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口述尘封历史>>黄埔十二期刘健人、十七期何季元回忆光复台湾
 
黄埔十二期刘健人、十七期何季元回忆光复台湾
广州日报 记者 刘志华 撰稿
何季元:83岁,黄埔十七期,台湾光复时是国军62军炮兵营第二连副连长。现任广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
    亲历光复-2万广东兵跨海参与收宝岛
    1945年10月中下旬,一支由若干登陆艇和驱逐舰组成的盟军舰队,离开越南海防市驶向茫茫的大海。船上坐的都是国民党第62军的大兵。经过4天的航程,他们穿越琼州海峡到达台湾高雄港口。他们肩负着中华民族的神圣使命:与国民党第70军一起参与接收台湾工作。   
    何季元、刘健人两位老人,都是这些大兵中的一员。如今,已到耄耋之年的他们都定居广州。据两位老人介绍,当年62军主要由广东籍官兵组成,粤籍士兵不下两万人,他们见证了台湾光复的历史性一刻。  
    登陆宝岛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宝岛台湾光复事宜提上了日程。由于台湾同胞多属闽南、粤东移民后裔,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决定派以闽南籍官兵为主的第70军和以粤东籍官兵为主的62军赴台警备、接收投降日军。其中,62军属于国民党的正规部队,长期在粤北抗战。据何季元介绍,62军上至军长、师长下至普通士兵,绝大部分是广东人,粤籍官兵占全军的80%以上,约有两万余人。   
    根据命令,62军主要负责台中以南地区的接收工作。接到赴台任务后,全军官兵非常兴奋,连夜学习台湾的地理、民情、风俗等有关事项。10月中下旬,62军分三个梯队乘20多艘盟军的登陆艇开赴台湾。   
    抵台前做好登陆战准备   
    4天后,何季元所在的中间梯队即将到达高雄港,但这时他们接到电报说,日军军官中有部分顽固分子不肯投降,叫嚣要“死守台湾”。“当时我们真的做好了打一场登陆战准备的,但靠岸时又听说那些人老实了,我们这才放松下来。”   
    10月21日,62军的军部在高雄港登陆,此前负责接收准备工作的前进指挥所及70军已在台北登陆。据何季元回忆,62军登陆时,台湾同胞几乎沸腾了,爱国热情异常高涨。当时的高雄市几乎万人空巷,台胞拥到码头欢迎祖国军队的到来。前来欢迎的台湾各界代表和百姓挥舞着旗帜,敲锣打鼓,夹道欢迎。   
    台胞上香祭祀告慰先祖      
    欢迎人群挥舞的旌旗中有些竟是绣着龙凤的幡旗,飘着长长的飘带,像是旧时(或许是前清)保存下来的喜庆时节使用的吉祥物。沦丧多年后,台湾百姓举着这种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旗子来迎接光复,更显示出了他们爱国之情。最让何季元扬眉吐气的是,登陆那一天,有10位日军的将领前往码头迎候,“他们个个垂头丧气的!”除在码头上迎接祖国军队的到来外,许多台湾同胞在事后还举行了游行活动,许多家庭还张灯结彩,上香祭祀告慰先祖。   
    祖国情怀   
    在高雄登陆后,何季元所在炮兵连进驻台南市,曾在一所小学短暂驻扎。当时,那所小学还没改名,仍保留着“明治小学”的校名,不过老师都是台湾同胞。      
    令何老至今印象深刻并倍受感动的是,做了半个世纪亡国奴的台湾同胞,见到他们这些大兵后,最关心的就是多年来祖国的各种变化。何老说,他到“明治小学”不久,一位姓蔡的老师就跟他们说,希望祖国从此能走上富强之路,不要再被列强任意欺凌宰割。而更多的老师则向他打听祖国的情况。每到这时候,何季元总是耐心地给他们讲述八年抗战,讲述他与日军作战的点点滴滴。“那些老师听到这些都很感慨,他们对我说,台湾的光复是两岸人民共同奋斗的结果”。   
    刘健人说,“当时在台湾,我们的同胞只能算是二等公民,20多万日侨才是一等公民。”何季元也表示,当时台湾老百姓生活非常艰苦,在大街上辨认台湾人很容易,穿破旧衣服的就是我们的同胞!正是因为这样,在光复前后的一段时间里,台胞人民用最大的热情欢迎同胞军队的到来,对他们非常敬佩和友善,有的姑娘还把爱情奉献给了个别军官。当时有记者撰文说,台胞“兴奋与快乐的情绪,诚非笔墨所能描写”。   
    光复时刻   
    10月25日上午10时,“中国台湾省接受日本投降典礼”在台北公会堂(现为中山堂)举行,台湾人民长达半个世纪的桎梏遂告解除而重返祖国怀抱。会场上掌声、歌声、欢呼声与谈笑声汇成一片欢乐与喜悦的海洋。次日,台湾《新生报》发表社论说:“台湾之所以有今天,实乃祖国无数灾难换来之成果。同胞们,前日我们是奴隶,今天我们是主人了!”《新生报》还报道说,台湾“全省民众,家家户户,悬灯结彩,相与庆祝,如迎新岁……万民感奋踊跃,欢呼雷动,为五十年来前所未有之盛事。”   
   “中国歌不知教了多少遍”   
    但日本毕竟对台湾统治了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宝岛上难免留下了日本的影响。刘健人告诉记者,他刚到达台湾时看到许多台胞穿着木屐。他们会讲的除闽南话(少数人讲客家话)外,就是日语了。何季元也说,当时很多台湾人家里都有榻榻米,播放机里放的也是日本歌。在一些公共场所,特别是酒吧、商场等高级场所,不讲日语是行不通的。他们走在街上,与当地同胞语言隔阂,大有身在异域之感。有些人上街购物、与人交往,只好通过书写才能勉强应付。   
    国民政府接收台湾后积极推行了“国语学习运动”。“台湾同胞学习普通话的热情真是令人感动”,据何老介绍,当时“明治小学”很多老师真的是“不耻下问”,逐字逐句地向他们这些大兵学发音。其中还有些老师要求何季元教他们唱中国歌。“当时,《义勇军进行曲》等歌曲,我都不知道教了多少遍。”何老说。   
    台湾老百姓“拼命学国语”   
    据介绍,当时台胞对“国语运动”响应之热烈,是出人意料、感人至深的。且不说政府免费举办的,就连社会上收费的“国语补习班”,报名就读者也十分踊跃。学生中,年长者六七十岁,年轻的十几岁,有家庭妇女、职业妇女、职工、商贩和普通劳动者(如人力车夫)等。而且,“国语补习夜校”始终不见减员,极少有中途辍学的。当时有的报刊说,台湾老百姓“拼命学国语”,此话毫不为过。据了解,不到一年时间,台湾同胞就自觉地抛弃了日语,大家都讲起了普通话和闽南话。受62军官兵的影响,少数台湾同胞还学会了粤语。   
    日俘叫嚣“20年后重占台湾”   
    何季元告诉记者,当时驻台的日军大约有18万人,大部分集中在台南一带,加上侨民,需遣送的人超过40万。62军承担了相当部分的遣送任务。   
    何季元告诉记者,当时日本人并不服气,有些日本侨民把一些贵重物品藏在台湾朋友家里,还说:“我们还会回来的,到时再来取这些东西!”一些日本军人在成为俘虏后仍不死心,不少俘虏叫嚣“重回台湾”。有一次,两位日军青年俘虏借酒壮胆后叫嚣:“20年后要重占台湾……”在一些军用工厂,表面上,移交时秩序井然,有些机械还擦得光亮光亮的。但仔细查看,很多机械遭到破坏,一些核心技术部件都被人取走了。经过几个月的工作,台湾的接收工作才告完成。日本留在台湾岛内的“太阳旗”等,全被台湾人民作为垃圾,清扫成堆,照天焚烧。   
    两岸一家   
    1946年8月,62军抽调到华北,以准备内战。何季元、刘健人两人也随之离开台湾。短短10个月时间,宝岛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特别是当地的水果,何季元在前往华北前,还特意带了几箱水果罐头。后来在平津战役中,62军大部分官兵随部队投诚。如今,何季元是广东省黄埔同学会的副会长,经常联络台湾的国军老兵。他希望自己细微的工作能为反对台独、实现国家统一做出一些贡献。   
   “我做过郝柏村的工作”   
    刘健人退休前是广东省政府的参事,多年来,他没有忘记自己在台湾的经历,曾多次动员老同学、老朋友及其家属到祖国大陆投资。值得一提的是,在黄埔军校读书时,刘健人还是国民党元老、台湾前“行政院院长”郝柏村的同班同学。后来,他还曾经写过信,通过福建的广播发到台湾,以做老同学的工作。   
何季元:83岁,黄埔军校第17期毕业,台湾光复时是国民党62军炮兵营第二连副连长。退休前是广州市政府参事,现任广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   
刘健人90岁,黄埔十二期,台湾光复时是国军62军某步兵营的营长,退休前是广东省政府参事。
    接管台湾   
   “华光轮”抱憾沉没  15勇士为国捐躯  
    今年10月25日,是台湾光复60周年纪念日;而再过20天,即是厦门郑席珍女士的父亲60周年祭日。      
    1945年11月7日,台湾义勇总队队长李友邦组织100多名队员,乘“华光轮”从厦门太古码头出发前往台湾,协助光复后的接管工作,不幸的是,轮船在启航的当晚就遭狂风大浪袭击而沉没,共有15名战士身亡。死难者中就包括郑席珍女士的父亲郑永禄。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10月25日,台湾正式光复。从日本投降到台湾光复的这两个多月,有历史学者称为台湾政权的“真空期”,台湾社会处于一种相对混乱的壮态。在台湾的日本殖民者并不甘心失败,当时驻台18万日军尚未缴械,随时可能发生变故,驻台日军少壮派更是主张台湾独立,组织暗杀团,准备进行种种破坏,策划台独阴谋。   
    面对台湾社会的无序和混乱局面,台湾义勇总队副队长张士德组织了一个治安服务队,协助政府维持社会秩序,但仍深感力量不足,因此数度电催李友邦派后续部队尽快赴台,以保护台湾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接到张士德消息后,李友邦立即从台湾义勇总队挑选100多人,组成一支精悍干练的先遣队,欲派往台湾支援。   
    无奈战后海上交通工具缺乏,先遣队启程日期拖延了近两个月。直到11月7日下午4时,这支先遣队才搭乘一艘临时征调的名为“华光轮”的货轮从厦门港太古码头启程赴台。这艘“华光轮”货船是抗战初期一位爱国华侨建造的,因竣工之时正是1938年5月13日厦门沦陷日,故船主将其命名为“华光轮”,寓光复中华之意。后来,船主在日本人的迫害下逃往菲律宾,“华光轮”在港内任风吹浪打,停泊7年之久,从未经过维护、检修和试航。这也给“华光轮”的处女航埋下了隐患。在启航的当晚,轮船就遭狂风大浪袭击而沉没,共有15名战士为国捐躯。   
    12月7日,劫后余生的先遣队成员,分乘“胜利”、“胜兴”两艘汽船,仍由厦门港出发,于12月8日抵达高雄。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