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军校>>孙文主义学会的成立
 
黄 埔 校 史
 
孙文主义学会的成立
黄埔军校教育长 王柏龄
    开校三四个月,其一泻千里的进步,固足使人惊叹;而党部本身,受着这种刺激,也朝气蓬勃。
    学生运动啦,工人运动啦,妇女运动啦,农民运动啦,海员运动啦,都一时风发云涌,不可一世。尤以学生运动,以中山大学为大本营。同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共产运动,也深入各个阶层。他们把持了中央党部一部,紧握新闻舆论机关。说他们的理论到实力,无不如火如茶,但是十足的买空卖空。年轻认识不清,意志不定的人,多加入了他们的秘密组织,在我们各组织中,发生其党团作用,弄得鱼目混珠,简直似乎为他作嫁。有心人,悬然忧之。如任此以往,不必一二年,共产党就可以偷天换日的,替代国党了。在上层阶级的同志,因为总理定的策略,不能不给面子与中共同志,其内心实在忧虑得很。但是下层同志,看见中坚司志都这样拍他的马屁,于是从卑劣的心理,求利的想头来加入呀,表好感呀,磕头呀,因为中共的人,也时时显点小神通给他们看,如向高级同志保荐啦,讲人情啦,倒是一说一个准。这种倾向,可真不<得>了,投机的,向来反对共产主义的,现在都是马克思信徒了。如我教授部内,汪精卫介绍为上尉无线电务员的缪斌,就是最好的一个榜样,他如周佛海等人更不必说了。连我自己也奇怪起来,深深的研究一下《资本论》。当时思想不安定的,后来环境逼迫的,我的副主任叶剑英等,开始发生了动摇。
    在这种大难危怯之下,如何是好呢?如何使党免于危险呢?绞脑筋,悲心志,忠实有远见的总理信徒倒还不少。大家在想办法,居然被我们想到了。就是以研究孙文主义为目的,来组织一个学会。既不是反对共产党,而又是研究我们孙文主义。难道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会来加入吗?如此我就可以与他划上一道鸿沟,尔为尔,我为我。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断不会被他卖空买空,偷天换日的了。我们有了这基础,才说的上合乎环境以求自存,并不妨碍到党的策略。中国共产党虽恨入骨髓,但是无法可以攻击。于是由贺衷寒、潘佑强等去向廖党代表说我们这个企图,要正式准许我们成立。廖党代表一听之下,不禁手舞足蹈起来,嬉着嘴说:“我正焦虑了许久,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居然被你们想着了。好!好!!就这样子进行罢,我为你们后盾。(疑心廖先生卖党者听讲)。
    大家听到廖先生意见后,俱喜之不尽,就按手续成立,就征求会员。武的呢,以黄埔军校为目标,文的呢,以中山大学为目标。尤其对广州香港的工人,远而至于上海、北直的青年,均征求他们入会。我呢,躲在学校里,做他们的后台。
                                                                             (《黄埔季刊》第一卷 第三期 1939年版)
    备注:据王柏龄《黄埔创始的回忆》第三篇(丁)“孙文主义学会”节选,另加题目。
             
  相关文献           相关文献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