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军校>>李之龙关于中山舰案报告书二则
 
黄 埔 校 史
 
李之龙关于中山舰案报告书二则
李之龙

    一、派舰之经过
    三月十八日晚,有三人来文德楼之龙寓所,一人声称奉蒋校长命令,有紧急之事,饬派能斗争军舰两艘开赴黄埔,听校长调遣。时适之龙外出,此三人即交下作战科邹科长一函留呈之龙。及之龙是晚回家启视,该函略云:“军校办事处欧阳钟秘书来局,谓奉黄埔邓教育长电话,转奉蒋校长面谕,饬海军局即派得力军舰两艘开赴黄埔,听候校长调遣。职(邹科长自称)已通知宝璧舰预备前往,其余一艘,只有中山自由两舰可派,请在此两舰决定一艘”云云。之龙阅毕,即往对门自由舰长谢崇坚家商量派该舰前往。据自由舰长云,该舰新从海南返省,机件略有损坏,现正在修理,即时不能开航。之龙遂决定派中山舰前往听候差遣。未几宝璧黄舰长持邹科长函来请之龙下一命令。之龙遂用笺纸写了两张命令,一交宝璧舰长,一请代交中山舰章舰长。该两命令略云:“着该舰长即将该舰开赴黄埔,听候蒋校长调遣”等语。此乃军校驻省办事处来要舰与之龙派舰的经过情形也。
    十九日邹科长因派舰事向军校驻省办事处索补一公函来局,之龙已饬编号存案矣(见附件一)。未几,邹科长又对之龙说:顾问询中山舰在省否,因苏俄参观团要参观军舰。之龙遂一面饬给养科给发新军衣,一面打电话向蒋介石请示,因是日参观团参观舰队,可否调中山舰返省。当承蒋介石允许,故电该舰返省,预备参观。及是晚六时许,中山舰长章臣桐来寓报告之龙云:昨晚未得你的命令时,在海军俱乐部巾遇邹科长,他曾对我(章臣桐自称)说过了。我(章臣桐自称)当时答云,如无舰可派,则中山舰亦可以去。及接你(称之龙)的命令,即行准备。次早六时许,开赴黄埔。抵埠时曾报告邓教育长,并请示任务。邓答云不知,恐为日本商船某事,可稍待候。后得你的电报及学校通知始返省云云。此乃十九日调舰回省之手续与章臣桐之报告也。
    (附记)作战科邹科长留呈之龙之函,被陈肇英于之龙扣昭后,派人至U之龙寓所搜查三次,搜去毁灭了,只有信封尚在(因之龙阅后并未装还)。至邹科长给宝璧黄舰长之信犹在。于邹科长呈之龙信中,是否有提及“只有中山自由两舰可派,请在此两舰决定一舰”之话。尚可由章舰长返省后。来之龙私寓报告中,言及前晚在海军俱乐部遇邹科长曾提及过的话,可以证明。
    派舰时.因邹科长信中谓驻省办事处来员云·系接邓教育长(演达)电话,转奉蒋校长面谕云云,之龙忖思此语一料蒋校长必在黄埔无疑,故不能径向蒋请示也。次日邹科长告之龙渭:翌事处说,蒋已返省,故之龙向蒋请示,可否调中山舰回省预备参观。
    二、被埔的详情
    十九夜(即二十日午前三时许),之龙在私寓,梦中被叩门巨声惊醒,听声音即先时七点钟欧阳格派来送信之前欧阳琳卫兵也。问其来此何干,答:对李局长有话说。此时之龙即知有异,盖恐欧阳格所谋不成,特夜深派人来暗杀我也。时婆妈已开门,之龙暗思两卫兵均在楼下,万一有变,我只好听之而已,遂着袜下床。出房门视之,见随来者有携带驳壳枪之兵士六七人。问何为者,该卫兵凶恶答云:欧阳校长奉蒋校长命令来捉你去。说毕向之龙手提皮匣中搜去函件(想系搜去可以证明之信,拿去灭迹也)。之龙答云:“好!要去等我穿了衣服同你去。”甫穿外衣未及扣钮,众即拥之龙下楼。此时之龙见士兵服装不若第一军之整齐,料系欧阳格勾引土匪冒充军队来虏我者。行时向街上四望,以为有巡查队经过,将呼之起虏。至文德东路转角,见有一警察,之龙大呼日:“我是海军局长,他们不是正式军队,无有命令乱拿人。救人呀!救人!”士兵嘈杂日:“不是正式军队是土匪,一枪打死你。”警察低头而去。未几到监察院门前,又遇着旧时相织之党军第二营勤务兵,问为何故。该士兵答日:“他们是第二十师办事处的,你同去不要紧。”
瞬时即到万福路第二十师办事处。登楼,见中山舰代理舰长章臣桐先已在(章是晚并不在舰,被捕时在东堤某家宴饮)。问为什么,彼云不知。欧阳格出,故作态向之龙日:“你为什么这早起身?”(因他报告我已夜起登舰将发动)之龙答云:“未有起身,是你派人到我家中把我拿起来的。”欧阳格遂不复言,命人将之龙外衣剥下,将手绑起;先将章臣桐捉下楼,复命人用毛巾将之龙的眼睛蒙蔽,又用手巾二条以驳壳枪启子塞入之龙口中,口破出血,既不使看见,又不使之龙出声。之龙想道:为什么这样不正大光明?既是正式拿办人,为什么不经审讯,这样黑暗。死不足惜,只恐死得不明白。此时全副精神,只注意到听那一声枪响耳。稍待片刻即下楼,押解在汽车上,天已渐明,由毛巾内见车经过惠州会馆向广九车站方面进行。此时之龙心中想到必是将我载到车站附近人稀之地谋害。
    至第一军经理处(现时不知改作何名),下车登楼。之龙料到必须经过审问了。到经理处长内,处长问道:“你是李之龙吧?”之龙口内塞有手巾,不能出声,想先时押解之兵,常摸之龙口,恐手巾脱出,此时处长既问,想可让我自由说话了,遂以舌极力将手巾抵出,始能出声,答云:“是,为什么捉我?”处长云:“有什么事对不起校长未有?”答:“未有。”问:“你想一想。”答:“只有前几天把校长的坐船江固派到梧州去了,这是打电话向校长请过示,经他许可的。先打算派到西江剿匪,又因招待苏俄参观团,送他们到梧州去了。”问:“中山舰是那个派到黄埔去的?”答:“是校长的面谕,叫邓教育长演达打电话到办事处来要我派去的。”问:“是哪个调回来的呢?”答:“因为苏俄参观团定昨日午后二时参观舰队,曾用电话向校长请示,得其允许才调回的。”问:“你能够指挥哪条船?”答:“用代理局长名义,都可以指挥,用私人的名义,一条也不能指挥。”问:“中山舰上有些什么人?答:“有舰长,有兵士,另有看守该舰的第二师兵力二班。”问:“中山舰上共有若干人?”答:“约百三十人。”问:“有枪支若干?”答:“长短枪三四十支。”问:“派了船到西江去未有?”答:“军事委员会要海军局派船去剿匪,但因财政部黄埔。学校各处调去的船尚未回来,故尚未派出。昨日有两只船名‘安北’、‘平南’到海南去,是军事委员会前一个星期要的,迟到昨天才出发。”问:“你为什么这早就起来?”之龙一闻此语,顿时心中就明白了,就知道是欧阳格诬陷的阴谋了,遂答道:“并未起床,是欧阳格派人到我家中由梦中拿来的,你看衣履都不齐整,就知道了。”处长云:“报告的人说你深夜起来上船有举动。”答云:“请处长转报告校长,务必要将报告人扣留,以免逃逸。”处长云:“我去对校长说。”言已遂去。此时将之龙移到一小房内,取去蔽眼毛巾,另加几条粗绳,把手脚绑得动也不能动。陈肇英时来看一看,呼云:“校长的命令,绑紧一点!”监守兵又紧一次。过一刻,陈肇英又来云:“校长的命令,再绑紧一点!”监守兵又拿一条绳来,竭力绑,绑得两手肿得痛入骨心。约三刻钟后,陈肇英得意洋洋,带了卫队用汽车把之龙押解到造币厂内,遂由第六团特务连监守矣。
    附件一
    军校驻省办事处要舰公函(此函已由海军局作战科于会审日缴呈会审官)敬启者,顷接 、教育长电话,转奉校长命令,着即通知海军局迅速派得力兵舰二艘,开赴黄埔,听候差遣等因,奉此,相应通知贵局,速派兵舰二艘开赴黄埔为祷。此致海军局大鉴。
                                                                        中央军事政治学校驻省办事处启
                                                                                三月十八日
    附件二
    海军局值日官当晚的记录(此记录除钞呈会审官外,原册归海军局总务保存。)
                                                                            值日官 李光邺 吴国祥
    十八日,午七时四十分,有黄埔军官学校后方办事处,派员来局,请即派有战斗力军舰两艘前赴黄埔,听候差遣。因李代局长电话不通,无从请示办法,故即着传令,带同该员,面见李代局长面商一切矣。十时,宝璧黄舰长到局面称:奉邹科长命,即开赴黄埔,但因手令无李代局长签字盖印,故欲知李代局长公馆住址,以便前往请示等语,当经查明该住址,告知黄舰长矣。
    十九日上午七时中流砥柱来电:中山兵舰于是日七时出口。七时三十分中流砥柱来电:宝璧兵舰于是早六时出口。
下午六时中流砥柱报告:中山兵舰入口。六时二十五分江防司令报告:中山兵舰入口(从这一个记录可以证明中山舰不是深夜返省,而是六时三十分以前抵省抛锚了)。

             
  相关文献           相关文献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