三十支,才勉强给卫兵守卫。开校后两三个月,仍然石沉大海,毫无影响。在一天的下午,总理来了电谕,说苏俄补充我们的枪械船,快到了,叫我们预备收。哈!哈!天大的喜事,全校自长官以至于学生,无不兴高采烈,尤以一般要革命的学生,喜得无地自容,拍手打掌,说今后革命有家伙了,不愁了。眼望远航船之到来,日如望岁。然而不久就知道,明日下午可到。于是大家忙起来了,收拾储藏的地方,保管点收的人员,俄国兵船官兵的招待,绳子,杠子,真是忙得不亦乐乎。夕阳将向西了,炮台上的了望,报告快到了。我与多数人都跑到校门外,码头上迎候。远远见白色三烟囱的兵船出现了,满船挂起旗饰,船尾上悬的一面红旗,角上有白的,是斧头镰刀。咦!这是我们与国的国旗。炮台礼炮响了,兵船的礼炮,一替一声的在答了,于礼炮一致一答的声中,渐渐靠近了学校江中,抛了锚。在这时将停未停之际,斜刺里尾巴上插着一支青天白口满地红的国旗的小汽艇飞跃而出,浪花四溅。扑!扑!扑!!飞向大船而去。却原来校长、校党代表,及顾问先去慰访。这远途密航到来的珍客,自有一番接应酬答的礼,慰劳致谢的词。我未去,无从知道,想起来大概不错。<未>几辞返,跟着船主,及二三位军官(海军)上岸来答拜。经过一番来往之后,船主下令靠黄埔码头,我们大码头上顿时现出活气。我们码头是木料做的,五寸宽的洋松条及洋松桩,水深有二三十尺,面积突入水面倒不小, 形如工字,十足的可以靠这船。如是过了夜。天明了,全体动员,学生做了码头小工,队上官长做了工头。大木箱,小木箱,一箱,一箱又一箱;大的大到一丈见方,少的至少总有三五尺。七八个人一杠的,一二十人一杠的,多到四五十人的一杠。不熟练的小工抬得实在吃力,一串如梭来往不息。“哼!哈!”的声不绝,个个笑脸不收,“呵呀我的衣服抬破了”、“脱了它”,“咦!肩头皮烂了”、“不要紧,让我垫上棉花来抬,”“不行了!不行了!息一下”,“哪有这些麻烦,赶快的入库。”大众闹闹噪噪。由起重机卸下来,系上索子直往里抬,如是抬到下午四五点钟才告清楚。好象那时军械保管员是杨志春,我检查了一箱一箱,叫他们登记了。长枪八千支,还有小手枪十支,这小手枪,小的好玩,可以装在洋服上边小口袋里。当时就少了一支,并没有追出。是管理方面的疏忽,是与学生无干的。八千支完全有刺刀,俄国式的步枪,每枪有五百发子弹,是一个很大的数量,无不欢天喜地。说道:“今后我们不愁了,革命有本钱了。”有的抬得饭都不要吃。这一次踊跃的情形,决非第二次第三次所能及的。我们不能不感谢我们革命的朋友苏联。也惟有革命的朋友,才有这样的帮助,然而这时的帝国主义者,却不能使他知道,不然要来个拦路抢劫。
                                                                          (《黄埔季刊》第一卷 第三期 1939年版)
    备注:据王柏龄《黄埔创始之回忆》节选,另加题目。
             
  相关文献           相关文献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