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之家>>黄埔一期黄维被俘记
    
 
黄埔一期黄维被俘记
站长王坚 撰稿
被俘后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兵团司令官黄维(前左)与下属军官群一角。
                                南京国防部内大演无间道导致淮海战役黄维兵团穷途末路
    1948年冬季的徐蚌会战期间,南京国民政府国防部奉蒋总统指示,命令原驻扎在河南驻马店地区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兵团火速奔赴徐州救援杜聿明兵团,而在国防部中的中国共产党卧底刘斐先生将第十二兵团进军路线迅速传递给了西柏坡的中共中央,当毛泽东同志手握十二兵团进军图时,蒋介石先生还未看到国防部关于十二兵团的任何报告。因此解放军马上集中数倍于十二兵团的优势部队在安徽双堆集地区为黄维设下了永远解不开的套!
    从1948年12月初,被解放军包围在双堆集附近几个村庄里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兵团,在解放军强大的人海功势下,已经溃不成军。12月15日,十二兵团司令官黄维下达了突围的命令,作最后的努力,希望能为十二兵团留下些种子。在黄维的回忆录中,有这样一段话,记录了国民革命军当时那种穷途末路的氛围:“到了十二月十三、四日,由于解放军继续攻占了双堆集东侧大土堆制高点阵地和双堆集北端的野堡阵地,使得国军的残存阵地破碎不堪,被压缩到双堆集及其邻近几个村的弹丸之地。此时和解放军错杂对战,受到解放军四面轰击的压制,难以接收空投的补给。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解放军一发起全面攻击,国军势必悉数被歼。我和胡琏认为我军在此已经到了末日,或再则抵抗一、两天,坐待歼灭也毫无意义,豪无裨益,如果立即突围逃命,还可以侥幸保存一部分残兵败将,好重振旗鼓。于是决定突围。”“12月15日黄维下达了突围命令后,十二兵团乱作一团,四散突围,解放军各个部队像集中优势兵力的一股一股地包围国军。至当天夜里,十二兵团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解放军某营奉命驻扎在一个刚刚被占领的村庄里,任务是阻击和收容国军的小股部队和散兵。
    晚上12点左右,解放军营教导员带领一些人在村口巡视,忽然听得离其不远的村外的田地里有些嘈杂,隐约还看到有几个人在活动。教导员让三个人去看看,营部的一个士兵和两名通讯员端着枪就摸了过去。快走到跟前了,那些人发觉了解放军,于是解放军就停下来大声喝问 “口令 ”。当天晚上解放军的口令是“李楼”音,对面的人答不上来,只说是“自己人”。
    因为天黑看不清,再加上对方又答不上口令,解放军就怀疑八成是国军,于是就又大声问了一句口令,还故意拉了一下枪拴,听到枪拴响,对面的那几个人好象嘀咕了几句后,忽然分头撒腿就跑,三名解放军通讯员立即就追了上去。当跑到刚才那些人站的地方时,忽然发现在脚下的沟里还爬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黄埔一期黄维。因为是被犁过的庄稼地,沟比较深,要不是黄维穿着白衣服,在黑夜里如果不注意还一下子发现不了。于是一名解放军就没有再追跑了的国军,径直走到爬在垄里的那个人身边,用枪对着黄维大声喝道:“起来”,但黄维没有反应,扒在那儿一动不动,解放军以为是个死人,就摸了摸他的身子,一摸身上热乎乎的,这冬天大冷天的,要是个死人身上早冰凉硬挺了,哪有热乎乎的道理。于是解放军就知道他是故意装死,命令他:“起来!再不起来我就毙了你。”黄维无奈,只好慢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站在解放军面前。解放军一看,黄维是个四十多岁、个子不高、长得很敦实的中年人。
    黄维尽管浑身都是土,显得很狼狈、但却不是蓬头垢面,举止作派看上去和普通士兵不一般,这一下子就引起了解放军的注意,凡人一看就会猜测可能是个当官的,至少是个营长、团长什么的。解放军命令黄维转过身去,先搜搜他身上有没有武器,他没有反抗,只搜出一支钢笔、一块表,身上没带武器。解放军把东西还给他,就问他的身份,黄维只说了一句“我是三十军的书记员”就再也不肯开口了。
    无奈,解放军只好押着黄维往回走,但他死活不肯走,站在原地不动,除了开枪将他击毙,正好这时两个去追其余的国军的通讯员气喘嘘嘘地跑回来了,他们啥也没捞着。这这三个人一起把黄维押回去,送到营部。
    解放军营长杨镇海和教导员范天枢看黄维不一般,也审问他,问他的身份,黄维咬定说是三十军的书记员,之后就再不开金口。当时黄维怕暴露目标,爬在沟里的时候,连棉袄也脱掉扔了,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衣,因为害怕和寒冷,他冻得直发抖,到营部后解放军还发给他一件棉袄。当时朝不同方向跑了的那几个人,具事后分析,可能是黄维的卫兵和别的将官,八成是按照他的命令想把解放军吸引开而向不同的方向跑了。反正,当时解放军还不知道他就是黄维。因为外面还在战斗,解放军顾不上仔细审问,就把黄维关在营部的一间房子里,派两人看着他后就没再管他。
     第二天该营行军转战,黄维还跟着,还替解放军扛着一个小钢炮的炮架,一直到第三天,营里才派人把黄维和别的俘虏一起送到团里去,到团里关了三天,黄维也没有暴露身份。后来团里又把黄维送到师里,到了师里,有人指认了黄维,这才露出庐山真面目来。
                                                        后记
    淮海战役打得那个惨啊,国共双方死的人海了,尤其是国军更惨,在双堆集的一个国军遗弃的阵地,许多人看见阵地上有一个用苫布盖着的象大土堆似的包,一般人还以为是国军遗弃的粮食、军火什么的,跑过去揭开来一看,唬得人差点儿没叫娘,天哪,那原来全是被打死的国民革命军士兵,起码有上千人,冻得硬梆梆的尸体被码得整整齐齐,就那么跺了一人多高。这些人中不少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战士,他们没有倒在抗日前线,却喷血于内战自家人的枪口下,真是可悲可泣,但愿他们的生命没有白白逝去,他们的尸骨已经告诉我们今天的中国人“骨肉相残的历史不能重演”!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