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战场>>國民革命軍確保外僑生命財產
 
國民革命軍確保外僑生命財產
站长 王坚 整理
 
          中華民國十六年南京事件後於三月三十一日蒋介石在上海外交大樓接見英美日法等國記者發表談話
    此次南京事件發生,各西報及通訊社,因宣傳過甚,致多發生誤會,雖此案真相,尚待調查,茲姑述其大略情形,俾明梗概,南京事件發生後之第二日,本人即到南京,當國民革命軍攻到南京城外,直魯軍尚未退卻時,城內發生排教行為,英美兩國軍艦開砲攻城,曾囑南京衛戍司令程潛,對於無論中國軍隊或流氓,損害外僑生命財產,均須負責查明其確實情形,予外僑以滿意之解決,如查明係國民革命軍所為,自有相當辦法。但英美軍艦開砲前,並無提出何項警告,當向南京外人當局提出抗議,要求賠償損失。國民革命軍自出發北伐以後,所過各處,各國僑民,均表示好感,國民革命軍甚為感謝,但到南京以後,因發生英美兩國兵艦開砲事件,以致民眾方面,甚為詫異,國民革命軍認此為最恥辱之事,國民革命軍之官長與兵士,自悉南京事件之後,非常憤慨,現在南京各官長及交涉員,竭力設法,使此案不致擴大。本人抵滬後,閱各西報之紀載,諸多失實,如言某國領事已死,某國領事已傷,外僑死傷數百數十之紀載,使各友邦對於國民革命軍以前所得之信仰與好感,完全喪失,至為遺憾。須知國民政府之外交政策,對於各國僑民均表示好感,當可諒解,自南京事件發生以後,有奸人從中挑撥,希圖慫恿各友邦聯合一致對付國民革命軍,考其原因,實亦西報宣傳過甚所致,嗣後關於此種事件,須調查確實。譬如南京事件,至少須自信可以負責後,方能發電及紀載。國民革命軍之主張,望各西報勿發過甚其辭之消息,使人發生懷疑。本人到滬時,由吳淞口經過黃埔江到高昌廟登岸,目擊各國軍艦及兵士甚多,租界以內,有外國兵士及各種障礙物防守,一若有備戰之形勢,因此即一變本人未到以前對上海之感想。租界乃係我國之領土,故本人不禁發生種種之刺激。當直魯軍在上海時,租界方面並無外兵及障礙物,而國民革命軍到上海以後,即有外兵及障礙物,觀察租界當局之意,以為我國民革命軍似無保護外僑生命財產之能力,本人對於此點,認為莫大之恥辱。關於租界問題一節,本擬早日提出各項意見,以便彼此討論,惟因中央政府之外交人員,尚未到滬,故未提出,一俟外交人員到後,即當提出討論,且租界之形勢日緊,我華人之憤激,勢必日高,故本人對租界當局,不得不提出警告,甚望租界當局,改變以前之主張,使彼此感情漸可增進,此為租界當局應注意者。諸君對於中國情形,諒必明瞭,若各國仍用十九世紀之政策,採用軍艦兵隊之武力,對付中國,不但不能有益於租界及僑民之生命財產,而反有害,因現在之中國,與十九世紀時之中國不同之故也。我國民革命軍所過之地,各友邦均可不必派兵,因我國民革命軍對於外僑生命財產,負完全保護責任,如有傷害外僑生命財產,決當賠償,必不失信。我國民革命軍對於各種武力及示威行動,毫不恐懼,現下本人對於租界問題及各項外交問題,尚未奉到中央政府命令,此時不能表示。但今日可作非正式之談話,亦即本人到上海以後,對於外交問題所得之結論:
    一、取消不平等條約及收回租界,決不用武力及暴動,當由中央政府採用外交正當手續辦理,希望諸君轉告各國僑民,不必恐懼。
    二、國民革命軍之革命目的,祇求國際地位之平等, 孫總理之遺囑主張,亦復如此,各國如能諒解此點,自動取消不平等條約,歸還租界,自當認為友邦,即以前以不平等待我者,祇求其能變更以前之主張,亦可和好親善,試問現在租界當局所採用之手段,能使中國國民發生好感否。
    本人為國民革命軍之首領,對此不能不發生遺憾,且認為國民革命軍極大之恥辱。是以本人到上海以後,即警告上海民眾,勸令勿入租界,滋生事端,現在罷工工人,大部份已經復工,據總工會報告,有外人工廠之工人,願意到廠復工,而廠主拒絕,使工人甚為憤激,長此以往,如租界當局,不改變方針,將來發生暴動,應由租界當局負責,與國民革命軍無關,租界以內,外人之治安,有外兵保護,而租界內之華人,應由何人保護,國民革命軍有保護華人之責,然又不能通過租界,試問一方有保護華人之責任,一方又不能行使其職權,各國亦有此情理乎,總之,外兵外艦一日不撤退,國民革命軍對於外僑之生命財產,一日不擔保,甚望各友邦從速改變方針,俾得彼此早日修好,共謀人類之幸福。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