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口述尘封历史>>黄埔第十九期蓝显宗-一个抗战老兵的回忆
 
黄埔第十九期蓝显宗-一个抗战老兵的回忆
抗日老兵-黄埔十九期辎重科蓝显宗先生
    蓝显宗,现年85岁。在湘西会战中被日军炮弹击中,一块弹片至今留于左肩部。
    蓝显宗出生在四川省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崇拜民族英雄岳飞,蓝显宗儿时常听父亲讲岳母刺字精忠报国的故事,至今记忆犹新。
    抗日战争初期,蓝显宗还是成都一位中学生,日本侵略者的飞机几乎每天都来成都轰炸。上个世纪40年代初,日军对重庆的轰炸更为惨烈,蓝显宗亲眼目睹了重庆防空大隧道数千平民因日军飞机轰炸窒息而死的悲惨一幕,悲愤得无法自抑的他跟两个正在念大学的堂弟天华、天翔商议说:“咱们去考军校吧,如果国家亡了,读再多书也没用!”随后,我与两个弟弟一起考入黄埔军校。
    7月中旬,记者在内蒙古乌海市采访了蓝显宗老人。
    亲睹防空大隧道窒息大惨案改变一生
    蓝显宗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给他讲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1940年,蓝显宗考入重庆中华大学教育系,直到这个时候,蓝显宗还没想过自己将戎马半生。他的想法是准备毕业后做一位教育家,但是,亲历的一次惨剧改变了蓝显宗的一生。
    1938年2月至1943年8月,日军对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造成惨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史称“重庆大轰炸”。为躲避日军飞机的轰炸,重庆政府挖掘了多条防空洞。大隧道是其中之一。
    1941年6月5日晚9时左右,日军空袭,仅能容纳四五千人的大隧道里挤进了一万余人。日军空袭长达5个多小时,由于拥挤和缺氧,造成了骇人听闻的窒息大惨案,2500余人在此间窒息死亡,伤者无数。
    1941年6月5日当天,蓝显宗正在街上走着,突然尖锐的防空警报响起来了,一阵猛烈的炸弹爆炸以后,敌机终于飞走了,蓝显宗继续往学校赶。这时街上很多救伤队抬着担架往一个方向跑,蓝显宗也跟着跑,等他赶到市中心“防空大隧道”附近的时候,看到那一段的道路死伤者的尸体一层叠一层,有白发苍苍的老者,有跟自己一样年轻的学生,甚至看到一位死去的母亲还牢牢抱着一个婴儿。后来,他知道这一次大轰炸中“防空大隧道”中共有2500人窒息死亡,伤者更是无数。而他看到的那些尸体就是从大隧道中拉出来的。
    回到学校后,蓝显宗依然没能平静下来,他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打败日本侵略者是全民族头等大事,好男儿应该去参军。
    1942年夏天,蓝显宗正式考入当时设在成都的陆军军官学校(原黄埔军校),成为黄埔第十九期学员。蓝显宗全家共有八名黄埔军校毕业生,两个叔叔,三个哥哥,两个堂弟,自己。国难当头,八个人全部奔赴抗日前线,分别在不同时期参加了抗日战争。
    军校毕业后参加湘西会战-指挥首仗告捷
    1945年4月14日,蓝显宗从陆军军官学校毕业,被分配到陆军第94军121师363团一营三连任少尉排长,立即赶赴湖南芷江前线。
    这个时候,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已经遭遇重大失利,中国军队也已经展开了对侵华日军大规模的反攻,蓝显宗赶到的正是湘西会战的前线。
    湘西会战(1945年4月-5月),交战双方: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四方面军、第十集团军和第三方面军,日军7个师团8万多人。湘西会战挫败了日军企图占领我芷江空军机场的阴谋。
    到达部队后,在师部欢迎会上,同学们向师长韩迪请战,他告诉我们:“你们明天就可上前线!”事实上当晚同学们都到了指定的位置。当天晚上,连长对刚拿到军装的蓝显宗说:“明天有一个重要的战斗由你指挥,今晚你到阵地上去。”蓝显宗知道连长想考验一下刚下来的学生军,心里更是憋了一股劲。
    第二天的重要战斗就是要夺取八五高地。连长命令蓝显宗带领一个排担任正面的主攻。八五高地上也是日军的一个排,他们凭借险要的地形和强大的火力负隅顽抗了很久。敌人的重机枪和飞机的支援形成了一道火力网,战士们根本冲不上去,连副排长李强也受伤了,仍要坚持战斗,蓝显宗及时派两名战士强行用担架抬回连部指挥所包扎。蓝显宗决定改变打法,用一个班佯攻正面,其余两个班由两侧迂回包抄。阵地上的日军被两侧的夹攻打乱了,正面的佯攻看到敌人火力分散到两侧,也由佯攻变成强攻,很快左侧的战士首先冲了上去,蓝显宗率领其余战士一起冲上了高地。
    让蓝显宗记忆深刻的另一次惨烈战斗是105高地守卫战,在这次战斗中他第一次负伤,弹片至今留在身体里。当时蓝显宗所在的363团负责守卫105高地,日军连续强攻了三天三夜,蓝显宗也不清楚自己打死了多少敌人,他说,那时看东西都是红色的,阵地前全叠着日军的尸体。最后,日军在飞机的支援下展开了最为猛烈的进攻,这时,饶启尧团长命令集中团里所有的火炮,拉到战斗最前沿,让士兵们把炮当做步枪来使用,用炮近距离平射,俯射。日军突遭猛烈火力,再也组织不成进攻了。
    国军部队攻克武阳后。与日军增援部队展开激战,被我军全部歼灭。九十四军在湖南西部各战场上,转守为攻,毙俘日军2万余人,打出了国威、军威,很快扫清了芷江外围之敌,保卫了芷江这座名城。
    加入湘桂反击战
    1945年7月,九十四军奉命调赴广西桂林,三六三团坚守一零五高地。守住这个战略要地,才能消灭在桂林的日军,解放桂林。敌寇多次攻打未得,就以其主力切断支援补给线,形成包围之势。激战三天三夜,发动冲锋十几次,都被我守军打退。日寇增援部队又组织连续冲锋,飞机作掩护,轮番轰炸扫射。我军炮兵阵地距敌军较近,火力不便发挥,团长饶启尧下令大炮降低角度,连续平射,炮弹突发威力,直冲敌阵,敌尸纵横,一片混乱,哇哇怪叫,溃不成军。三六三团突破包围,歼灭了敌寇投入此次战役的主力部队。桂柳反攻战在各路部队的配合总攻下,于7月27日收复桂林,日军伤亡9000多人。
    对侵华日军进行缴械受降
    1945年8月15日早晨,得到军部通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蓝显宗跟所有抗战的中国军人一样,把军帽高兴地扔到空中:“我们胜利了!日本人无条件投降了!”17日,一二一师奉命开赴柳州补充待命。
    8月23日,121师奉命由柳州登机,飞赴上海,成为执行对日缴械的先遣部队,对上海日军的缴械遣送任务。当蓝显宗和战友们所坐的运输机到达机场上空的时候,蓝显宗俯瞰虹桥机场却发现机场四周全是日军,日军骑兵列队活动,竟是那样渺小,人如蚂蚁,马如小虫。团长饶启尧命令所有士兵做好战斗准备,飞机强行着陆,迅速占领机场,一营三连占领跑道、指挥塔和四周地面。奇怪的是,并没有听见响过一枪一炮,敌骑兵不见了踪影。
    飞机着陆后,战士们迅速占领了塔台和跑道。121军师部乘的第五架飞机安全着陆后,师参谋长张秋声在机场指挥部通了电话,几分钟后,一辆打着白旗的日军汽车才出现,一名日军指挥官向饶团长敬礼,表示无条件投降,原地待命,听候处理,他们已接受命令无条件投降。当问及为何地面有骑兵活动时,日军将官毕恭毕敬地回答:“那是为了贵军飞机安全着陆,负责警戒保卫的,绝非抵抗之意,现已全部撤离,回营待命了。”
    121师列队开入上海市区,团长把军旗交给蓝显宗,“小伙子,年轻,挺起胸膛走到前面!”蓝显宗接过军旗,威武地迈着正步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上海的老百姓听说中国军队入城了,倾城出动,夹道欢迎。许多国人把珍藏多年的国旗又高高地挂起来,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很多人看到多年未见的中国人自己的军队,高兴得脸上都挂满泪水。
    当时121师入住的营房是侵华日军的营房,缴械仪式要到第二天才举行,所以当晚出现了相当罕见的景象:兵营门口一起站着两个国家的卫兵。晚上,蓝显宗和战友们睡觉都不敢卸枪,提防着还没缴械的日军有什么异常动作。
    第二天,所有驻上海日军一个个垂头丧气地在蓝显宗和战友面前交出武器,全部逃脱不了被遣送回国的下场。   
    1O月21日,121师又奉命到达北平、天津执行接收日军缴械的任务……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把蓝显宗老人的谈话整理成文,以此缅怀安卧在湖南芷江抗日烈士陵园里英勇牺牲的抗日将士们,权当一环花圈敬献于烈士们的灵前。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