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口述尘封历史>>忻口之战-记国共合作抗日的一次战例
 
忻口之战-记国共合作抗日的一次战例
黄埔六期 王德穆 口述 唐伯威 撰稿

                                             一、第十四集团军战斗概况
    1937年10月上旬以来,敌板垣师团于攻占大同、雁门关以后,继续沿同蒲路向南进犯,接近忻口时,与我北上增援的第14军(辖10、83、85三师)李默庵部和第9军郝梦龄部(均归第14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指挥)遭遇,这些部队展开于忻口东西两侧地区,阻击敌军。作战部署:中央区以10师李默庵部占领忻口镇及其以北地区,左翼为83师刘戡部占领大白水以西地区,右翼为第9军郝梦龄部占领南、北槐化附近,85师为总预备队。10月中旬日军集中主力向南、北槐化我第9军郝梦龄部阵地猛攻,飞机重炮轮番轰炸,阵地陷落,军长郝梦龄阵亡,全军伤亡很大,卫立煌命令总预备队陈铁部进行反击,激战三昼夜,收复阵地,该师虽损失很重,但士气旺盛,阵地坚固。与此同时,我友军八路军的部队与我军密切配合,用夜间急行军、由忻口左翼迂回,插到敌后,向敌袭击,破坏敌后铁路公路交通,截断敌后方联络线,敌军补给中断,施用空投,处于被动地位,双方相持十几天,敌不得逞。在此期间,当日军猛攻我南北槐化时,李默庵命令我10师及83师全线出击,逼使敌军不能全线实施其重点突破的战术,日军仍抽调部队向大白水10师及其以西我83师阵地攻击,我10师阵地一度被敌军坦克突破。突入忻口镇的一角,进行巷战,在我军反坦克炮到达,将日军坦克一一击毁后,全线反攻,巩固了我军原阵地。与此同时,我83师左翼主阵地最初也被敌攻占,转向我师右翼进攻,我右翼部队一面运用壕沟战术,阻击敌军,一面利用羊肠小道,派出敢死队接近敌军,进行肉搏,使敌机与炮兵的优势无法发挥,最后加强我第一线火力,转守为破,夺回原主阵地,此时敌已损失严重,便转攻为守,与我形成胶着状忿,到11月上旬,我军因太原失守,感受侧背威胁,全军向南撤退。
    总的说来,此次忻口之役,我军虽未把日军捕捉歼灭,遗失战机,但士气旺盛,战绩辉煌,给敌以沉重打击,使其不能按原计划进攻太原。特别是我八路军的敌后活动,破坏交通,截断补给,袭击机场,使敌顾此失彼,限于被动,发挥了主动策应友军作战的最高效能,最值得大书特书的。
                                             二、八十三师在忻口的战斗
    左翼部队83师布防于大白水以西地区。以494团团长李奇亨部占领左翼高地为主阵地,(因无地图,无法说明其位置与标高),担任正面防守与左翼警戒。以493团李纪云部为右翼,派第3营营长王德穆附第2营之第5连,占领高地山腹(距最高点约150米),与第10师的接续部为第一线,一面策应主阵地的战斗,一面掩护第10师左翼侧。派249旅之一团在正面阵地后为第二线,构筑工事,其余为预备队。
    10月下旬、在敌进攻白水左翼阵地的同时,抽调部队向我师主阵地猛攻,除炮击外,空军轮番轰炸,一日之间,我主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者两次,后仍被日军占领,在当天午后5时左右,敌军利用其暂时战胜淫威,居高临下,对我营进行扫荡,我正面之敌亦同时猛烈进攻,企图围歼我营,进而包围我大白水第10师友军,在这种严峻时刻,我营全体官兵沉着应战,无一畏缩,并使用预备队(第2营5连和重机枪1排)由副营长程廷云向高地扑来之敌进行反击,以至肉搏,激战约一小时,已近黄昏,战斗停止,我营阵地屹立未动。黄昏后,团长李纪云即下达两项指示:
    1.师长刘戡已令工兵营前来,归我指挥,在当天夜间(那时的日军,夜间除固守阵地警戒外,绝不外出活动)把敌我间的山脉切断,挖一条南北间的壕沟,宽深均达数米,使占领主阵地高地之敌不能通过这条沟向我营扑来,团长李纪云并在后方第二线以轻重枪二十余挺火力封锁这条沟,使我营无左顾之忧,仅以少数兵力应战高山之敌。
    2.忻口大白水以西高地,地形特殊,敌我阵地(即山与山)之间多为悬崖绝壁,仅有少数羊肠小道攀登上山,我494团正面主阵地的失守,是敌利用炮轰枪击时下到小沟,再攀登上山接近我前沿阵地猛扑失守的。
    根据这样的经验教训,指示我营选派若干奋勇队下到我营阵地前的深沟(至少一个连),不分昼夜,来回巡逻,并在我侧山脚构筑各种工事和掩蔽部,可以射击由小道下来之敌,使敌炮击和飞机轰炸失去效果。如果敌军下到山沟来了,我就以山上阵地的武器射击,沟底的奋勇队就以手榴弹为主要武器(每人至少15枚)进行肉搏,使敌多次都不得逞。我军坚守原阵地约10个昼夜,在此期间,师长刘戡先后抽调五、六个连增援我第一线,官兵士气大振,转守为攻,向敌占高地不断进行夜袭,在我军将撤退之前两夜,袭击成功,夺回我原主阵地之最高点。此时前线上空已无敌机踪影,敌军损失惨重,精疲力竭,转攻为守。这一路日军与我形成胶着状态,已无力进攻太原。及至平汉线之日军策应晋北日军作战,10月中旬娘子关失守,平定相继陷落,太原告急,炮声隆隆,不绝于耳,我军感到侧背威胁,战况处于不利,乃决定放弃忻口正面阵地,向太原以南转进。我营是最后撤退的一个营。事后统计:494团伤亡约三分之二,493团伤亡约二分之一,其中我营共伤亡连长一员,排长四员,士兵约四百名左右。
                                          三、一个战斗小英雄-许传典
    忻口之战中我营防御阵地的前沿,有一个小高地,前面有一条羊肠小道,为敌军进攻我军必经之路,战斗位置非常重要,但整个面积较小,不能配备较多兵力,只派了一个班占领阵地,构筑工事为掩护部队,担任阻击进攻之敌。有一天,敌军集中炮击这个小高地约半小时,炮弹数百发,同时空中敌机也协助轰炸,整个小高地烟雾弥雾,尘土蔽阳,敌军就利用这段时间由羊肠小道,攀登前进,企图占领这个小高地进攻我主阵地,在日军最先头的人距高地尚有五、六十米时,炮击轰炸停止了,敌军大摇大摆地向高地前进,我们也以为高地守备的一班,已全部牺牲,虽早已另派有一个排迅速前往增援,但沿未到达这个高地。这个小高地阵地内忽然发出一枪,击中前进中的一个敌兵,应声倒地,其他后面的敌兵就都卧倒葡伏前进,延缓了敌人进攻的时间,我增援部队随即到达占领阵地,把敌人全部击退。查明这次对抗敌军炮击轰炸小高地守备的一个班(共14人),已伤亡殆尽,最后剩下一个小兵,名叫许传典,坚守阵地不退,以一发子弹,巩固全营阵地,我当即把他换下来,发现他两耳已震聋,口不能言,调在营部休养近两月,渐渐恢复常态。在此期中,别的人讥笑他说:“你真安逸,吃饭不做事”,他一笑置之,并说:“你去听听那些炮弹的声音吗?”真不愧为一个英雄的中华儿女。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