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战场>>惨烈的湘江之战
 
惨烈的湘江之战
 
    1934年10月中旬至11月8日,黄埔军校四期毕业生林彪指挥红一军团在赣南安远,信丰间,湘粤交界处的城口连续突破粤军的第一,第二道封锁线。
    1934年11月12日,在红军向第三道封锁线挺进之际,蒋介石看到了消灭红军的理想地点,他发布命令;以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薛岳为前敌总指挥,指挥国民革命军湘军与国民革命军中央军16个师77个团追剿中央红军,务须歼灭红军于湘潇水以东地区。以白崇禧的国民革命军桂军两个军列阵于桂北堵截。以李韫珩,李云杰军在后追赶,逼使红军强渡湘江,然后让红军与关闭湘江的国民革命军湘桂军主力正面冲撞;如果红军果真被封闭,则只有调头转入桂北或粤北,此时陈济棠的几万兵力正集中在这一带;即使红军能够破门而入,必伤亡十分很大,以薛岳军再行尾追可收全功。
    总的态势是大军前堵后追,左右侧击,粤,桂,湘军与国民革命军中央军联合于湘江东岸与红军决战。
    蒋介石要何键做他封锁湘江的半扇大门,另半扇大门是广西的白崇禧。以何,白二人合力必能完全封闭湘江。
    1934年11月中旬,湘江大门在黄沙河,全州一线关闭。蒋介石用湘桂军联合封闭湘江门户的作战预案,基本实现。
    在全州,完成各自布阵的两军主将白崇禧与刘建绪握手言欢,双方交换了各自的兵力部署情况,相约共同配合,夹击红军,并具体协调了通讯联络等事项。
    能否打开以及如何打开湘江门户,成为红军西征成败的关键;也是全部中央红军命运的关键。
    白崇禧此时多了一个心眼。他在调动大军的同时出动空军侦察蒋军的行动,他一直怀疑中央军想借追踪红军之机南下深入桂境。桂系的主要原则,依然是防蒋胜于防共。
    空军侦察报告:蒋军以大包围的态势与红军保持两日行程,其主力在新宁,东安之间停止不进,已有7日以上。
    焦急之中,桂系设在上海的秘密电台发来电报:蒋介石决定采纳杨永泰一举除二害的毒计,压迫红军由龙虎关两侧进入广西,预计广西兵力不足应付,自不能抗拒蒋军的大举进入,如此则一举二害俱除,消灭了蒋的心腹大患。
    白崇禧连呼“好毒辣的计划,我们几乎上了大当!”,决定立即变更部署,对红军“不拦头,不斩腰,只击尾”;让开正面,占领翼,促其早日离开桂境。
    蒋介石以为湘江防线已被湘,桂两军衔接封闭,未料想恰是此时,桂军那扇大门打开了。
    走在全军最前列的红一军团林彪立即采取“两翼分隔,中间突破”的战略,从白崇禧的“全,灌,兴铁三角”地带无阻拦地大踏步穿过,向湘江兼程猛进。
    一军团掩护中央纵队渡过潇水,11月27日,林彪率一军团二师占领界首,同一天 ,湘军刘建绪部进占全州。红军突击先锋与湘军堵截主将,各自使自己的军事机器高速运转起来。
    1934年11月28日,蒋介石怒发冲天的给白崇禧发了一封电报:“共匪势蹇力竭,行将就歼,贵部违令开放黔川通道,无异纵虎归山,设竟因此而死灰复燃,永为党国后患,千秋万世,公论之谓何?中正之外,其谁相信兄等与匪无似交耶?”
    白崇禧接电后制定了截击红军小尾的方案,他的对手是红三军团彭德怀。
    1934年11月18日,桂军十五军王瓒斌军向新圩的三军团五师发动进攻。激战两昼夜。五师损失巨大,师参谋长胡浚,十四团团长黄冕先后牺牲。29日桂军复与背水为阵的三军团四师在界首南光华铺发生激战。30日,十团团长沈述清阵亡。彭德怀命杜中美接任团长。当日杜中美又牺牲。战局激烈程度可以想见。三军团六师十八团则被桂军包围于湘江东岸,全军覆没。11月27日夜,一军团渡过湘江,占领界首,一军团过河部队连夜向纵深前进,迅速控制了界首到觉山铺一线的30公里渡河点。林彪决定以觉山铺一带四公里长的山冈线作为阻击主阵地,并立即部署二师部队进入阵地构筑工事。刘建绪下午5时下达一系列命令,后续湘军源源赶到,恶战在即。刘建绪保定军校三期,是湘军著名悍将。30日拂晓,湘军向觉山铺一线一军团阵地发起攻击,湘军在作战中异常勇猛,红一军团压力巨大,在敌优势兵力,炮火和空军飞机狂轰滥炸下浴血奋战,与敌顽强相持。
    1934年30日,一军团一师完成潇水阻击任务后赶到,林彪令其不顾疲劳,立即进入觉山铺阵地,一军团以五个团对付湘军11个团的猛扑。与强攻不舍的湘军拼杀得惊天动地,阵地前后左右,到处都是红军指战员的遗体。一师防守的米花山阵地,当天就被突破。紧接着二师的美女梳头岭也失守。一师向西南方向后退。湘军前线总指挥李觉指挥湘军三面夹击二师五团防守的尖峰岭。轮番冲锋;倒下一批,又从上来一批;入夜攻势依然不停。五团政委易荡平身负重伤,为不当俘虏,用警卫员的枪对着自己的头颅抠动了板机。五团尖峰岭阵地失守。二师主力只得退守黄帝岭,与敌展开殊死搏杀。四团团长杨成武也身负重伤。这是红一军团从未遇到过的最残酷的战斗。
    几天来,前后方的来往电报都标明“火急”,“十万火急”;但后方对前线催促前进的回答却总是“中央纵队向湘江前进”;“中央纵队接近湘江”;仍然携带着几十个人才抬得动的山炮,制造枪弹的机床,出版刊物的印刷机,成包成捆的图书文件,整挑整挑的苏区钞票……还在以每天40里的速度前进。
    长征路上林彪焦急过两次,第一次就是掩护中央纵队强渡湘江。(另一次是指挥红四团飞夺泸定桥)。
    1934年11月30日深夜,林彪,聂荣臻,左权彻夜未眠,给中革军委拍发了一封火急电报:
    “朱主席:
     ……军委须将湘江以东各军,星夜兼程过河。一,二师明天继续抗敌”。
    这就是那封著名的星夜“兼程过河”的电报。之所以著名,因为局面已到了千钧一发之际。这封电报给中革军委带来极大震惊。接到一军团火急电报,12月1日凌晨一时半,朱德给全方面军下达紧急作战令…两个小时后3时30分,周恩来以中央局,中革军委,总政治部的名义给全军起草电报:“……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胜负关全局…望高举着红旗向着火线上去”。局面极其严峻,以最高权力机构联合名义发报,为历来所罕见。
    林彪“星夜兼程过河”的电报和周恩来“向着火线上去”的电报叠现出中共那部即光辉灿烂又千曲百折的战史。
    林彪在天亮前给各部队下达命令,决不准敌人突破阵地!生死存亡在此一战!
    1934年12月1日凌晨,国民革命军再次对觉山铺一线发起猛烈进攻,湘军李觉部穿插迂回极其凶猛,以浓密的树林作掩护,迂回到了觉山铺南面山坡上的一军团指挥部,军团指挥部瞬间成了战斗最前沿,军团指挥员眨眼变成了普通战斗员。林彪拔出手枪,与聂荣臻,左权指挥警卫部队与敌激战……附近的一军团部队赶到与警卫部队一起将国民革命军打退。红一军团部曾多次遇险。
    第四次反围剿林彪指挥红一方面军主力围歼国民革命军精锐主力十一师,一颗炸弹落在指挥位置,强大的气浪把正在写作战命令的林彪一下抛到山坡下。林彪爬起来一看身上没伤,拍掉身上的土,继续书写作战命令。
    第五次反围剿一军团从大雄关向西南转移,在军峰山堡垒地带遭毛炳文第八师袭击,国民革命军冲到军团部前。林聂带领身边的警卫员,炊事员和机关直属队人员投入战斗,一直顶到增援部队上来。
    但最险的还是湘江这一次。
    1942年5月,左权牺牲在抗日前线,林彪写了一篇生情并茂的《悼左权同志》:
   “多少次险恶的战斗,只差一点我们就要同归于尽。好多次我们的司令部投入了混战的旋涡,不但在我们的前方敌人,在我们的左右后方也发现了敌人,我们曾各自拔出手枪向敌人连放,拦阻溃乱的队伍向敌人反击。子弹,炮弹,炸弹,在我们的前后左右纵横乱落,杀声震彻山谷,原野,炮弹,炸弹的尘土时常落在你我的身上,我们屡次从尘土中浓烟里滚了出来”
    文章落笔处,他眼前一定出现了湘江那场血战。
    活生生的,摒弃一切夸张,形容,粉饰的战争。
    一,三军团在两侧硬顶,五军团在后卫硬堵,红军主力部队硬是用热血浇出一条狭窄的通道,掩护中央纵队在1934年12月7日中午以前渡过了湘江。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