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战场>>豫东战役
 
豫东战役
徐文 供稿
    豫东战役是我所经历的最复杂、最剧烈、最艰苦的战役。—粟裕晚年的回忆
    这样的战役只能作为历史,但不值得对国人宣传,粟裕将军称谓一生中“最复杂、最剧烈、最艰苦”的战役是发生在中国人和中国人之间的自相残杀,国共为了党派的蝇头小利,把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抛在一边,把无数的中国青年添入死亡的熔炉,这是中国人的悲哀和耻辱,苏联人乐,日本人笑!中国政党的执政权不是靠子弹和人民鲜血抢夺来的,枪杆子里出政权其实是强盗逻辑的一种表现形式,中国政党的执政权应该靠中国人民的选票推选出来的。子弹和鲜血只能留给外国人和异族!-站长按语
    作战时间: 1948年6月17日至7月6日
    作战地点:河南开封、睢杞地区
    参战兵力:
    中共华东野战军第一、三、四、六、八、十纵队和两广纵队、特种兵纵队及中原野战军第十一纵队等约20万人; (抗日战争期间从没有见到中共抛出这样的实力与日本作战,反倒是国人相互夺权的时候,使处了血本,看来中共夺权重于抗日)
    国民革命军邱清泉兵团、区寿年兵团、黄伯韬兵团、孙元良兵团、胡琏兵团等 20 多个整编师约 25 万人。
    主要指挥官:
    粟裕
    邱清泉:字雨庵,国民党军第五军军长,时年47岁。1902年生于浙江永嘉,毕业于黄埔军样二期工兵科,历任顾祝同部营长、团长、少将处长等职,1934年赴德留学,两年后归国。1938年起任杜聿明部少将副师长、师长,率部参加昆仑关战役。1943年,任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军长,率部参加过中国远征军赴云南缅甸作战、滇西会战。
    区寿年:字介眉,国民党第六绥靖区中将副司令兼第七兵团司令,时年46岁。 1902年生于广东罗定,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五期毕业,历任粤军陈铭枢部中下级军官,1931年,陈部因中原大战助蒋有功,部队扩编,升任七十八师师长。1932年,率部参加上海“1.28”抗战,区部为首先反击日寇者。 1944年升第二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
    黄伯韬:国民革命军整编第二十五师师长,时年48岁,原籍广东,1900年生于天津,河北工专中学毕业后投军,先在江苏督军手下当传令兵,后在奉系军阀张宗昌部任中下级军官,1928年,黄随张部第六军投蒋,升师长。后入保定陆大学习,抗战爆发后,一度任冯玉祥第六战区总部参谋长,后转顾祝同第三战区总部任参谋长,参加浙赣会战。1944年,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军军长。
    战争结果:
    中共解放军攻克开封,歼灭了国军区寿年兵团,打击了黄伯韬兵团,消弱了邱清泉兵团,计国民革命军损失1个兵团部、2个整编师部、4个正规旅、2个保安旅,连同阻援作战在内,损失94000人;中共伤亡33000人。
                                                         
    初夏的风掠过绿色的原野,小麦正在抽穗扬花,山地里各种不知名的野花如火如荼地竞相开放,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芬芳。
    1948年5月初的一天,河北省首阜平县城南庄的毛泽东的住处突然来了两位客人,他们是华东野战军的司令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
    “粟裕同志你好啊!我们有17年没见面了吧?‘登坛旗鼓遣粟郎',这么多年电报往还,我毛泽东可是遥控指挥啊!”正在开会的毛泽东和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中共中央的领导人听到陈、粟二人来了,都迎了出来。
    “主席,你好啊,17年我们在南方转战,也是一直想念你啊。”粟裕紧紧地握着毛泽东的大手,深情地说。
    这是粟裕自1934年离开江西中央苏区后,首次与毛泽东重逢。1928年,粟裕随朱德、陈毅上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在红军时期,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和军事艺术给粟裕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粟裕被分配到红七军团,参与北上抗日先遣队,离开了中央红军。在长期独立坚持南方的斗争中,粟裕和他的战友们历尽了艰险,也十分地怀念毛泽东。今天他又见到了毛泽东心情格外激动。
    进屋以后,陈毅便大着嗓门说:“哈哈,千里迢迢我把‘常胜将军'给你们请来了,也不慰劳一碗水喝?”说完,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碗水递一碗给粟裕,自己端起一碗,“咕咚、咕咚”喝完后,脱下帽子扇起风来。相形之下,粟裕倒是显得有些拘谨,笔挺地站在那里。
    周恩来连忙招呼说:“陈老总,粟裕同志,一路辛苦了 ! 快请坐,请从。”
    还没等陈毅、粟裕坐稳,毛泽东就说:“粟裕同志,你4月28日给军委的电报,我们已经收到,你这个‘斗胆直呈'很好嘛,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深思慎行,勇于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是一个指挥员非常可贵的品质。我们专门请你来就是想再当面听听你的意见,我们再一起议一下,把这个事关战略的问题定下来。”
    关于这个电报,还得从头说起。
    人民解放战争的车轮驶近1947年底,在南线中原战场,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到大别山地区,初步部稳了脚跟;陈赓、谢富治所率太岳兵团在豫西和豫陕边辗转破敌,开辟了豫陕鄂边区;陈、粟所率华东野战军举行外线出击,挺进到豫皖苏地区。三路大军呈“品”字形完成战略展开,相互策应,纵横驰骋于江淮河汉之间,犹如三把钢刀插入了国民党统治的腹部,打破了蒋介石在中原战场的全面防御体系。
    蒋介石为了扭转其战略上的被动地位,1948年初,初迫采取了改全面防御为分区防御的方针,在战略部署上尽可能地坚守东北,力争华北,而以主要力量加强中原防御。当时的是原战场国军队仍占一定优势,计有34个整编师,共79个旅,其战略部署的重点仍放在大别山地区。
    大别山区横跨鄂豫皖三省,南濒长江,北有淮河,东临巢湖,西扼平汉路,战略地位很重要,但不便于大兵团作战。跃进到这里的刘邓大军长期在无后方依托的条件行军作战,处境相当困难。华东野战军及太岳兵团线出击后,同敌人形成拉锯状态,处境也较困难。
    在这样的形势下,应当采取何种战略行动来改变中原战局,继续发展战略进攻呢?这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进行战略思考中极为关注问题。
    1948年1月27日,中央军委电示粟裕,为迫使敌人改变战略部署,吸引国军回防江南,确定华东野战军外线兵团的第一、第四和第六纵队组成第一兵团,由粟裕率领渡长江南进,在南方数省执行宽大机动作战任务。计划在湖北的宜昌至监利之间的几个地段渡江进入湘西,或从洪湖、沔阳(今沔城)地区渡江进入鄂南,先在湖南和江西两省周旋半年至一年,沿途兜圈子,以跃进方式分几个阶段到达闽赣边。渡江时间,可在二月、五月或秋季。电文的末尾要粟裕“熟筹见复。”
    接到中央军委的电示以后,3月16日粟裕即带领3个纵队北渡黄河到达濮阳地区休整。一方面抓紧整训部队,厉兵秣马;一方面向长江沿岸地区派出先遣小分队,积极做渡江的准备工作。
    在这一段时间里时,粟裕也在进一步分析敌我双方的态势,研究如何更好地贯彻中央军委战略意图的问题。但是经过深思熟虑,他认为还是集中兵力先在中原打几个大的歼灭战更为有利些。
    踌躇再三,粟裕终于于4月28日把自己的看法和建议报告了中央,在电报中他并且说了“斗胆直呈”的话。
    在这个电报中,粟裕大胆提出了第一、第四和第六纵队暂不过江,集中中野和华野主力,争取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几个大规模的歼灭战的建议。同时还建议向淮河以南和长江以北派出几支以旅或团为单位的游击部队,向长江以南国军深远后方派出多路游击队,以策应解放军大兵团在中原地区的作战行动。
    当时,陈毅已由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来濮阳,带来了中央的指示,并对部队进行渡江南进的动员。中央在接到粟裕的建议报告后非常重视,立即电召陈毅、粟裕一起到中央去当面汇报。陈、毅到达西柏坡以后,知道毛泽东等已前往阜平县的城南庄,住在聂荣臻同志处,便马上赶到了这里。
    “主席,我把我的想法详细汇报一下,供中央决策参考。”粟裕喝了一口水,谈了起来。
    “我觉得,从全局来看,为了改变中原战局,进而协同全国其他各战场彻底打败蒋介石,中原和华东我军势必还要同国军进行几次大的较量,打几个大歼灭战。尽可能多地把国军主力歼灭于江北,从战略上对我军更为有利。在山东战场,由于国军坚固设防地域较多,我作战空间比较狭窄,暂时也难以打大的歼灭战。而在中原黄淮地区,我军打大歼灭战的条件却正在成熟。其理由是:第一,中原地区广阔,有三条铁路干线和一些大中城市,国军都需要防守,包袱背得很多很重。国军虽然在这个地区集结了重兵,但需要较多的兵力担负防守任务,因而机动兵力就相对地少了。如果我军在这一地区积极行动,必能调动国军,为我军歼敌运动之中创造战机。第二,黄淮地区地势平坦,交通发达,固然便于国军互相支援,但也有利于我军实施广泛的机动作战,尤其是在铁路和公路被我破坏的情况下,国军重装备的机动将受到很大限制。我军则可以充分发挥徒步行军能力强的长处,迅速集中兵力,从四面八方分进合击敌人,实现战役上的速战速决。第三,中原黄淮地区虽属外线,但背靠山东和晋冀鲁豫老解放区,可以及时得到大批人力物力的支援,特别是可以较好地保障伤病员的安置和治疗。第四,经过我三路大军挺进中原后的艰苦斗争,新解放区党的工作和政权工作已有初步基础,军民关系逐渐密切,已有一定的支援战争的力量。所有这些,都是我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大歼灭战的有利条件。……”
    谈到渡江南进,粟裕认为这固然会给敌人以相当的震撼和牵制。但是,也存在一些难以克服的不利因素。首先,我3个纵队,加上地方干部,约近10万人,渡江后要在敌占区转战数省,行程几千里甚至上万里,在无后方依托的条件下连续作战,兵员的补充,粮弹和其他物资的供应,伤病员的安置和治疗,都将遇到很大的困难。
    谈到这里,粟裕说:“对此,我是有过亲身体验的。1934年,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向国军统治区挺进,行程25000多公里,沿途还有几个小的游击区,但由于长途跋涉,一路上要同敌人的围追堵截作斗争,战斗十分频繁,加以兵员补充、物资供应尤其是伤病员的安置和治疗非常困难,部队到达皖南时已减员二分之一……”
    朱德颔首说:“这种情况是应该做充分的估计。”
    “我3个纵队渡江南进后,可以调动江北部分敌军回防江南,但估计调动不了敌人在中原战场上的几个主力。”粟裕接着说,“整编第五军和整编第十一师,都是蒋介石的嫡系主力,是半机械化部队,又是国军在中原战场上的骨干,国军是不会把它们调到江南跟我们打游击的。至于桂系的第七军蒋介石当然也不会纵虎归山,把它们调回江南的。如果我军不能把敌人在中原战场的这几个主力军(师)调到江南,就达不到预期的行动目的。
   “再从战略角度来看兵力的运用问题。要在广阔的中原战场打大规模的歼灭战,我必须组成强大的野战兵团。如果我3个纵队渡江南进,而又调不走敌人在中原的主力部队,则势将分散我军兵力,增加我军在中原战场打大歼灭战的困难……”
    粟裕侃侃而谈,分析缜密而富有条理,毛泽东等仔细听着,并不时提出了一些问题。
    经过仔细研究,会议最终同意了粟裕提出的方案。
    会议结束了,粟裕心情舒畅地正要往外走,毛泽东叫住了他:“粟裕同志,顺便告诉你,中央已经决定调陈毅、邓子恢同志到中原局和中原军区去工作,由你接任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
    粟裕听了不禁一愣,连忙说:“主席,中原大战在即,陈司念员不能走啊!”
    “中央已经定了,陈毅担任中原局第二书记、中原野战军第一副司令员,协助刘邓工作。中原那边的工作很需要陈毅同志,他必须马上去,你就不要再推辞了。”毛泽东说。
    “主席,既然如此,我意陈毅同志在华野的司令员兼政委的职务还是继续保留,华野这边的工作我先抓起来,重要问题及时向陈总请示,您看如何呢?”粟裕又说。
    “你这个粟裕呀,—”毛泽东想了想说,“那好,就照你说的办吧,你要大胆负起责任来,中央相信你一定可以实现你今天说的宏图大志!”
    5月5日,毛泽东致电刘邓和华东局,通报了中央领导与陈毅、粟裕商讨的结果:
    “将战争引向长江以南,使江淮河汉地区之敌容易被我军逐一解决,正如去年秋季以后将战争引向江淮河汉,使山东、苏北、豫北、晋南、陕北地区之敌容易被我军解决一样,这是正确的坚定不移的方针。惟目前渡江尚有困难。目前粟裕兵团(一、四、六纵)的任务,尚不是立即渡江,而是开辟渡江的道路,即在少则四个月多则八个月内,该兵团,加上其他三个纵队,在汴徐线南北地区,以歼灭五军等部五六个至十一二个正规旅为目标,完成准备渡江之任务。在此期内,由该兵团派出十个营,附以地方干部,陆续先遣渡江,分布广大地区,发展游击战争。以上计划,是我们与陈粟及一波、先念所商定者。粟裕兵团,待陈粟由中央回去,结束政策学习及军事训练,约于本月底渡河作战……”
                                                             二
    城南庄会议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在陈毅、粟裕陪同下亲临华东野战军前线司令部所在地濮阳,代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进行视察和动员。 5月13日,朱德一行抵达濮阳。
    在华东野战军第一兵团召开的才以上干部大会上,朱德形象地用“钓大鱼”来说明歼灭集结在中原地区的国军主力的思想。他说:“……国军的几个主力部队,有的被我们搞掉了,如整编七十四师;有的被搞得差不多了,如新一军、新六军;有的也遭到我们的一些杀伤,但未筋动骨,如第五军和第十一师。根据目前情况,中央军委和毛主席决定第一兵团渡黄河南下,寻歼国军整编第五军,如果把国军的这张王牌干掉了,就等于砍掉了蒋介石的一个臂膀……
    “怎样寻歼国军的主力?我替你们想了一个办法,就是用钓大鱼的办法。诸位钓过鱼没有?钓了一个大鱼你不要性急,不要一下子就扯上来,因为你性急往上扯,大鱼初上钩,尚未疲困,愣往上扯往往会把钩索拉断。可以慢慢同它摆,在水里摆来摆去,耗上几个钟头,把它弄得筋疲力尽了再扯上来,这个大鱼就钓到手了。”总司令形象的比喻使大家都笑起来,最后他说:“对整五军就要用这个办法 ! ”
    总司令的授计使粟裕和华野的指战员们进一步明确了作战的方针。
    夜已经很深了。濮阳孙王庄,华野司令部简陋的作战室里仍亮着灯光。粟裕正在为落实总司令提出的“钓大鱼”的任务而紧张地筹划着。
    自从“斗胆直呈”的建议被中央采纳后,他总觉得自己是向军委立下了“军令状”,一定要以战场上的胜利回答中央首长的殷切期望。他预感到首战要指挥的可能是华野投入解放战争以来最大的一次歼灭战。现在,朱总司令已离开濮阳,陈军长也去了中原局工作,他更感肩上担子的沉重。
    这会儿,他正伫立在作战地图前,目光投向中原北部的三角地区:陇海铁路开封至徐州段是其底边;黄河流过开封北部,转头与京杭大运河交汇在张秋镇这一段是其左边;京杭大运河连接微山湖流至徐州北部这一段是其右边。这个三角地区就是鲁西南。去年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前曾在这里发起鲁西南战役,此时粟裕把选择预定战场的目光也瞄向了这里。
    此时,国军整编第五军这条“大鱼”,就随其兵团逗留在这个地区的定陶、成武一带。
    第五军是国军最早的机械化部队,在抗日战争中曾打过多次硬仗,著名的昆仑关之战和参加中国远征军浴血缅甸战场,使得该军名声大振。该军军长邱清泉毕业于黄埔二期,还在德国柏林陆军大学深造过。此人从少尉排长一步步爬到中将兵团司令,一直为蒋介石所宠信,曾得过宝鼎勋章。他曾手书条幅“头经刀砍始为贵,尸不泥封方为香”,可见其法西斯式的骄横狂妄(对比一下那个喝醉了酒就要砍谁脑袋的许世友,谁更骄横狂妄)。自蒋介石发动内战以来,邱清泉率五军在进攻华东解放区以及在中原作战时,常打头阵。与华野多次交手,虽未捞到便宜,但也没受过重创,气焰越发嚣张。国军并煞有介事地宣扬共产党有“逢邱不打”之说,说什么“刘瞎子 ( 指刘伯承 ) 怕碰邱缺嘴 ( 指邱清泉 ) ”,华野将士每当提起它都恨得咬牙切齿(恨过屠杀过他们亲人的日本人-国人劣根性的表现)。因此,朱总司令中央军委提出要钓第五军这条大鱼,正与华野全体将士想到一块去了。
    怎样才能着这条“大鱼”呢?看着地图,整个中原战场的态势又在粟裕的眼前活起来。
    此时,国军在中原战场上除保安部队外,正规军有25个整编师共57个旅。其中13个整编师30个旅担任重要点线的守备,另外12个整编师(27个旅)和4个快速纵队编成4个兵团,执行机动作战任务。其意图是控制陇海路东段、津浦路和平汉路南段的交通线,以郑州、信阳、蚌埠、开封、商丘和徐州等城市为据点,乘华野部队整训分离之际,集中一切可能使用的机动兵力,寻找解放军主力兵团决战,同时监视和堵击在濮阳地区进行整训的华野第一兵团渡河南下。其中,邱清泉兵团在商丘附近,胡琏兵团在漯河附近,孙元良兵团在郑州,张轸兵团在南阳附近。
    解放军方面,华东野战军第一、第四和第六纵队以及两广纵队、特种兵纵队,正在濮阳地区进行整训;中原野战军主力及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在取得宛西(即南阳) 战役胜利后,正向南阳、确山之间转移,华东野战军第三和第八纵队在完成宛西战役阻击任务后,于5月10日出象河关、春水地区北上,14日袭占许昌,全歼敌独立第二十一旅,尔后即在许昌、襄城地区转入休整;暂归陈(士榘)唐(亮)指挥的中原野战军第九纵队位于郑州西南地区;中原野战军第十一纵队位于豫皖苏地区。
    可见,在中原战场,国共双方军队犬牙交错,都在窥测方向,调整部署,寻找战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想到这里,粟裕叫通信员把刚刚到任不久的副参谋长张震找来。
    他问张震:“与陈唐兵团联系上了吗?”
    “联系上了,陈参谋长非常高兴能回华野,在粟司令指挥下打大仗。”
    原来,1948年2月,在毛泽东在赋予华野主力渡江跃进任务的同时,命令华野参谋长陈士榘、政治部主任唐亮率第三、八、十纵队组成1个兵团(称陈唐兵团或华野第三兵团)进至平汉路以西与陈(赓)谢(富治)集团靠拢,在郑州至潼关及其以南地区独立作战。3月下旬,为了协调中原三军在豫西的战略行动,毛泽东又令陈唐兵团暂归刘邓指挥,在此期间,陈唐兵团与兄弟部队相配合,先后攻克洛阳、许昌、新郑、漯河等地,并配合刘邓主力进行了宛西战役。5月5日,毛泽东指示陈唐兵团归建,以便粟裕能够有足够的兵力打大仗。
    粟裕又交待道:“你再把我们这次可以使用的兵力情况,归总一下告诉我。”
    “我已经统计好了。”张震素以精明干练著称,他流利地说出一连番号,接着归纳道:“……再加上地方武装,我们这次总共投入的兵力可达20万。”
    粟裕满意地看着张震说:“好!马上准备下达命令。”
    5月23日,华野代司令粟裕作出在鲁西南歼灭整编第五军的部署:命陈唐兵团之三纵何以祥部和八纵王建安部,由许昌地区向淮阳方向转移,吸引邱清泉部南下;又以第一、四、六纵队、两广纵队、特种兵纵队自张秋镇、范县之间南渡黄河,进抵定陶、成武地区,调动邱清泉北返。再由第三纵队、八纵队、中原第十一纵队尾敌北进,各路合击,力求歼灭第五军于鲁西南地区。各部于24日开始行动。
    果然不出所料,陈唐兵团三、八纵,由许昌地区向淮阳方向挺进后,位于鲁西南的国军邱清泉兵团指挥第五军和整七十五师马上向太康急进,企图寻歼陈唐兵团三、八纵。而粟裕乘机指挥濮阳地区各纵,于30、31日两个夜间顺利渡过黄河,进入“三角形”的顶端郓城地区。
    国军陆军总司令顾祝同获悉粟裕部渡河南下的消息,大为震惊。立即命令邱清泉主力北返,向商丘地区集结。同时,从北地区速增调整编八十三、二十五、七十二师和六十三师1个旅至鲁西南地区,由三角地区的底部步步向北推进,大有与华野南渡部队决战于鲁西南之势。
    毛泽东密切地关注着中原的战局。鉴于国军在鲁西南战场集中9至11个整编师的兵力,且队形密集、不易割歼,他于6月3日电示粟裕:“在整个中原形势下,打运动战的机会是很多的。但要有耐心,要多方调动敌人,方能创造机会。”
    随机应变,不拘一格,是粟裕战役指挥的一个显著特点。中央军委的指示,使粟裕的头脑更加清醒,他开始把寻找战机的重点放在了另一个酝酿已久的腹案上。
    原来,粟裕对部队南渡后可能出现的敌情变化早有设想,在确定“南渡黄河,歼敌五军”方案的同时,他就曾考虑:此案虽具一定条件,但不利因素较多,主要是歼敌兵力不足。邱清泉兵团的五军等部,全是美式装备,战斗力很强,且一旦有被歼之危,蒋介石必倾全力救援。解放军要歼灭敌五军,突击集团至少要4至5个纵队,而当时粟裕统辖的兵力不足6个纵队,即便渡河后,有机会钓住敌五军这条大鱼,但阻援方面只能机动一两个纵队,在平原地区无险可守的地形上,势必难以抗住援敌。再者,敌五军这条大鱼即使被“摆来摆去”,三五天也未必能解决战斗。当援敌赶到,形势必定逆转。
    于是,他在考虑打国军第五军的同时也设想了一个“先打开封,后歼援敌”的腹案。这次南渡黄河,在作战部署上,就是力求左可逢源,既能适用于打敌五军,又能在必要时改打开封。
    这着棋非常高明。高就高在:第一,可以用寻歼国军第五军来激励部队士气,一旦不成,就用打国军第五军的精神准备和物质准备去打比其弱的开封守敌,把握更大。第二,能够造成国军以为华野要在鲁西南同它决战的错觉,把国军的注意力吸引到鲁西南三角地区来。这样,华野就能给开封守敌以出其不意地攻击。第三,如果打敌五军的条件成熟了,也不会丧失战机。
    所以,此时粟兵团虽被抵在狭窄的郓城地区,前有国军重兵逼进,左边是黄河,右边是京杭大运河,看似陷入危境之中。粟裕却稳坐钓鱼台,胸有成竹,临危不乱,一个大胆的想法正在他头脑中产生:改变先在鲁西南歼敌五军的作战计划,把重心转向豫东,以“先打开封,后歼援敌”为首战方针。
    粟裕若有所思地问疑行张震:“陈唐兵团现在到达何处?”
    张震指着地图说,“他们现已到达通许、睢县、杞县之间,距开封只有一日行程。”张震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
    粟裕沉思了一会儿说:“你向他们通报一下目前的敌情,请他们对战役的发展谈谈意见,速报过来。”
    张震应声忙去发报。粟裕转身对着地图再次慎重地运筹起来。
    他此时之所以下决心要打开封,主要依据有四点:一、开封是国民党的河南省会、中原重镇,政治、军事皆占有重要地位。开封告急,蒋介石势必调兵增援,这样敌人在鲁西南的部署便会出现混乱,解放军在郓城既可化险为夷,又有运动中寻歼援敌的战机。二、开封有国军3万余人,但战斗部队只有羊山集被我军打烂后重建的国军六十六师,师部率第十三旅和河南省的2个保安旅,总兵力量近4000人,但指挥不统一,战斗力不强。三、国军可用于增援开封的主力集团均在100公里以外,而华野与中野相对靠拢,有强大的兵力和充裕的时间阻击援敌。四、攻打开封这样有40万人口,且经过日、国军长期设防的城市,在华野虽是首次,但陈唐三、八纵长于城市攻坚,部队有多年的攻坚作战经验,攻克开封是有把握的。
    陈唐接到粟裕的6月9日电报后,马上召集三、八纵领导一起研究。
    6月10日,陈唐回电称,“目前敌我在鲁西南成为胶着对峙状态,敌异常警觉,且有预定部署准备,正面不宜歼敌。一般以避开鲁西南转入国军之侧后,调动国军于运动中歼击为有利。”电报还建议:“毋为固定对象或固定时间、地区所限,免贻误战机,形成敌我主力长期对峙,反为被动不利。”
    粟裕看到陈唐回电后,忍不住地笑着说:“陈士榘闪烁其辞,还是掩盖不住想打开封的真正欲望 ! ”
    “此之谓‘英雄所见略同' ! ”张震说。
    6月15日10时,粟裕、张震联名向中央军委及刘伯承、邓小平、陈毅、邓子恢以及华东局发出这样的电文:
    一、我们渡河本可于5日及12日两次战机中歼击五军及七十五师,但兵力不够,一、四、六纵很难达成歼敌(因十一纵全部仅1.1万人) ,虽能分割敌人,但距离太短,难以钳制,因此只好放弃该两次歼敌机会,甚为可惜。
    二、顾祝同为寻我决战,已调入十三师(17日可到金乡)、二十五师(15日集中淮安,待运徐州) 、七十三师(14日集中新安,待过徐州 ) 及十八军(令该军于15日集中,限25日赴商丘参战),并调六十三师之一个旅增防商丘( 原该城有六十六师之一八五旅及快三纵、交二总队 ) 。今晨敌七十五师又放弃定陶东窜成武,此刻敌五军等部仍与我对峙于菏(泽)巨(野) 线以南地区。
    三、在上述情况下,我不宜在正面与敌对峙,因此决定以陈唐兵团于16日晚包围开封(守敌为六十六师十三旅及两个保安旅等)而攻占之。我们率一、四、六纵于同晚转到曹县及其东南地区,以阻击敌五军等部西援,掩护陈唐完成攻歼开封守敌任务,而后待机围击邱清泉一部或向南歼敌十八军于运动中。
    四、在开封未攻下之前,请即令陈谢向郑州进逼,使郑敌不能东援,并盼设法阻滞敌十八军之行动。
    在向上呈报的同时,粟裕给各纵队下达了新的作战命令,具体区分战役第一阶段的任务:
    三、八纵组成攻城集团,先采取奔袭手段,包围开封城,夺占城关,尔后依托城头迅速攻城;华野一、四、六纵迅速楔定陶、曹县、民权、考城地区,以运动防御,坚决阻击邱兵团西援开封;中野十一纵并指挥冀鲁豫军区独立第一旅位于巨野地区,由北向南从侧后牵制邱兵团;冀鲁豫军区和豫皖苏军区一部兵力相机攻战东明、兰封,并破袭陇海路兰封至野鸡岗铁路;中野九纵插入郑州、开封之间,阻击郑州可能来援之敌。
    部队接到上述命令后,均感非常突然,尤其是待机于郓城地区的粟兵团几个纵队,眼看马上就能与邱兵团的五军决一雌雄,实现中央军委先歼敌五军的首战意图,可现在却要改变初衷去阻击援敌,思想一时很难转过弯来。
    更令粟裕焦急的是,电报发出后一天多的时间,中央军委和刘邓陈邓(子恢)迟迟未见复电。
    粟裕坚定地认为自己的决策是正确的。什么时候好歼敌就什么时候打,哪里好歼敌就在哪里打,哪部分敌好歼就打哪部分,核心是积极歼敌。这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精髓 ,也是他认定的理由。“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粟裕决意承担一切责任,只要眼下敌情没有大的变化,就一定要实现“先打开封,后歼援敌”的首战方针。
    6月17日9时,中央军委的复电终于到了,电报完全同意粟襷 应变部署,并指出:“这是目前情况下的正确方针”,“情况紧急时独立处置,不必请示”,“另注意文物保护,开封是古都”。
    同日,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的复电也到了,复电指出:豫东战役第一步以保障攻开封为主,第二步打谁视情而定。决定以仍归中野指挥的华野十纵进至上蔡地区,与中野一、二、三、四纵阻击胡琏兵团北援。并嘱粟裕放心大胆地集中力量攻取开封,南面援敌有中野阻击,不必顾虑。
    看完电报,粟裕长长地嘘了一口气,他终于有了打好这一战役的“尚方宝剑”。粟裕及时传达了上级的电报精神,使各纵领导吃了“定心丸”,统一部队的思想。
    为了在战略上配合这次大战,粟裕旋令山东兵团继续在津浦路徐、济段扩张攻势,包围兖州,调动敌整编二十五师或整编八十三师北援;令苏北兵团在陇海路新安镇(今新沂县)至海州段发动攻势,牵制敌人。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