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军校>>广州事变(中山舰事件)之研究
 
黄 埔 校 史
 
广州事变(中山舰事件)之研究
致 中

    三月廿日广州事变之真相,我们现在虽然还未能详知其巨细颠末,而大致已经明白了:此事关系中国革命运动影响颇大,值得我们加以研究。研究之方法,不应该从拿自己的主观做出发点,而是应该综合各项消息,依据事实证明那些消息是可靠的,那些消息显然是谣言,然后所得的结论方近于正确。
    (一)关于广州事变之最可靠的消息
    A、蒋介石之呈文
   “为呈报事,本月十八日酉刻,忽有海军局所辖中山兵舰,驶抵黄埔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向教育长邓演达声称,系奉校长命令调该舰特来守候等语。其时本校长因公在省,得此项报告,深以为异。因事前并无调遣该舰之命令,中间亦无传达之误,而该舰露械升火,亘一昼夜,停泊校前,及十九日晚又深夜开回省城,无故升火达旦;中正防其扰乱政府之举,为党国计,不得不施行迅速之处置:一面令派海军学校副校长欧阳格暂行权理舰队事宜,并将该代理局长李之龙扣留严讯;一面派出军队于广州附近紧急戒严,以防不测。幸赖政府声威,尚称安堵。惟此事起于仓卒,其处置非常,事前未及报告,专擅之罪诚不敢辞。但深夜之际,稍纵即逝,临机处决实非得已,应自请从严处分,以示惩戒而肃纪律。谨将此次事变经过及自请处分之缘由,呈请察核。谨呈军事委员会。
                                                                                           蒋中正。
                                                                                  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B、国民政府之布告
   “此次政府据报,以海军局代理局长欧阳琳,无故离职,舰队骤无统率,致中山舰发生不守纪律举动。政府为防患未然起见,特先将各嫌疑人拿办,现已处置妥当。一切如常,特此布告,各界明了真相,幸勿误听谣传,自贻纷扰。”
   C、国民政府饯送俄人时蒋介石代表邓演达之演词
   “国民党国民政府与苏俄本属最好同志,今日诸位归国,某等敬代表国民党、国民政府及汪蒋两位先生<表示>:今后本党本政府之联俄亲俄政策,非特未有丝毫变更,当视前益加亲善及进步。”
   D、国民党宣言
   “依据第一次代表大会宣言之策略奋斗,尤尊重第二次代表大会议决案,对共产党加入本党分子,丝毫不存歧视,对离间破坏者决严厉对待。”
   E、依文诺夫思基等对本报记者之谈话
   “广州二十日事变,黄埔军队于短时间包围罢工会及东山俄人住宅,逮捕李之龙及其他五十余人,都是事实;但也只有这些事实,周恩来、邓中夏并未逮捕,均尚在广州,更无杀人之事。蒋介石表示:他此次举动只是防止有叛乱之事发生,他本人并不反俄反共。他军中确有些反共分子,且云他并未发出包围俄人住宅及罢工会之命令。此时蒋氏似已了解共产派确未有谋危政府及蒋氏个人之计划,风波已归平静。惟孙文主义学会一派挑拨离间的举动仍未停止,随时都会有事故发生,这真是中国革命之不幸。
    (二)各种显然不实的谣言
    依据上述可靠消息,沪报所传“共产派反汪蒋”,“拘俄人多名”,“共产派谋倒蒋,推翻国民政府,改建工农政府”,“李之龙以组织工人政府相号召”,“汪已被软禁”。“蒋拘获罢工领袖及黄埔军官学校俄教练员数人,闻蒋决计悉逐广州俄人及共产党,汪精卫已离广州。”“李之龙已枪决”,“在罢工会搜获俄人接济共派大批枪械,这些显然不实的谣言,似乎不必再加辩证了。依文诺夫思基等十余人乃俄国共产党派来中国调查政治及经济现状的,并非粤政府顾问,在粤适逢事变。他们于二十四日离粤回国,决没有各报所传什么被粤政府押解出境的事。蒋介石君上军事委员会的呈文,明明说:“事前未及报告”,可见上海《新闻报》所载:“蒋介石……乃往见汪精卫,告以共产党之计划与举动,决用严厉手段处分共派。汪甚惊讶,颇主郑重;蒋不允,汪喟然。蒋日:今日下午二时在造币厂开会,今时已至,请公偕往,汪本抱恙,至是不能不同去。少俟谭祖安、朱培德、吴铁城……古湘芹等均到。蒋即报告共派异动事实,及处分共派办法,谓征求各位同意,各人面面相觑,不敢发言。良久,谭祖安始期期言曰,政府及公待共派已仁至义尽,而共派竟有此项异动,介公如此对待,诚不为过。但亲俄政策为先总理所决定,恐如此对待,有碍中俄邦交,故某以为宜分两层办理,最好不要牵涉俄人。蒋大声曰,此次若不如此处分,恐国民政府及国民革命各军,广东地盘,已非国民党所能有矣。众见蒋主持坚决亦遂不持异议。故此会议结果,完全照蒋提议通过,蒋回后即发命令严密进行。”这一段通信完全是谣言了。《申报》通信说:国民政府欢送依文诺夫思基等,赴席者有中央党部代表林祖涵、甘乃光等…,及政治部主任陈公博,而同时又说甘乃光、陈公博(甘陈都非共派)被捕,其显自矛盾如此。各报多载海军局长斯米诺夫被捕或说他同陈公博、谭平山逃匿香港。其实斯米诺夫早已离职归国。斯米诺夫离粤,由欧阳琳代理局长,此事各报早有记载。谭平山也早因事往北京,陈公博更不用说,现还在国民政府任职。这类显然不实的谣言,竟充满了近十天的上海各报,使人不能不佩服国民党右派对于宣传工作之努力,只可惜用这等地方。
    (三)事变之主动者究竟是谁?
    因此,我们所得关于广州事变之消息,可以说一大部分是谣言,一小部分是事实。制造这些事实和谣言的是谁?我们敢说是在广州以孙文主义学会为中心的国民党右派。
   《申报》通信说:“此次之之事件,系为<国>民党中之右派反赤运动。”
    又说:“据外间传说,谓二十日之反赤举动,系左[右]派侦知共产党曾接俄人大批军械。此项军械,曾由俄舰运至崖门,由中山舰接载,运至省城东堤东园内之罢工委员会储藏。当日搜查东园时,计搜出俄械步枪一万三千杆,子弹卅万发(《申报》记者原按;此系谣言确否未知),另由列宁舰载来俄官员六人,系担任发难时之指挥。”孙文主义学会分子既发见共产派之秘密,因预为戒备,嗣又查知共产派分子计划,其大本营在东园罢工委员会内,……约期发难,推倒现国民政府,而建设劳工政府。……迨俄械已得手,李则定予二十日派中山舰攻黄埔,讵事前为孙文主义学会中人侦知,遂于二十早先派兵来广州……”
   《时事新报》通讯说:“据最可靠消息,政变系孙文主义学会主动,拘捕党代表,包围罢j二会,皆该会军人所为。”
   《民国日报》通讯说:“中山舰事件,悉由孙文主义学会同志豫为戒备,学会同志查知反动派计划……”。
    上海孙文主义学会持志分会致广州孙文主义学会同志书云:“诸君学养有索,大义凛然,爱党爱国,不遗余力,兹竟能助介石先生,于短时间蹴平叛党祸国之分子。”
   《商报》通讯说:“据孙文主义学会方面报告,共产党攫取政权之内容,乃和盘托出,蒋氏以形势急迫,…立即召集会议,决定策略……
    又说: “蒋受孙文主义学会派包围,被胁迫而下逮捕共党之令。"
    东方通讯社香港电说:“二十日对于共产党之非常手段,乃蒋介石部下之孙文主义学会派拥蒋氏而施行者。”
    美国联合通讯社说:“蒋介石借伍朝枢等诸名人助力,在广州变制成功。”
    依以上所述,此次事变,无论是功是罪,都不能不归于孙文主义学会为中心的国民党右派了。
    (四)事变之中心问题
    此次事变之中心问题,当然是因为中山舰开赴黄埔惹起了蒋介石之疑惧。使李之龙调舰到黄埔的人又是谁呢?
    右派说这是共产派倒蒋倒国民政府的阴谋;然而共产派一向很推重蒋介石,“巩固国民政府力,他们在国民军失败后更提高这一口号,现在决无理由忽然倒行逆施起来。
    李之龙方被共产党处以留党察看的处分,中山舰案初起,共产党颇疑心是李之龙受反动派运动所为,今竞指为共产党倒蒋阴谋,岂非世间不可思议之事!
    李之龙既定计划倒蒋,当不须有蒋令而行,蒋亦当然无此命令,此命令必为诱李调舰者所伪造无疑。且李之龙果已调舰倒蒋,何以还有暇在家高卧,这又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
    中山舰调动是此次事变之中心问题,此事如查得水落石出,或是共派的阴谋,或是他们倾陷共派的阴谋,也是彻底解决此事变之中心问题。
    (五)结论
    凡是中国人,都有拥护广州现在国民政府之义务,此次广州事变客观上实有使国民政府倾覆之可能;因此,事变之主动者,无论出于共派倒蒋之阴谋或出于右派倒共之阴谋,都应该受国民及国民政府严重的惩治,任何人任何党派都不应加以偏袒:这是我们的结论。
                                                                             (《向导周报》第148期,1926年4月3日版)

             
  相关文献           相关文献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