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战场>>石家庄战役
 
石家庄战役
中允 供稿

    石家庄战役于1947年11月6日发起,它是二次国共内战早期的一次典型的两军之间的攻防战。
    战役第一阶段的重点是攻打石家庄西北角的大郭村飞机场和北面的云盘山。
    自石家庄被解放军包围后,空中运输就成为国军接受外来援助的唯一通道。因此,石家庄警备司令刘英把大郭村飞机场看成守军的命根子一样,在这里布置了1个团的兵力。在解放军发起攻击后,刘英又通过电台,从保定和北平调来飞机,协助机场的守军拼命反击。冀晋军区独立第1、独立第2旅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分别从东北、西北两面夹击飞机场防守团,经过一天激战,飞机场丢掉了,自此国军空中交通线被切断了。
    云盘山位于石门东北角,号称是山,其实不过是一个高20-30米的土丘,但在一马平川的石家庄东北部却说得上是绝无仅有的一个制商点。日军占领期间,侵华日军就在云盘山上修筑了碉堡和防御工事。自国民政府接收后,又对原有的工事作了大规模改造和加强。国军以山顶上的一座庙宇中为核心,用钢筋水泥修筑了一座上下3层的地堡,还在山脚和半山腰挖了两道壕沟。改置了两道电网。在此驻守的是保安警备队的1个加强连,虽说是地方部队,但火力配备却很强,有重机枪4挺,轻机枪9挺,步兵炮4l门,构成了密集的交叉火力网。号称是“铁打的云盘山”。
    解放军将野战炮兵群把大炮推近到距云盘山核心工事只有300米处,抵近射击。炮兵在如此近的距离内直瞄射击,颗颗炮弹都能落在了核心工事上。但猛烈轰击一段时间后,解放军指挥员举起望远镜仔细一看,发现国军的核心工事竟完好无损。原来,核心工事的墙壁有几尺厚,山炮的威力太小,无法将其摧毁。解放军的第一次攻击没有奏效。
    云盘山上的国军仗着工事坚固,迅速地向山下四处扫射,顽强反击。
    一招不行再来一招。解放军马上调整战术,命令工兵连选择一合适角度,向山顶上挖掘暗壕,直抵敌核心工事脚下,随后把几百斤炸药堆放到核心工事的下面。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一团烟雾腾空而起。解放军敢死队趁着浓烟冲了上去,奇怪的是,当他们冲到山顶上时发现,敌人的核心工事竟依然未被摧毁,可见其坚固程度。但是,工事内的国军都已被震昏了,失去了抵抗能力。敢死队没等国军清醒过来,已经冲到工事跟前,从射击孔中塞爆破筒、手榴弹,一个加强连的国军就这样全完了。
    敢死队占领云盘山后,把大炮拉上山,居高临下,向石家庄发电厂轰击。一通炮轰后,发电厂被炸毁,市内立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电源被切断了,国军设在封锁线上的电网也成了摆设。
    国军严密防守的外市沟,犹如一条巨蟒,蜿蜒盘踞在石家庄近郊的四周。沟外地形开阔,没有可供利用的地物,无法接近。解放军在民兵、民工的协助下,于6日夜开始建筑作业。各进攻部队都以第l梯队构筑进攻阵地,以第2梯队挖进攻阵地的交通壕,战役第2梯队和民兵、民工挖后方交通壕。经一天两夜,至8日清晨,解放军的交通壕已伸展到距外市沟百米以内,隐蔽的坑道则挖到了外市沟外沿,完成了进攻准备。
    8日16时,解放军对外市沟发起全线攻击。首先在外西兵营爆破成功,将外市沟炸开了两个8-10米宽的缺口,并乘着爆破的烟幕跨越市沟,夺取了国军的前沿阵地,尔后向两翼发展,占领了农业试验所、西焦村、西里村、城角村、洒酒司等要点,并击毁国军机械化小分队的装甲车、铁甲列车各一辆。
    16时30分,解放军由西三教西北、于振头以西突破,攻击振头镇,守军赵县保警队大部基本损失,少数撤退到内市沟。
    当晚,解放军从东北面突破,占领了义堂村、八里庄各点;从东面突破,占领了范谈村,包围了范村;从东南面突破,占领了东三教、槐底,包围了元村;从西北面突破,包围了北焦村。
    11月9日夜,天上下着细雨。解放军攻城各部队在夜色掩护下,冒雨开始了向国军的第二道防线-内市沟前进的大规模的建筑作业。步兵和民工们第1梯队在前沿展开,先挖卧射掩体,再逐渐构成跪射和立射掩体,随后再把一些掩体加盖成地堡,然后再将各个掩体和地堡横向贯通,筑成堑壕。第2梯队构筑纵向交通壕,国军火力射程之外的交通壕则由民兵和民工构筑,一夜之间地形全部改观,众多堑壕、交通沟,满布于内、外两道市沟之间纵深2000米的开阔地。在离内市沟60米处挖掘坑道,直到内市沟外壁,并构筑爆破洞,准备炸开内市沟。
    国军32师94团团长看到如此变化叹道:“前一天傍晚,阵地前还是一片开阔地,可是第二天拂晓一看,我们的防御信心全凉了。”
    10日16时,解放军的炮群突然吼叫起来,对内市沟的总攻开始了。山野炮弹射击国军的高处碉堡;战防炮、步兵炮射击低处碉堡;轻机枪封锁着国军的碉堡射孔;追击炮弹在散兵阵地上开花;重炮向纵深射击。内部爆破和外部爆破同时开始。整个石家庄国军阵地到处闪着火光,到处腾着浓烟,到处飞着瓦砾……
    16时30分,解放军发起冲击。在西南方向用梯子战术下到沟里。但没等把梯子靠到对面的壁上,却遭到国军密集火力的扫射,死伤枕籍。但助攻部队却在相邻地段上成功了,16时55分,全部攻入南兵营,掩护后续步兵全部通过内市沟。
    在国军内市沟被突破的同时,解放军也从东边突破,接连打退了坦克掩护下的七次守军反冲锋,并推进到中正路。占领了复兴路、大兴纱厂、汽油库等要点,国共两军在市街开始进行了巷战。
    通过激烈残酷巷战,国军拼死抵抗和反击没能抵挡住解放军一波接着一波的人海冲锋,还是在半夜里丢掉了中正路、民生路、车站、大石桥、平安路、机场路。
    经攻守两军20个小时的激战,石家庄市区已大部被解放军占领。至12日晨,国军第32师师部和第95团残部仍顽强据守着石家庄核心工事抵抗。核心工事是以大石桥为中心的防御体系。大石桥是一座铁路天桥,因用大块方石垒砌而得名。国军第3军接收石家庄后,罗历戎看中了这座桥可作指挥所,于是下令将桥孔统统堵死,四周立起围墙,大石桥成了一座能攻能守、能打能藏的巨大堡垒。附近高大的正太饭店也筑有坚固工事,作为屏障。
    这个工事罗历戎没用上,刘英倒是用着了。石家庄战斗打响后,刘英即以大石桥作为自己的指挥所。
    解放军开始攻城后,刘英就不停地向北平、保定呼救求援,可每次得到的都是“固守待援”,他已经隐隐感到援军到来已经无望了,逐下定“杀身成仁”的决心。
    解放军突进城后,刘英撤进大石桥内,指挥部队继续抵抗。
    正当刘英在大石桥内对着电话筒下达指令时,突然几个解放军战士出现在他面前,黑洞洞的枪口顶到了他胸上。他百思不得其解:四周都是自己的嫡系部队,这几个解放军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原来,解放军攻一部占云盘山后,到大石桥附近观察地形,选择攻击路线,以便部队能够快速投入战斗。派出一个侦察连搜索到火车站。发现车站内挤满了国军,趁人没有发觉,迅速抢占了车站右侧的一座水塔。随后,派出一班步兵潜入了车站,并摸索进了刘英和他的参谋长的指挥所。
    刘英被俘后,大石桥、火车站、正太饭店等要点不攻自破,11月12日晚11时,市区的国军停止了抵抗。向北突围的有400余人,后也于灵寿以东地区被包围。石家庄国共两军的攻防战经过六昼夜的战斗后以城破告终。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