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黄埔之家>>我所熟知的黄埔政治教官及政治课
 
我所熟知的黄埔政治教官及政治课
黄埔五期 叶岛 撰稿

    1926年夏,我赴广州考入黄埔军校五期。是时,慕名已久的青年导师恽代英、肖楚女均在军校任政治教官。有三件事,今天回想起来,仍记忆犹新。
    恽代英口若悬河作动员
    记得在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集合在广州东校场,举行“北伐誓师大会”,军校第五期全体入伍生也列队参加了。大会由蒋校长主持,宣布开会后,即请士兵装束的政治总教官恽代英向全体官兵作动员报告。当时还没有扩音设备,但他的声音很洪亮,全场几万人肃静恭听。恽总教官口若悬河,长达两小时的报告也未用讲稿,中间毫无停顿,始终也未喝水。他在报告中分析了当时北伐的形势,着重宣扬了三民主义的革命精神,贯穿救国救民的革命道理,深入地阐述了反帝反封建的重要意义,号召革命军将革命推向全国,为北伐战前动员作了一次强有力的鼓动。在整个报告过程中,蒋校长一直站在恽代英身后,并不时用目光环顾四周,始终保持昂然挺立的姿势。
    肖楚女深入浅出讲历史
    1926年秋冬之际,第五期同学结束入伍生训练,一齐调回黄埔军校本部,分别分人步兵、炮兵、工兵、政治、经理五科。我被分到工兵科。我们多次在校本部大课堂听肖楚女教官讲述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他常常从很平常的事件谈起,讲得绘声绘色,不但思想性强,而且擅长讲课的艺术,深受同学们的爱戴。有一回,他在讲课时讲到,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已经从我国的通都大邑,深入到穷乡僻壤,到处都有人丹、味之素、洋油、洋烟、洋火等商品.他比喻说。如同上至天花板,下至地板缝,到处都爬着密密麻麻的臭虫,它们正在抽吸我们身上的鲜血。帝国主义者横行霸道,用大炮强迫我们与他们通商,掠夺我们的财富,向我们勒索赔款,想榨尽民脂民膏。由于他的课讲得深入浅出,生动活泼,不时引起同学们热烈的掌声。虽然,同学们的思想认识有所不同,但都觉得肖教官讲课好,使大家对学习很感兴趣,乐于接受。因此,同学们都很欢迎听肖教官讲课。
    言教与身教
    1926年,北伐军攻克武昌后,广州国民政府决定迁往武汉。恽代英奉调到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任政治主任教官,继而任国民党武汉分校常务委员(常委共三人,另有谭延凯、邓演达),主持分校政治工作。黄埔军校五期的炮兵、工兵、政治三科学生亦迁往武汉分校,并在武汉招收第六期新生。我们三科学生是步行出发,经湘粤交界的蔚岭关,转入衡阳后,再乘火车到达武汉的。
    恽教官则是取道上海,先与周恩来同志联系,并在上海聘请了几位知名的政治教师,到武汉分校担任教官。不久,因宁汉分裂,武汉分校即改校长制为委员制。驻兵鄂西的夏斗寅师突然发动叛变,武汉分校全体师生(包括五、六期)迅速组成中央独立师,师长由教育长侯连瀛担任,恽代英任党代表,配合叶挺部队星夜出城迎击叛军。1927年五、六月间,第二期北伐在河南猛烈展开,军情紧迫,我们第五期炮、工、政治三科学生在武汉匆匆举行了毕业仪式,分调北伐各部队。
    此后,我未能再见到恽代英、肖楚女两位教官。他们虽然早已去世,但他们所点燃的灯火长明,一直照耀着我们前进。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