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战场>>同古保卫战
 
同古保卫战
站长王坚整理
    中国远征军于1942年2月底开始入缅,第五军军长杜聿明暂时统一指挥入缅的第五、六两军,布防战斗。但是,此时有利时机已经丧失,3月8日缅甸首都仰光失守。3月12日,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司令长官司令部成立,卫立煌为司令长官,杜律明为副司令长官。卫未到任,由杜代理。  
在崇山峻岭中蜿蜒曲折的滇西公路-“九弯十八拐”
    中国远征军编成内有第五军(杜聿明)、第六军(甘丽初)、第六十六军(张轸)3个军9个师。司令部成立时发表文告指出:“此次中国军队入缅作战,全在协助友邦,消灭民主国家公敌——日本强盗,争取人类正义,世界和平。”  
    中国远征军浴血入缅远征,由于坐失良机,使中国军队“自始至终呈被动之态势”。
    尽管如此,第五军入缅的先头部队第二00师(师长戴安澜),是一支机械化装备的在抗日战争中屡建奇勋的部队,先行入缅,士气高昂。军运卡车身上,贴满了用中、缅两国文字书写的标语:“中国军队为保卫缅甸人民而来!”“加强中英军事合作!”“缅甸是中国最好的邻邦!”“驱逐倭寇,扬威异域!”“为国争光,不胜不还!”   
    1942年3月7日二00师日夜兼程,到达战斗第一线同古。同古南距仰光25O公里,北距曼德勒32O公里,是仰曼铁路的重要城市和战略要地,西北还有克永冈(开道)机场,是日军“必须迅速占领”之地。而我方则认为,它与西线普罗美和东线毛奇互相呼应,构成阻止日军北犯的屏障。尤其是3月8日,仰光失陷后,同古争夺战,就显得更为重要。  
1942年3月1日中国远征军先头部队在国畹町作出国动员
    驻守在同古一带的英缅第一师土气极为低落,既不了解敌情,又未作迎战准备,只准备安全后撤,保存实力。3月18日,日军向同古推进,英军同时撤往普罗美。从19日起,日军第五十五师团第—一二联队向同古发起攻击,第一四三联队于20日投入战斗,双方激战12天之久,日军遭到太平洋战争开战以来未曾遇到过的猛烈抵抗。  
    由于西线英军始终没有采取积极行动配合,加上英方延误,中国远征军后续部队未能按预订计划运送到同古前线,第二00师苦战12天,伤亡2000余人,内缺粮弹,外无援兵,面对增援后4倍于己的敌人,困守孤城,形势危急。
    杜聿明认为,“在此形势下,我军既不能集中主力与敌决战,以解同古之围,而旷日持久,仰光登陆之敌势必参加同古战斗,坐使第二00师被敌歼灭。如此,则我远征军将被敌人各个击破,有全军覆没之虞。因此,我决心令第二OO师于29日晚突围,以保全我军战力,准备在另一时间、另一地点与敌决战。”于是第二OO师在戴安澜指挥下安全突围,连一个伤兵也未丢失。
    前进队伍中的娃娃兵-据有关史料介绍,这些娃娃兵年龄都在15岁以下,最小的只有八九岁。他们多是在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孤儿,为报国仇家恨,他们以一腔热血投身军队,和大人一样浴血疆埸
    同古保卫战是缅甸防御战期间作战规模最大、坚守时间最长、歼灭敌人最多的一次战斗。而且在仰光失陷的不利形势下,同兵力、装备都占优势,并拥有制空权的敌军苦战12天,歼敌5000余人,掩护了英军撤退,为远征军的后续部队赢得了时间,最后第二00师全师安全转移,不能不说是很大的胜利。日军也承认,同古战斗中,第二OO师十分英勇,对于日军来说则是缅甸战役中最艰苦的一战。
    同古是南缅平原上一座小城,又译作东吁或者东瓜,人口十一万。同古距仰光二百六十公里,扼公路、铁路和水路要冲,城北还有一座永克冈军用机场,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著名的同古大战就在这里拉开序幕。   
    一九四二年三月二十日,中国远征军第二百师与侵缅日军第五十五师团在同古城外发生激战,双方均有较大伤亡。   
    根据战后日本防卫厅公布的档案材料,我们得以将当时作战双方的武器装备作一比较:
    日军第五十五师团:

兵员

野战炮

迫击炮

坦克装甲车

空中支援

20259人

150 毫米:36 门

200 门

40辆

3个航空中队

    中国远征军第二百师:

兵员

野战炮

迫击炮

坦克车

空中支援

11000 人

75 毫米: 20 门

100 门

3辆(其余留在腊戍待运)

    历时十二天的同古大战终于以中国军队主动撤退而告结束。日本人占领一座空城,中国军则退守一百英里外的彬文那。战斗尚未结束,中日双方都迫不及待在各自首都发布战报,都称自己取得重大胜利。双方舆论为此沸沸扬扬,国民情绪跟着振奋鼓舞。事实上该战役双方损失基本相等,日本人付出重大代价攻占一座废墟,中国人虽然后撤一百英里,却阻滞了敌人攻势,因此公正的结论应当是:双方都取得了应有的胜利和遭到了不应有的失败。   
    同古之役初步矫正了西方人对中国军队的歧视和偏见。它在军事史上的意义几乎等于零,但在认识论上的价值却意外地获得一个高分。
    《戴安澜列传》载:“……敌酋东条英机在日本议会上承认,同古之役为旅顺攻城以来从未有过之苦仗。”
    《印度快报》:“韦维乐爵士说,‘我原以为中国人不能做什么……现在看来他们确实能够做点什么’。”
    史迪威:“近代立功异域,扬大汉之声威者殆以戴安澜将安为第一人。”
    史迪威:“……中国战场失败的责任不应归咎士兵。不是士兵怕死,而是军官无能,不是军队没有士气,而是统帅没有信心。”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