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之家>>黄埔一期黄鳌传略
 
黄埔一期黄鳌传略
站长王坚整理
 
    黄鳌,原名邵军,号半石,出生于临澧县伏牛山下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八岁入私塾,十二岁进县立高等小学第二班。他勤奋用功,天资聪颖,国文、数学等科成绩均在班上前三名之列,寒暑假,黄鳌还无偿为族中及附近无钱上学的农家子弟补习功课,为左邻右舍免费书写春联、婚联、挽联等。黄鳌的所做所为,深得族人器重。黄鳌在长沙甲种农业学校学习不到一年,由于不满该校的腐败现状,即转入湖南省立工业专门学校的附属中学。
    一九二四年春,黄鳌探知黄埔军校秘密招生的消息后,只身赶到仰慕巳久的革命中心-广州,报名投考,并以优异成绩被录取。
    跨进黄埔军校,黄鳌一扫苦闷、彷徨的心情,浑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在军校艰苦的学习、生活环境中,黄鳌着意磨砺革命意志,努力学习革命理论与军事知识,他不仅军事科目成绩优秀,且在中文方面也显示也较厚的功底,兼有一手漂亮的行书体字,素为同学称道。特别是他正直谦逊、乐于助人的品德,赢得了同学们的钦佩。他身边经常聚集着一批人,在学生中成了一名活动分子。入学不久,他就在同队的中国共产党员李之龙、周士第的影响下,加入了共青团。同年七月由团转中国共产党员,参加中国共产党组织后,黄鳌更加关注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努力钻研新理论,潜心研读《向导》、《中国青年》等革命刊物。
    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份,黄鳌从黄埔军校第一期结业后,被选入军校政治部担任了秘书股主任,其主要职责是代周恩来收发、保管、起草各种文件,协助周恩来从事政治训练工作。他们自编了大量通俗、生动的政治教材,开辟了多种教学方式。
    一九二五年二月,黄鳌随周恩来参加第一次东征,有的放矢地对新兵进行阶段教育和形势教育,新兵的政治觉悟普遍提高。再加上部队中的共产党及进步军官处处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使黄埔教导团在第一次东片中为黄埔军校打出了军威。在军校,黄鳌作为青年军人联合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还机智地采取“用尔之矛,攻尔之盾”的方法,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与孙文主义学会成员进行辩驳,如黄鳌在《黄埔潮》周刊上发表《黄埔同学应注意的几点》一文指责右派反对孙中山扶助农工政策的行径。
    一九二五年七月,广州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成立。黄鳌被任命为第二军政治部秘书。该军政治部主任由党代表李富春兼任,主任之下未设副主任一职,日常领导工作概由秘书总揽。二军的前身是谭延凯领导的湘军,与其它军阀部队无多大区别,且战斗力较弱。一九二五年下半年,湘军筹备改编事宜,为了使广大官兵懂得什么是革命军,黄鳌连续写了《革命军》、《革命军与反革命军》等文章,深入浅出,阐述了国民革命的性质、任务,并且从当兵的目的,军人之服从命令、军队与工农阶级的关系等方面重点剖析了革命军与军阀豢养的军队在本质上区别。他带着在黄埔军校政治部、在周恩来身边工作时获得的宝贵经验,满腔热情地在军队中开辟政治工作的新领域。他与李富春配合默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建立健全了全军政治工作系统,建立了正常的工作秩序。黄鳌除领导军政治部日常工作,还经常针对军队中一些带倾向性的问题进行演讲宣传、撰写论文专著。二军司令部编印的《革命》半月刊中,基本上每期都登载着黄鳌的一篇演讲文章。这些文章,有对国内外局势的剖析,也有对国民革命有关策略的条陈;有慷慨激昂的呼吁,也有义愤填膺的鞭策;有战斗的激情,也有诙谐的幽默;既催人奋发,又令反动派为之胆寒。
    在广州如火如荼的岁月里,有一年年青女子无意闯入了黄鳌的生活领域,她叫周梦素,长沙人,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官宦人家,在新潮流的影响下,她冲破家庭禁锢,跑到广州投入妇女解放运动。由于二人志同道合,不久在李富春、蔡畅夫妇的主持下,他们结为伉俪。婚后两人互敬互爱,感情笃厚。周梦素虽不是共产党员,但在黄鳌的帮助下,她进步很快,不仅为妇女解放运动枝奔走呼号,并还就政治局势发表了一些精辟的见解。
    一九二六年七月,北伐战争开始,由于李富春、黄鳌及二军中许多共产党员、进步军人的共同努力,二军在北伐途中,受到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但在九月江西战场上,第二军向邓如琢率领的军队进攻时受挫,士气有所低落。在此关键时刻,黄鳌接到军党代表李富春的命令,带领政治指导员多人赴火线宣传,发动党、团员骨干组成敢死队,在当地农民的大力支持下,我军再度强攻,终于反败为胜,邓部主力也在这次战役中大部分被歼。
    一九二七年四月,李富春、黄鳌风闻南京市发生捣毁讪党部、总工会事件,又接到东路指挥部科长以上职员开会的通知,李、黄等人眼见风云突变,当机立断,拒绝参加会议,星夜带领政治部留守人员冒雨离开南京,途中险象环生,跋涉二十三日始抵湖北黄梅县,旋即投入工作。五月三日至十四日,二军政治部经过千余天的筹备,在黄梅县召开了隆重的阵亡战士追悼大会,国政治部及各师政治部,均印有特刊、传单等宣传品当场散发。离开二军后,面对的反共浪潮,黄鳌在党的指导下,积极从事土地革命斗争,参加了湖北省秋收暴动的组织、领导工作。党派黄鳌前往鄂西区巡视,惩治了一批土豪劣绅、团防头子。这次暴动拉开了鄂西农民斗争的序幕。
    一九二七年冬,为了加强湖南省委的力量,黄鳌被中国共产党中央军派回湖南,担任了省军委书记,重新恢复组织,积蓄力量,领导组织新的暴动。当时,黄鳌装扮成上海某大学的教授,以寒假回湘教补习班为名义,偕同其妻梦素(化名周菊化)来到长沙,尽管当时长沙城内监控严密,但黄鳌一到长沙,就与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会见了省军委秘书陈采夫。他们两人同租一套房子,作为省军委的临时机关,秘密开展地下党组织的恢复、联络等工作,并决定利用的反动军阀内部的矛盾,准备组织新的暴动。为了摆脱特务的盯梢,一个月之内,他们接连搬了三次家,第三次出人意料地迁到长沙市北区警察署的所在地局关祠。在警察署隔壁租了一间房作为临时军委机关,在此免除了特工的正面怀疑。黄鳌等人抓紧组织募捐、筹备武器及经费等项工作,常常日以继夜,通宵达旦。晚上开会商讨时,以打麻将为掩护,小声地交换讨论暴动的筹备等情况。后来,由于前来接头联系的人过多,引起特工的怀疑,特务便化装后,也按照联络者的拍节暗号敲门,蜂拥而入,黄鳌、陈采夫以及省工、农、青委派来的三个同志(一男二女),当即被捕。敌人捕获黄鳌等五人后,如获至宝,连夜分别对他们进行突击审讯。见威胁利诱不行,便施用起种种酷刑,但黄鳌始终没有吐露真情。陈采夫虽受酷刑而变节了,供出了一些党的秘密,不过对黄鳌,他还是为其开脱。敌人将信将疑,发函要求临澧县调查。后来因同乡好友叶国素通过湖南省改组委员会党委黄贞元(系叶的岳父)的关系,赶到临澧给公法团负责人赵伯履作工作,黄鳌的案子才拖延下来。没过多久,时局发生新的动荡,一九二八年一月二十五晶,西征军陈嘉佑部进入长沙,收缴了原唐生智辖下的市公安局、第三分校、省党校、长沙挨户团等处的枪械,长沙城内一片混乱,陆军监狱、长沙县看守所以及长沙旧监狱的所有犯人,在共产党人的带动下,于二十六日凌晨乘机冲监越狱。国民政府当局又是戒严,又是通令,然为时巳晚。黄鳌越狱后,组织上考虑到他巳暴露,安排他先回家潜伏一段时间,等待新的任务。
    黄鳌从长沙潜回到阔别数年的家乡后,毅然投入了新的斗争,他首先与临澧的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传达上级指示精神,介绍了外地“反清乡”斗争的经验和教训。地下党的同志向他反映:庆父不死,鲁难不巳,我们临澧的“庆父”就是赵伯履。赵伯履,群众称之为“赵屠夫”,大革命时期,窃取了县挨户团副主任要职,掌握了武装大权,他利用早就暗中网罗的县财产保管处处长蒋英儒、县教育局局长邵国恩、两级小学校长黄陶吾、两级女校校长陈炳勋等党羽,在全县范围内遍布眼线,大肆搜捕共产党人、农会骨干和纠察队员,并对其家属敲诈勒索。一九二七年年关,围剿了停弦马家湾年关暴动,杀害了汪厚琨等成员,特支书记汪毅夫被迫出走,重建不久的临澧地下党组织又一次遭到严重破坏。一九二七年十月,以唐生智为首的东征军与李宗仁、程潜为首的西征军爆发了争夺长江中下游统治权的新军阀混战。唐部节节败退。三月二日,鲁涤平、陈嘉佑二部攻入常德,驻防在临澧的第二军第四师(师长王捷俊、副师长谢毅伯)解除了原任县长职务,由四师政治部主任李道宗兼任县长。对此,赵伯履一伙又气又恨,妄图突然发动一次“民变”,乘乱干掉李道宗,以取而代之。
    黄鳌在秘密联络革命同志时,认识到严重的白色恐怖里,可利用军阀间的矛盾,挑拨军阀之间的矛盾,用智取的办法,剪除赵伯履及党羽。经与第四师政治部秘书苑志雄、团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谭醒再三推敲,制定了智取方案。一九二八年五月七日,在县城道水对岸沙滩上召开的“五七”国耻纪念会上,黄鳌等以赵伯履一伙“通共”的罪证,借助驻军的力量,一举干掉了赵、邵、蒋、黄、陈这五个罪魁。计除“五害”犹如晴天霹雳,震撼了湘鄂西的上空。国民政府当局在省清乡公报中惊呼:“石门、临澧共匪猖獗。五七纪念日后二日,临澧东乡烽火山即暴现身佩匣枪共匪数十人,首领黄鳌等皆在临澧指挥煽动。”
    除“五害”后,黄鳌受中国共产党中央军委的派遣,出任中国工农革命第四军参谋长,一九二八年十月,在红四连连整编期间,黄鳌帮助军长贺龙总结部队几次失利的教训,有的放矢地采取措施。如健全政治机关,整顿党组织,把支部建在连上,吸收进步的士兵为党的中坚分子,加紧下级干部和士兵的军事、政治训练,教育士兵严守革命纪律……正当此时,红四军又接到湖南省委和湘西特委的指示,要求红军到石门一带活动。八月二十五日,红四军进驻石门西北乡之中心区域-磨市。九月五日,红军主力奔袭澧县王家场、大堰铛一带的国民政府团防和税务机关。九月七日,红军返回石门渫阳。主力部队由一师师长贺锦斋率领驻在新开寺,贺龙、黄鳌只带军部及少量警卫人员驻在与大队相距七、八里远的刘家峪曾家轩(中共石门县委书记)家里。是夜,军部开会时接到敌人第二天要来进攻的消息,本已决定避开其主力,连夜出发前去消灭官铺之敌,只因侦察员尚未回禀,官铺方面情况不明,而官兵又疲倦万分,不得不决定等到天明后出发。游击队在离军队一里多远的玉皇庙放哨,可有备而来的地方保安部队派遣熟悉当地地形的本地团防岳正楚、上官肇褒等部抄捷径包围了红军军部。翌日清晨,红四军遭到李云杰师和本地团防两千多人的袭击,战斗中,黄鳌带领警卫人员和本地游击队阻击保安部队,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击中了黄鳌,黄鳌阵亡时,年仅二十七岁。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